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异界花心邪尊 > 第十七章 偷取院花内衣!

第十七章 偷取院花内衣!

    林豹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的秦浩天。(WwW.MoksoS.CoM百度搜求魔)[www.yzuu.com~]

    “叠浪三击。”

    在空中三道拳影带着恐怖的力量,一浪接着一浪的向林豹冲了过去。林豹感受着这远强于自己的力量,周身颤抖着,根本兴不起一丝对抗的想法。

    “啊!”林豹骨子里也有着一种宁折不弯的个性。

    “来吧!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厉害!”林豹的铁拳紧紧的捏了起来。调转全身的能量,对着眼前的秦浩天轰了过去。

    “砰!”“砰!”“砰!”的几道爆炸的声音响了起来。

    林豹周围多了几个深浅不一的大坑。

    在几个大坑上多了一个衣衫褴褛的青年,鼻青脸肿,无比的狼狈。

    秦浩天背着手站在林豹的面前,神色冷峻。

    “咳……咳……咳……”林豹从坑边爬了起来。

    “老大,您真是真人不露相啊!”林豹谄媚的望着秦浩天。

    秦浩天微微颌首着,对着林豹道:“你现在可服气?还是要再来过?”

    林豹缩了缩脖子,讪讪的对秦浩天说:“老大,您这么厉害,我还和您打,我这不是自找死路吗?”

    秦浩天看着林豹,暗道:这人还真是很识抬举嘛?

    林豹带着一丝迷惑望着秦浩天神色惊诧的问道:“老大,您真的是玄化期的吗?”

    秦浩天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回答。可是他这副高深莫测的表情,却是更坚定了林豹的想法。

    “老大,以您的实力,就是进特级班都绝对的没有问题,为什么会去预备役班,哪里配的上您的实力?”林豹有些疑惑的望着秦浩天。

    秦浩天故作高深似的对着林豹说道:“这你就不懂了,高调修炼,低调做人。一般真正有实力的人,都很低调的。当然,以你现在的境界是很难懂的我说的话。【叶*子】【悠*悠】”

    林豹闻言,仔细的思考了一番,对着秦浩天讪讪的说道:“老大,您说的话真有水准,我都听不懂。”

    秦浩天:“……”

    “您以后就是我的老大了,老大您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您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您的老婆……额还是您的老婆……”林豹差点说顺嘴了,再看着秦浩天有些难看的脸色,连忙的改了过来。

    秦浩天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林豹说道:“嗯!可是你也知道,我这人是很低调的,接下来,该如何做,知道了?”

    林豹闻言,知道了秦浩天的意思,大咧咧的拍了拍胸脯,对着秦浩天说道:“老大,我知道了。”

    当秦浩天从试炼室内出来的时候,试炼室外站满了围观的人。林豹带来的几个同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本两人剑拔弩张的进试炼室。几人原本以为出来的时候,秦浩天即使不是横着出来,应该也会吃点苦头,却不想出来的时候,秦浩天和林豹是勾肩搭背的。好的就好像是兄弟的一般。

    而且更和他们想象所不同的是,秦浩天看起来好端端的,仿佛没事人的一般。倒是他边上的林豹,身上衣服破的就好像乞丐的一般,脸上青一块肿一块的。就好像刚才受到了人虐待的一般。一班人面面相觊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豹哥,怎么样了,这小子……”一名青年迎了上去,望着林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林豹给厉声的打断了。

    林豹严厉的纠正了那青年的话,正色的说道:“什么叫这个小子,要叫大哥,以后你们要像尊重我一样,尊重他,那个人和天哥作对,就是和我作对。”

    几名青年都有些愕然的望着林豹,不知道他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前后反差这么大。

    “怎么?不愿意?”林豹见几人面露难色。有些的不满了起来。并挥了挥拳头。

    “天哥……天哥……”

    那几人忙不迭的喊了起来。再不乐意,可是林豹可不是好惹的。如果真的惹了他不爽的话。[www.yzuu.com~]他可是很愿意告诉你,花为什么会这样的红。

    林豹转过头来,对秦浩天正色的说道:“老大,以后如果再有人骚扰你,你就告诉我吧!我会替你教训他的。”

    “嗯!”秦浩天酷酷的应了一声。

    秦浩天这样子,更是让林豹佩服,这才是高人应该有的样子。在心里更是坚定了跟秦浩天混的决心了。

    有了林豹作挡箭牌,果然接下来受到的骚扰少了许多。

    看着秦浩天安然无恙的回来,卓富贵等人不由的松了口气,对着秦浩天说道:“老大,你没事吧!”

    “我没事,让你们担心了?”看着叶武城、凌天奇几人那关切的样子,秦浩天的心里涌起了一丝的暖意。

    “呵呵,我们没帮上忙就很惭愧了,老大您那里的话。”卓富贵等人笑着对秦浩天说。

    在秦浩天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几人总算是松了口气,当然里面秦浩天还是改都了不少,只是说自己和林豹成为了朋友。即使是这般,叶武城等人还是啧啧的称奇。

    夜晚,在苍龙学院中几乎所有人都睡下后,秦浩天来到了操场上。他把宝塔拿了出来,因为是隐形的。所以在将宝塔拿出来以后,秦浩天倒也不怕被人知道。秦浩天走进宝塔当中,进入塔中,秦浩天现进入了田玉茹的房间当中。

    在宝塔当中,受到宝塔法则限制,被关进这其中的人,是不需要吃东西的,所以秦浩天虽然关了田玉茹几天,倒也不担心她没东西吃。

    走进房间当中,秦浩天发现田玉茹正呆呆的坐在那里发呆,秦浩天能理解一个人被孤零零的关在一个地方无法出去是什么样的感觉。秦浩天本来时想把田玉茹关在和楚轻尘、严百川一起,这样也好过她现在一个人被关在这个地方。可是后来塔神却是告诉他,田玉茹因为本身能量并没有被废除,所以并不能被关在同一个地方。

    秦浩天无奈,虽然他是宝塔的宿主。但是因为还未完全的开启这个宝塔,所以他也并不能算是这宝塔的真正主人。

    “你……还好吧!”秦浩天多少觉的对田玉茹有些内疚。

    看到秦浩天,田玉茹猛的扑到了秦浩天的面前,对着他恶狠狠的道:“放我出去……你放我出去……不然我杀了你。”

    说着田玉茹抽出了宝剑,指着秦浩天,柳眉含煞。

    秦浩天现在对田玉茹的全是内疚。毕竟田玉茹虽然捉弄过自己,但对自己,确实并没有太多的恶意。自己现在却把她关进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对于一个少女来说确实是太残忍了。

    “我没办法,我虽然能把你关进来,但是我却无法把你放出去。”秦浩天摇了摇头,神色有些无奈的样子。

    秦浩天有些无奈,他这话倒没有说谎,这都是老头告诉他的。毕竟他现在只把宝塔开启第一层,还有很多的权限没有打开。

    “我杀了你。”田玉茹一听,神色一变,手中的剑狠很的朝秦浩天刺了过来。

    秦浩天皱了皱眉头。田玉茹悠然脸色一变,因为她感到自己手中的宝剑一沉,好像突然重了成千上万斤的一般。

    “当!”的一声,田玉茹手中的剑掉在了地上。

    秦浩天叹了口气,在这塔这,没有任何人,能够伤害自己。

    “哇!你欺负我,你好坏,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田玉茹蹲在了地上,埋头痛哭了起来。

    秦浩天有些的怜惜,走到了田玉茹的身边,对着她说道:“对不起,我……我也不想这样的。”

    看着田玉茹似乎哭的很是伤心的样子,秦浩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般男人最怕的就是女孩哭了。几乎一哭就心软,秦浩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女孩的哭声对男生的杀伤力会这么大。

    秦浩天把手搭在了田玉茹的肩膀上。田玉茹顺势靠在了秦浩天的身上。

    悠然,秦浩天感到从田玉茹的身上传来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幽香气。让他又些的心动。而且,从他现在的这个位置,甚至能看到田玉茹领子内那道充满诱惑的沟渠。虽然秦浩天告诉自己非礼勿视啥的,但是目光却是忍不住在那一处大吃冰激凌。在某些时候,对男人来说,偷窥的感觉更为地刺激。

    “我不要你假好心,你说的那么委屈,我们飞鸿门对不起你,可是你自己就没有一点错嘛?”田玉茹一把的把秦浩天给推开了。

    秦浩天微微的叹了口气,对着田玉茹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那你先休息吧!我先走了。”

    说着,秦浩天转身走了出去,听着身后传来那田玉茹的哭泣声,秦浩天不禁的又是一叹。

    在宝塔的中心房间中,秦浩天摸了摸珠子,墙壁上出现了一个任务栏。秦浩天看着色字栏上那个偷取女孩内衣的任务。越看越别扭,秦浩天望着老头讪讪的说道:“老头,你说如果我这个任务没有完成,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老头望着秦浩天嘿嘿的说道:“这个倒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宝塔任务奖励是有限的。前面的任务其实比较容易完成,后面将会越难,如果这个任务不完成的化,损失的其实还是你。”

    偷取院花的内衣?秦浩天想想头皮有些发麻!望着老头问道:“老头,你说这个有时间限制吗?”

    老头摇了摇头道:“如果任务栏中没有明确的说的化,那任务完成默认时间是一个月。”

    “一个月!?”秦浩天越想越感到有些头皮发麻的感觉。据他所了解,学院三大院花可不都是好惹的!

    尤其是想要得倒院花的内衣不是那么容易的。总得知道人家住在那里吧!

    “随便一个女生的行不……我保证是美女?”秦浩天弱弱的望着老头问。

    “行……我作一次主,可以改成蝶舞导师的吧!”老头笑眯眯的望着秦浩天。

    秦浩天:“……”

    想到那蝶舞导师那暴力的样子,秦浩天心头一寒,讪讪的道:“那还是院花的吧,院花相比蝶舞老师,可温柔多了。”

    秦浩天开启了第一道任务,只是在开启了任务,秦浩天开始纠结了,这该如何着手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