笔趣楼 > 捉鬼小道长 > 第45章:红衣女鬼

第45章:红衣女鬼

我靠,怎么回事,我的身体动不了了!
  “糟了,那家伙要出来了。”
  那家伙?棺材里的死人!
  “咚!咚!咚!”
  身后又响起几声震响,十分急促,我感觉我的心脏好像都随着震响声剧烈的跳动着,似乎要从体内蹦出来一样。我狠狠地喘了几口气,艰难地转了下头,问道:“现在怎么办?”
  “凉拌!”
  呃?我不禁一愣,靠,这时候还有时间开玩笑。这丫头忽然从我身上跳了下去,与此同时一道光芒从后方扫开,随即我的身体能动了,我连忙转过身。正好看到那口棺材的棺盖向旁边缓缓移动着,就好像有人在在一旁推着一样。
  “看个毛啊,我们赶紧跑啊!”
  我瞥了眼身旁的陆小凤,着急地喊道。她也瞥了我一眼,随即又盯着那口棺材,说道:“你觉得我们还能跑得掉吗?”
  我不禁一愣,想起刚才被定住的感觉,心里更是害怕,这尼玛真的要完蛋了,棺材里面的家伙要蹦出来了,我们跑到他家来捣乱,他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砰!”
  棺盖从棺口上滑落,砸在圆台上,发出一声巨大而且清脆响亮的撞击声,同时我的心脏也狠狠地抽了下,双眼紧紧地盯着那口棺材。这种感觉很难受,明知道危险却又逃不掉,就好像要溺水了一样,使劲地挣扎扑腾,却只能渐渐沉了下去。
  “你去救人,我来对付棺材里的家伙。”
  陆小凤忽然说道,声音被压得很低,我站在旁边差点都没听清。她说完后,右手抓着短剑,左手摸出一张符咒,向前跨出一步。
  说实话,这个时候我已经没什么心情去理会倒在地上的那这家伙,如今我们都自身难保了,还去管他们干嘛,而且这一切都是这几个倒霉的东西惹出来的,他们要不是来挖人家坟墓,也不会有这么多事情了。钞票什么时候都可以挣,小命没了那可就真的啥都没了啊。
  可能是感觉到我没动,陆小凤回头瞪了我一眼。我很不情愿的移动身体,走到离我最近的一个家伙,是个年纪二十多岁样子的女的,长得还挺漂亮的,不过此时却是满脸苍白,没有血色。我伸手试了试她的鼻息,虽然还有气在,但也是气若游丝,奄奄一息。
  我看了眼其他几人,心里越发不爽,转头对墓穴入口那边喊道:“臭小子过来帮忙,你老丈人快没命了!”
  “呼呜!”
  我话刚出口,圆台上忽然卷起一股旋风,呼呼作响着向四周卷开,我正要转头看去,身体猛地一震,离地而起翻飞出去。等我回过神来,人已落地,全身阵阵疼痛。
  我靠,什么情况?
  “呼!”
  一阵风卷过来,我浑身一个激灵,整个人感觉就像是冬天里掉进了冷水里一样,冷冽刺骨。忽然,我身上光芒一黯,我心里一个激灵,转过身来。一个女人正站在我的身前,一个漂亮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女子。
  她一身鲜红的衣衫,像是古代人穿的那种嫁衣。嫁衣上面闪烁着金银光芒,只是面容清冷得让我不敢直视,而且那股冷冽的寒意也正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
  “美,美女。嗨!”
  我心里打颤,挤出一个笑容,颤声说了句。
  “是,是,你?”
  美女也开口了。不过声音却是断断续续的,就好像不太会说话了似的。也不知道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看她愣愣的,可能是刚刚复活过来,显得还有些僵硬。我赶紧扭头冲陆小凤喊道:“陆小凤,快过来杀了她,她还没有恢复!”
  那丫头直接从石台上飞扑下来,不过刚接近红衣女鬼,这女鬼头也不回地向后甩了下衣袖,一股劲风吹卷而起,陆小凤闷哼一声,整个人翻飞出去,砸落在石台上的棺材那边。
  我心里狠狠地一抽,陆小凤竟然连红衣女鬼的一招都没接下。我靠,这下真的要完蛋了。
  “为什么?你,为什么骗我?”
  红衣女鬼冰冷的脸庞仿佛都能将空气冰冻住,可是我在她的眼中却看到了悲伤和无助。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她忽然躬身,怒吼出声,悲伤中带着无尽的愤怒,冰冷的脸上变得有些狰狞,龇着牙咧着嘴,好像要将我生吞活剥了似的。
  “美女,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啊?我不认识你啊!”
  这红衣女鬼的表现明显就是见到了仇人嘛,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仇恨啊。看情况很可能是我长的像她的仇人。这真尼玛是人要倒霉喝凉水都塞牙逢,怎么会有这么巧,这么倒霉的事情呢,我竟然会长得像她的仇人。
  不过这个时候也不是抱怨的时候了,我得赶紧把事情说清楚。
  “美丽的女鬼大人,我真的不是你要找的人,你仔细看看啊,你肯定是认错了。”
  她似乎微微愣了下,我心中又一喜,连忙继续说道:“你想啊,你都是几百几千年前的人了,我今年才二十二岁,啊不对,才二十三岁,我怎么可能是你说的那个人呢,对不对?”
  “女鬼?几百年?几千年?”
  红衣女鬼愣愣地自语着,像是在思考着什么,我心里祈祷着:大姐你赶紧想起来吧。
  她转头看了看四周,侧过身体,转头看着石台上面的棺材,口里嘀咕着:“我死了,我已经死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嘀咕几声后她忽然又转过身来,更是躬身低头看着我,冰冷的脸庞上好像有了些许神情波动,已经不是那么僵硬了,也有些血色。她的眼睛也变得有些光亮和神采,不过却更加悲伤和无助。
  “呃,那个,那个,不管你以前和谁有什么恩怨,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你看啊,其实你都已经死了。既然已经死了呢,那就应该放下,将过往的一切,什么恩怨情恨啊,通通放下吧。”
  我话刚说完,她神色忽然一变,眼中露出凶芒,愤恨的怒火就像是要从眼中喷射出来一样。
  “即使为天地所不容,我也要将你拥入怀中。即使与天下人为敌,我也要守护你生生世世。原来都是骗我,骗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