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捉鬼小道长 > 第48章:陆小凤的师傅

第48章:陆小凤的师傅

“不是说加上我才六个人的吗?”
  我愣愣地看着眼前那高大的门楼,还有门楼后面的那一片建筑物。别说六个人了,这里就算是几十、几百人也能住得下啊!
  “是啊,我刚才跟你说了,太师傅,师叔祖,师傅,宋师叔,我和你,一共就六个人。”
  陆小凤又说了遍那几个人,她不像是在开玩笑,而且她好像也不会开玩笑。
  “你是觉得这么大的地方怎么就这几个人?”
  丫头问道。我连忙点了点头。
  “师傅说过,御神门传承了数千年,从古代一直到现在。很早以前御神门的确有很多人,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时代的变化,相信鬼神的人越来越少,修炼灵力和法术的人也越来越少。时至今日,御神门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数千年?是几千年的意思吗?”
  我书读得少,你不要骗我。今年是2011年,几千年前,那是什么时候了?一个组织能够传承这么久啊?
  “具体多少年我也不知道,不过肯定有几千年了。而且世上存在很多传承了数百年数千年的门派和大家族,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
  我不禁咋舌,如果真的是传承了几千年,那岂不是说从很远很远的古代就存在了?
  走到门楼之下,我才发现这门楼比从远处看要大得多了,穿过门楼是一条长长的石梯,一路向上延伸,直到那片建筑物跟前。山顶面积很大,建筑物很多,不过却十分冷清,听不到人声,就连鸟兽的声音也没有,只有时不时吹过的风发出的“呼呼”声。
  “我靠,你们五个人住在这么大的地方,那得多冷清了,光是想着都感觉恐怖啊。”
  我小声嘀咕了句,陆小凤撇头瞅了我一眼,率先走上了石梯的顶端。这些建筑物之外拉着一圈高墙,这石梯顶端之上有一扇高门,两扇青色的大门足有好几米高,一般人估计连一扇门都推不动。
  我本来想跑上去推一推试试的,不过却被陆小凤阻止了。
  “这门有法术封印,使用蛮力是无法打开的。”
  说着她走上前去,双手快速捏了个法印,然后双手分开,双掌分别贴在两扇门上,口中低声轻念了一句咒语。我仔细地看着她的法印,虽然记下了,但是却没能听清楚她的咒语,这个小气鬼。
  咒语声落下,两扇大门向内缓缓移动,竟是自己打开了。高墙内部显露出来,入眼的是一片空旷的水泥地面,整体呈圆形,周边从大门开始,就是一连串的房屋,外形大多是相同的,也有一些比较奇特的。
  “砰!”
  身后忽然一声轰鸣,我连忙回头看去,大门重新闭上了。我再回头时,陆小凤已经走到远处了,我赶紧跑起来跟上去。
  “我已经提前通知了师傅,我要先去见一下师傅,你也跟我一起去吧,然后我再带你去见掌教太师傅。宋师叔常年在外,一年回不来几次。师叔祖也是一年看不见几次人影,从两年前开始,我也开始外出执行任务。其实整个御神门只有师傅和太师傅两个人。”
  我靠,这么大的地方就两个人,那得多无聊寂寞啊?我扫了眼视野范围内的这些建筑物,不自主地想着如果是自己一个人待在这么个地方会是什么样子,越是想着心里越发的发慌。
  我跟在陆小凤屁股后面在这些建筑物中绕了两圈,顺着一条比较明显的主要道路前进着,走了好一会后,这丫头终于在一个院子前停了下来,院门的门头上刻着四个字:
  莲花小院。
  名字还挺雅致的啊。小院的门是圆形的孔,进入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片水池,水面上浮着一片莲叶,还有一些雪白色的莲花,还真是莲花小院啊。不过这个季节好像不会有莲花吧?
  “这是白梦莲,正好初春开花,预示着梦醒时分。”
  陆小凤像是猜到了我的疑惑,指着池中的莲花说道。
  神神叨叨的,整的这么玄乎,要是在以前我一定会以为她们都是神棍的。
  一座长长的石拱桥横跨在水池上,从院门这一边连接到对面的一排屋舍前,另一边的水池边上有一座凉亭,一条立着栏杆的小道连接着凉亭和最外沿的一座房子。这里只住了陆小凤师傅一个人,但是却足有十来间屋子。
  我跟在陆小凤后面走过石拱桥,眼角余光忽然瞥见凉亭里面好像有人,我连忙转头看去,不禁一愣,还真有个人。一个白衣长衫年轻女子,正静静地站在亭中,看着池中的莲花。
  走在石拱桥上的时候,我的视线不止一遍经过那个凉亭,根本没有看到有人。这个白衣女子就好像忽然出现一样。难道是陆小凤她师傅?尼玛,神出鬼没的,不会是一个人常年住在这种地方给憋出毛病来了啊?
  “陆小凤,那是你师傅吗?”
  我凑到陆小凤旁边小声问道。她转头看我,似乎愣了下,反问道:“你能看见?”
  我也是一愣,说道:“你这不是废话吗?那么一个大活人,我又不瞎!”
  这丫头脸上神色微微一惊,随即却又笑道:“那你还是不要乱看的好,不然你还真有可能会瞎。”
  我心里一紧,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不过随即却想起在电视中看到的某些故事情节,很多长得漂亮,但是性格古怪的女人经常会说些狠话:你敢多看一眼,我就挖了你的狗眼!
  我偷偷地瞅了眼凉亭里面的那个白衣女人,她是侧身对着我们这边,这个方向也看不见她的脸。娘的,这丫头的师傅不会就是那种动不动就要挖人家眼的变态女人吧?
  “我已经将师叔祖收你为徒的事情告诉了师傅了,不过你最好还是老实一点,我师傅脾气不太好。”
  陆小凤小声地说道,似乎是害怕被远处的白衣女子听到一样。
  一个人住在这里,脾气要是好那才真是奇了怪呢。一想起那种喜欢挖人家眼的女人,我心里就不禁发毛。
  我打定主意,待会绝不乱看,也绝不乱说话。
  ;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