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捉鬼小道长 > 第73章:姜琪琪

第73章:姜琪琪

“小敏,小敏,我穿好鞋子啦。我们一起玩吧。”
  
  姜琪琪又恢复了开心的样子,从里屋蹦蹦跳跳的小跑出来。看到我还在,她嘻嘻笑道:“你也来一起玩吗?你家很好玩吗?二娘为什么要让我去你家呢?”
  
  我不禁一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无奈地笑着。她忽然凑到我的面前来,速度快得跟阵风一样,我心里一惊,这丫头是个练家子啊?
  
  “琪琪小姐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练习武术的,而且还会很多姜家的法术呢,可是很厉害的哦。”
  
  小敏眼中带着笑意,脸上表情似笑非笑的,就好像在对我说:你以后可要小心了哦。
  
  “咦,我怎么好像在哪见过你呢?你是不是认识琪琪啊?”
  
  姜琪琪歪着脑袋瞅着我,忽然说了句。我心脏微微一抽,就好像忽然被一只手掌紧紧地抓在手中一样,仿佛有一个巨大的黑影将我笼罩着,让我有种窒息的感觉。那个穿着嫁衣的女鬼,还有那个红衣女鬼,再次在我的脑海中浮现。
  
  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联系?
  
  “啪!”
  
  我脑袋忽然一痛,思绪忽然一沉,整个人一个激灵,回过神来了。姜琪琪向后退开了一步,仍旧笑嘻嘻地盯着我呢。
  
  “琪琪小姐,叶云少爷是客人,可不能打人家啊。而且将来他可能会成为你的丈夫呢。”
  
  姜琪琪嘟着嘴,瞅了瞅我,又看向小敏,问道:“小敏,什么是丈夫啊?”
  
  我心里不禁叹气,这傻姑娘唉,分明就是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嘛。那个姜老三特么是怎么想的啊?
  
  “丈夫就是以后陪你玩的人啊,他会照顾你,你也要照顾他。两个人互相理解,互相帮助,一起开心,一起悲伤。”
  
  我惊楞地盯着小敏,这妹子真的只有十几岁吗?
  
  “哦,就像小敏这样吗?”
  
  姜琪琪大眼睛闪闪发亮。我不禁笑了起来,不是嘲笑,也不是自嘲,而是忽然觉得很舒心,就好像被姜琪琪那无暇的笑容,纯真的目光所感染了一样。
  
  我甩开思绪,起身说道:“我要回去找我师傅了。”
  
  不管怎样,这事得和那老头商量商量,看看到底该咋办,现在我也没主意了。
  
  “叶云要回家了吗?不和我玩了吗?”
  
  我去,玩个毛线啊?玩泥巴吗?
  
  我笑着说道:“我不是回家的,我去办点事情,回头再来找你玩,好不好?”
  
  “哦,那你要记得来找琪琪玩哦。”
  
  她点了点头,十分认真地说道。看着她的眼睛,我这个平常撒谎就像是家常便饭一样的人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靠!
  
  “那我走了。”
  
  “叶云少爷,我送你。”
  
  小敏送我到院门口,忽然说道:“叶云少爷也很善良。”
  
  我不禁一愣,回头瞥了她一眼,笑道:“这年头善良的人在社会上可不好混啊,不像你们住在这山窝里,啥也不用想。”
  
  “好了,你回去陪着你们琪琪小姐吧。我认识路,我自己过去找我师傅和姜老三去。”
  
  刚到姜老三的小院外面,姜琪琪她二娘正好从院里走了出来,而且是怒气冲冲的,从我身旁经过的时候瞪了我一眼,还冷哼了声。
  
  “想入赘我们玉兰谷,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她边走还边嘀咕着。
  
  我愣了下才反应过来,我擦,刚才还说我一表人才,这尼玛转个身就变成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垃圾了?
  
  我连忙喊道:“大婶,你放心吧,打死我也不会入赘你们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的,再说了,要是每天都要看到你,那我宁愿去死了。”
  
  说完我就不理会愣在那里的大婶,转身走进院里。随即身后才传来她的喝骂声。
  
  切,什么人嘛,还大家族呢,跟个泼妇似的,还不如我们村的婶子好呢。
  
  “喂,臭老头,你喝好了没?草!”
  
  靠近房屋后我就扯开嗓子大喊道。
  
  “臭小子,你叫魂呐?我喝我的酒,你去找你媳妇玩,我碍你啥事了?”
  
  师傅提着酒葫芦,双眼眯着,瞪着我喝道。这家伙好像喝的有点高了。
  
  “贤侄啊,快过来喝两杯。”
  
  姜老三那家伙也是一副醉醺醺的模样。整间屋子充斥着浓浓的烈酒的味道,地上倒着好几个大酒坛子。
  
  卧槽,这尼玛才多大功夫,这两个家伙竟然喝了这么多酒!神经病吧!
  
  还有这姜老三,什么贤侄?干嘛叫的这么亲热?靠!
  
  “贤侄啊,看到琪琪了吗?长的漂亮吧?”
  
  “草,你还敢说?”
  
  我忍不住心里的不爽,喝道。
  
  “喊什么呢,臭小子?滚去抱你媳妇去,别打扰我们喝酒。”
  
  师傅这家伙叫了声,摇了摇他的酒葫芦。然后又抱起地上的酒坛子往身前桌上的大碗里倒了一大杯。
  
  “你个臭老头,就知道喝酒,你知道这家伙想把什么人给我做媳妇吗?”
  
  我伸手指着姜老三,冲师傅喝道。
  
  老头不以为然地瞅了我一眼,笑道:“瞎子?哑巴?瘸子?还是丑八怪?”
  
  “是个傻子!”
  
  我几乎是怒吼着喊了出来的。可是话一出口,我自己就愣住了,脑海里浮现出姜琪琪那纯真无暇的笑容,也许我不应该这么说。
  
  “傻子?什么傻子?”
  
  师傅这家伙眼中神色已经有些迷蒙了,好像已经喝醉了。我瞪着他骂道:“你是傻子!草!”
  
  骂他一声,我心里却更加不舒服。我出了屋子,在院里找了块石头坐下。
  
  “琪琪那孩子不是傻,她是善良。”
  
  姜老三提着一壶酒坐到我旁边。我鼻子里哼了声,说道:“我也很善良呢。”
  
  “哈哈。九哥的徒弟自然不是一般人。能够活下来的阴阳体质的人,必将会有一翻作为。”
  
  我瞥了他一眼,这家似乎没有喝醉。
  
  “我的确不是一班人,我是二班的人。不过不会有什么大作为,我也不想有,我只要挣点钱,养家糊口,随便过完这一辈子就行了。”
  
  我撇了撇嘴说道。
  
  “你所有梦想的前提都是你还活着。中元生,小鬼投胎,又称鬼命。不过只要不死,命就会很硬。”
  
  我翻了个白眼。这尼玛不是废话吗?不死当然是因为命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