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异界花心邪尊 > 第一章 超级宝塔

第一章 超级宝塔

    地球,八月中旬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时节。(www.moksos.com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百度搜求魔即可找到本站)【叶*子】【悠*悠】在厦闽大学外的沙滩边正有许多光着脚丫穿着短裤的游客在沙滩上奔跑嬉水。没有人能料到一场灾难正袭卷而来。

    秦浩天望着眼前女孩那绝美的脸颊上,那冷淡的目光,心里一沉,虽然已失败了无数次了。但他仍然很不甘心。

    “梦菲,我希望你能给我一次机会。”

    “秦浩天,你是好人,但我们真的不合适。你会找到适合你的人。”欧阳梦菲的冷淡,彻底的击碎了秦浩天的希望。

    看着欧阳梦菲转身向海边跑去那绝美的风姿,秦浩天顿时觉得人生了然无趣。自新生入学,负责接待新生的秦浩天,第一次见到了欧阳梦菲时,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惊为天人,疯狂的爱上了她,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悠然,秦浩天的脸色一变,似乎感应到了什么。

    “轰!”“轰!”“轰!”一阵阵滔天的震动声从海底传来,宛如世界末日。巨大的海浪宛如愤怒的雄狮向着岸边的游客咆哮而来,几十米高的海浪,如一只择人而噬的凶兽。

    “涨潮啦……快跑啊!”也不知道是谁开始喊了第一句。在沙滩边嬉戏的游客开始惊慌的撤离,连鞋都顾不得穿就往岸边跑。几分钟后,滔天的巨浪将岸边的一切都吞噬了。数小时后才开始退潮,只是原来停放在岸边的油轮,小艇全部的消失了。

    还好游客撤离的快,才没有造成大的人员伤亡。

    当然,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这么的幸运。这一场因为地震造成的海啸还是吞噬了两个年轻的生命。

    几天后,厦闽大学传出消息。2012届世界小姐选美冠军,厦闽大学2011级外语系大一新生欧阳梦菲不幸遇难失踪。同时失踪的还有大二金融系的学生秦浩天。据一些小道消息称,秦浩天曾经无数次的追求过欧阳梦菲而被拒绝,而秦浩天却从未被放弃,不知道这一次失踪,是不是天意。

    在被大浪吞噬的那一刹那,秦浩天感到自己身体变轻了。整个人似乎飘浮在宇宙当中,周围星辰点点。

    “这难道就是死亡的感觉吗?”秦浩天感到有些的迷茫。

    “不……我不甘心……老子活了二十年,***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摸过,还草泥马的一个处男,就这么死了?我草,我不甘心……”秦浩天越想内心越愤怒,强烈的不甘和愤怒化成无比的怨念,从他身体向四周散开。【叶*子】【悠*悠】层层迭迭的向宇宙深处蔓延开来。

    似乎受到他的吸引,一道金光从宇宙深处飞来。

    “轰!”的一声,那团金色的能量就这么的撞击到了秦浩天的身上。

    一瞬间,秦浩天但觉脑袋“轰!”的一声剧震,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玄武大陆飞鸿门的一间非常简陋的屋舍当中。一位青年正盘膝的坐在床上,神色肃穆,双目紧闭,似乎正在修炼着神秘的功法。一丝丝淡淡的轻烟从青年的身上飘然而起,渐渐的浓郁了起来。

    大约一刻钟后,那青年睁开眼睛。神色间露出了一丝的喜色。喃喃的道:“我终于将紫霞诀炼成了。这下小姐应该会替我高兴吧!我秦浩天也算是修炼者了!”

    旋即,秦浩天摇了摇头,脸上涌起了一丝苦笑,炼成了第一层有什么用?柳清瑶是飞鸿门的天之娇女,十六岁之龄就已修炼到了初玄期九段,更进一步就能达到玄化期,凝结玄气。这等天姿,即使是整个玄武大陆都极为少见。自己才刚刚突破到初玄期一段,又算的了什么,和柳清瑶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

    这青年正是秦浩天。他已在这十七年了。从小就在飞鸿门长大,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听飞鸿门的长辈所言,他从小就被人送到了飞鸿门,但是前世的一切,仍然深深的烙印在秦浩天的脑海里。

    “秦浩天,你休息够了吗?吃过东西,开始干活了。”一道很是不客气声音从屋外传来。

    秦浩天看着桌子上那碗中两颗馒头,脸上露出了一丝冷色。

    匆匆的吃过东西,秦浩天开始一天的杂活。挑水,锄草……

    这十七年来,飞鸿门的人待他连下人都不如,每天干的活是普通杂役的两倍,可是连杂役都能修炼的心法,他却不能修炼。他如果不是为了飞鸿门的门主柳清瑶,早就离开这里了。想到柳清瑶为了他,偷偷的将飞鸿门的紫霞心法给他修炼,秦浩天的心中涌上了一丝暖意。

    虽然柳清瑶并不是每天都能见到,可是只要能见到她,秦浩天的心里就感到很满足了。

    秦浩天一边扫着地,一边想着最近碰到的怪事。也不知道为什么,随着最近几天,他修炼紫霞诀达到了初玄期的时候,总会梦见一座古朴庄严的宝塔,而且还是挥之不去的那种。[www.yzuu.com~]难道真的是自己修炼至初玄期的后遗症?想到这,秦浩天看了一下自己手臂上的一个栩栩如生的塔型印记,这是在他记事起就有的。秦浩天一直把它当作了胎记。可是现在看来,似乎有些怪异。正当秦浩天有些纳闷时,边上传来了几人的声音。

    “听说我们这边有个人赖哈蟆想吃天鹅肉。连大小姐都敢妄想……”边上几名穿着飞鸿门服饰的杂役,一边扫着地,一边偷偷的看着他。

    秦浩天脸色有些不好看,这些人分明是在说他,虽然不想听,可是这些人的声音仍然传进了他的耳内。

    “有些人不知道,大小姐只是可怜他……他还可自以为大小姐会看上他,简直只是在做青天白日梦。”又一人偷偷的看了秦浩天一眼,窃窃私语的说。

    “是啊,清瑶小姐本来就很善良,对每个下人其实都很好的,没想到有些人竟然误会了。简直就是亵渎了清瑶小姐。”

    秦浩天听到此,不由的纠了一下。双拳握的紧紧的,手臂青筋四起。

    “不知你有没听到这么一个消息,门主有意把小姐嫁给楚轻尘少爷。”另外一个声音在边上喊道。

    “什么……这不是真的……”秦浩天虽然不想听,可是边上几人的声音仍然字字句句钻进了他的耳朵。那些话对他不滴是晴天霹雳。

    边上那几名杂役看到秦浩天似乎有些不对劲,面面相觑了一眼,连忙走开。

    在几名杂役离开后,秦浩天喃喃的道:“难道清瑶真的只是可怜我?”刚说完,秦浩天连忙的摇了摇头,自己否定了。

    这三年来,每当秦浩天生病了,柳清瑶总会对他嘘寒问暖的。在知道自己在偷偷的修炼,还把飞鸿门的紫霞诀交给自己修炼,这一切的一切,难道不是因为喜欢自己吗?

    虽然秦浩天都忍不住把一切往好处想,可是心里还是忍不住胡思乱想。这几年来,这飞鸿门所有的一切,他都受够了。这里已没有任何值得他留恋的地方。如果不是因为柳清瑶的存在,他早就离开这里了。可以说,柳清瑶是秦浩天转生玄武大陆后,爱上的第一个女孩,前世今生,从未真正尝试爱情的秦浩天分外珍惜这初恋。

    夜晚,秦浩天翻来覆去睡不着,忍不住爬了起来,他下定决心趁着晚上去和柳清瑶问个清楚。

    秦浩天很是小心,因为柳清瑶的处所,连飞鸿门的弟子都不能顺便进的。他轻车熟路的到了柳清瑶的处所外,瑶香阁。这是一所很雅致的别院,柳树荫荫,鸟语花香。门是虚掩的。秦浩天正准备潜入。悠然,里面传来了两人对话的声音。

    “清瑶,柳叔叔已准备把你嫁给我了!”声音中,透着欣喜之色。

    听到这声音,秦浩天有些奇怪,这柳清瑶的别院在这晚上怎么会有人来呢!他悄悄的躲在门后,借助皎洁的月光,他看到了一位穿着洁白长裙,长的娇美动人的女孩。在她的身边,站着一位身材挺拔的黑衣青年。正是楚轻尘。

    “哼,我父亲的意思,不代表就是我的意思。”一道动听悦耳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清冷。

    “怎么,你不愿意,为什么?”楚轻尘的声音很激动。

    “在我还未突破到玄化期时,暂时不想考虑身外之事。”柳清瑶的声音很是淡然。

    “哼,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因为秦浩天那个小子,我去杀了他。看你还会念着他……”楚轻尘有些气急败坏了。

    听到楚轻尘说到自己,秦浩天的身体一震,更是仔细的听了下去。他也想听听柳清瑶如何说。

    柳清瑶皱了皱俏眉。

    见柳清瑶没有说话,楚轻尘更是确定了心中的猜测。道:“你承认了吧,我就知道……我这就去杀了他。”

    “别胡闹了……我只是可怜他从小孤苦无依,一个下人,我怎么会喜欢他。”柳清瑶的声音更为的清冷了。

    “是嘛!真的?”楚轻尘口气有些放缓了。

    “嗯……”柳清瑶叹了口气。

    其实只有柳清瑶自己才知道,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是有多么的违心。只是如果自己不这么说,谁知道楚轻尘会对秦浩天做出什么事情。

    “……”的一声。

    “谁……”柳清瑶和楚轻尘两人面面相觑了一番,追了出去。

    可是瑶香阁外,黑压压的一片,那有人。

    飞鸿门外的山头,一道人影孤零零的矗立在那里。风轻轻的吹着,山头上枝柳轻轻的摇摆着,显的无比的萧瑟。

    “三年来,我为的只是每天看她一眼,我忍下了多少闲言碎语。为了她,我留在飞鸿门三年,日夜修炼紫霞诀,多少次走火入魔,徘徊在死亡边缘,为的只是拉近和她的距离。这三年我所做的一切,得来的只是人家的可怜,我秦浩天是一个卑微的下人,赖蛤蟆想吃天鹅肉……哈哈哈……柳清瑶原来我在你的心里只是一个卑微的下人。”秦浩天说着,气急攻心,猛然的吐出了一口鲜血。

    他却没有发现,自己的一丝鲜血溅到了手臂上,被那上面的塔形印记吸收了,发出了淡淡的白光。

    “没错,你就是一个卑微的下人。”一道冷峻的声音从秦浩天的身边传来。

    接着,一道微风拂过,一道黑影向着秦浩天冲了过来。

    秦浩天猛然的感到了一丝危险,脚下一退。运转能量,向着那黑影一掌拍了过去。

    猛烈的劲风向着秦浩天扑来,他但觉眼前一花,“砰!”的一声,一股排山倒海的能量将他整个人震飞出去。

    “哇!”秦浩天趴在地上,口吐鲜血,脸色有些苍白。

    “咦!”一道黑影落在秦浩天的身前。这是一个丰神俊郎的青年,正是楚轻尘。

    “是谁传你紫霞诀的?”楚轻尘目光凝视在秦浩天身上。

    “你说呢?”秦浩天踉呛着身子站起身来,似笑非笑的望着楚轻尘。

    “看来是清瑶传你的,那更留你不得了。”楚轻尘手一捏,身形疾闪,一拳对着秦浩天的身上轰了过去。

    人未到,强烈的劲风已刮的秦浩天的脸上生疼。他知道自己这刚刚晋升至初玄期一段的修炼者,绝不可能是楚轻尘的对手。可是他又不甘心,自己就这么死去。

    “草……老子死也要拉个垫背的。”秦浩天一咬牙正准备鱼死网破的时候。

    忽然一道生硬的声音从他的脑海传来。

    “感到宿主遇到危险,请问是否开启宝塔自主反击模式。”

    “是……”秦浩天不知道发生了啥事,但还是下意识的答了个是。

    给读者的话:

    喜欢的话,大家就多多的收藏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