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异界花心邪尊 > 第四十九章 杀与不杀!

第四十九章 杀与不杀!

    “额……”秦浩天跪倒在了地上。(WwW.MoksoS.CoM百度搜求魔)[www.yzuu.com~]

    他连忙的把宝塔召唤了出来,将烈海吸了进去。这烈海怎么说也是玄士期的,如果炼化了,应该不错。

    秦浩天虽然靠偷袭杀了烈海,但本身也受了不轻的伤。最后烈海的那一抓,让他的五脏几乎的移位,想要痊愈,如果没有什么疗伤圣药,估计得很长的一段时间。想到三长老宫牧远整在到处找自己,秦浩天神色一震,连忙的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疗伤,能恢复多少是多少。

    就在秦浩天找到了一处非常隐蔽的地方,准备疗伤的时候。他意识海里忽然传来了老头的话。

    “嗯,那烈海的能量已炼化。这一次你很走运,是两颗雪玉丹……”色老头,对着秦浩天说。

    “雪玉丹?”秦浩天大喜。

    这雪玉丹可是疗伤圣药,有了它,自己应该很快就能恢复了。秦浩天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运气这么的好。在将塔中的雪玉丹取了出来,吞下雪玉丹,秦浩天立即开始运功疗伤。

    在秦浩天疗伤的时候,三长老宫牧远也在四处寻找他的下落。可是秦浩天没有找到,却找到了不少飞鸿门的弟子的尸体。连四长老烈海都失去了消息。这让宫牧远的神色有些不好看。

    “清瑶我知道你和秦浩天有旧,但是现在本门弟子惨遭屠戮,四长老失踪,我希望见到秦浩天时,你不要手下留情。”宫牧远神色郑重的对柳清瑶说。

    “清瑶知道了。”柳清瑶的神色上露出了一丝愁色。

    夜渐渐的黑了下来。可是这对在深林当中的飞鸿门子弟来说。却不是一个好日子。因为追捕秦浩天几个时辰了,却是连秦浩天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可是出去找食物的飞鸿门子弟却一个都没有回来。到了最后,即使是三长老宫牧远吩咐,也没有一个飞鸿门的弟子愿意出去寻找食物。

    宫牧远盘膝坐在地上,闭目调息着。柳清瑶站在他的身边。

    悠然,他的眉头一皱。睁开双目。

    “啊!”“啊!”在漆黑的深夜当中,一道银光一闪。[WWw.YZUU点com]

    两名飞鸿门的弟子人头飞了起来。无头尸体上的血如箭般的喷了起来。

    看着神色冷酷,犹如杀神般的秦浩天。十几名飞鸿门弟子面面相觑的看了一眼,虽然对他有些畏惧。但是身后三长老却是冷哼了一声。

    “没用的东西,这么多人还怕一名叛徒……”

    “啊……”十几名飞鸿门的弟子,终于一发狠,向秦浩天冲了过去。

    手中的武器拼命的往秦浩天的身上招呼。

    “来吧!都给我下地狱吧!”秦浩天身形如蛇般的滑了过去。手中的吞噬之剑如电光般的在人群中穿梭着。

    每一剑都有一颗人头飞了起来,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

    “扑!”终于最后一名飞鸿门的弟子倒在了地上。

    “呼!”“呼!”不知道什么时候吹起了森林的寒风,让漆黑的夜里陡增了一股寒意。

    “秦浩天……你好狠……”柳清瑶一剑向秦浩天的身上刺了过去。

    “刷!”“唰!”柳清瑶的剑全部落空了。

    柳清瑶越打越是震惊,秦浩天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厉害的。他的底细柳清瑶这么多年可是一清二楚的。

    秦浩天的目光一凝,身子如鬼魅的一飘。让过了柳清瑶的剑。“挡!”的一声,她的剑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一震。瞬间掉落在了地上。

    秦浩天的手,在她的脖子上狠狠的一敲。

    “额!”柳清瑶瞬间的晕倒在了地上。

    “现在轮到你了。”秦浩天手中的剑指着眼前的宫牧远。

    “哼!死到临头!”宫牧远一爪向着秦浩天的身上拍了过去。

    作为玄士期的修炼者,体内的玄气自然比秦浩天强大的太多了。

    秦浩天感到自己每一剑都被对方的玄气震回,让他的手臂都有些的发麻了。手中的剑几乎拿不住了。

    秦浩天的目光一凝,干脆将手中的剑收了起来。【叶*子】【悠*悠】

    “逆徒,不用再垂死挣扎了。你虽然是玄化期的,但是和玄士期的修炼者,还是差的太多了。”宫牧远望着秦浩天冷冷的说。

    秦浩天哼了一声,悠然消失在了原地。

    宫牧远那犀利的一爪从秦浩天刚刚的地方穿了过去。见自己这一击竟然击空了。宫牧远也不由的吃了一惊。

    “这是什么身法?”

    他却不知道这根本就不完全是身法。而是秦浩天结合幻魔术和魅影迷踪而成的。尤其现在是在黑暗中,更是让秦浩天的两种黑暗系的功法威力大增。

    悠然,一股凛厉的能量波动从宫牧远的身后传来。

    宫牧远不愧是玄士期的修炼者,反应的还是很快的。瞬间的反过身,一爪轰了出去。

    “碰!”两股力量凌空撞在了一起。

    但是宫牧远很快的发现,这股力量一浪接着一浪,有着无穷的暗劲。

    “嗯……”宫牧远仓促间被震退几步。

    接连的几下,秦浩天都在靠着那诡异的身法偷袭宫牧远。但是宫牧远很快就把握到了规律,让秦浩天所能起到的效果越来越小。

    下一秒,秦浩天的身子从空气中闪现了出来。脸色有些苍白。目光凛厉的望着眼前的宫牧远。

    宫牧远擦拭去嘴角的血迹,哼了一声对秦浩天道:“你能把我逼成这样已不错了,你也可以瞑目了。”

    “我让你知道玄士期修炼者真正的实力!”

    宫牧远说着,一股蓝色的玄气从他身体内爆涨了出来。枯瘦的爪子一凝,身形疾掠而起凌空的向秦浩天扑了过去。

    “嘶!”“嘶!”的破空声在黑暗中响了起来。

    秦浩天感到那爪子的可怕,“魅影迷踪”的身法展开。可是宫牧远的爪子却又如影随形的跟到了。

    “嘶!”的一声,秦浩天的衣服被抓裂。一条条的血痕在上面显现了出来。

    见秦浩天的身子摇摇欲坠的,知道他受了不轻的伤。宫牧远淡淡的笑道:“你将楚轻尘和几个长老的下落说出来,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秦浩天哼了一声。

    “宝塔现!”

    宫牧远见秦浩天受伤,正准备将他击毙掌下时,一股凛然的威压从天际而现。

    一座庄严的宝塔向宫牧远的身上撞了过去。

    “玄宝!”宫牧远的神色一变。

    看着那向自己冲来的宝塔,宫牧远脸色再也冷静不了了。

    因为这宝塔现在是辅助攻击模式,所以整座宝塔是由秦浩天控制的。

    秦浩天盘膝坐在地上,用精神力控制着宝塔攻击者宫牧远。

    宫牧远看着那巨大凌空向自己飞来的宝塔。狠狠的一掌向那宝塔拍了过去。

    “碰!”的一声,那宝塔震了一下。宫牧远也被宝塔那巨大的反震之力给震的倒退了几步。

    “哼,宝塔的防御绝对的恐怖!”想震裂它,异想天开啊!

    不过要控制宝塔,秦浩天也要废不少的精神力。而且,虽然受到攻击的是宝塔,但因为宝塔和秦浩天是一体的。所以,每一次宝塔受到攻击,秦浩天也会连带的受到影响。感觉到自己越来越控制不了宝塔的时候,秦浩天发现宫牧远的脸色苍白,也受了不轻的伤。虽然秦浩天用辅助攻击,只能发挥宝塔的物理作用,但作用已是很可观了。

    “这是什么鬼东西!”宫牧远感觉那巨型宝塔,就好像一座巨山一般。

    “啊!”宫牧远愤怒的须发皆张。狠很的一掌拍在了宝塔上。

    “扑!”秦浩天的精神一震,猛然的吐了一口血。

    当然宫牧远更不好受,被宝塔撞的吐血,秦浩天感到自己的精神力渐渐的枯竭了,连忙的将宝塔收了回来。

    如鬼魅的一般,身子凭空的出现在了宫牧远的身后。

    “叠浪三击!”

    三道拳影化为了一拳。不分先后的击在了宫牧远的身上。这是含着秦浩天无比愤怒的一击,几乎耗尽了秦浩天的所有能量。

    “给我去死吧!”

    “轰!”秦浩天这一拳整个的轰进了宫牧远的身体内。

    “扑!”的一声,秦浩天的拳头将宫牧远的身体整个洞穿了。

    秦浩天猛然感到自己的手被吸附在对方的体内,好像宫牧远的身体内有一股无穷的吸引力,在吸附着自己的手。

    “啊!”宫牧远满面的狰狞。一只枯瘦凝聚着蓝色的玄气,向秦浩天的身上狠很的拍了过去。暴虐的能量狠狠的向秦浩天的身体内破涌而入。

    “扑!”一股血箭从秦浩天的身体内喷射而出。他整个人如断了线的风筝倒飞了出去。

    “趴!”的一声,秦浩天落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柳清瑶睁开眼睛,头有些晕,挣扎着站了起来。可是周围的场景让她大吃一惊。自己的同门子弟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三长老……”柳清瑶看着三长老倒在地上,眼睛睁的大大的。一双怨毒的眼睛,看的柳清瑶不寒而栗。显然死的而很不甘。

    “不可能,怎么可能连三长老都死了。”三长老的实力,柳清瑶是很清楚的,怎么可能死在秦浩天的手上。

    悠然,一道呻吟声从柳清瑶的边上传了过来。柳清瑶连忙向那呻吟的地方掠了过去。

    只是待她看清了那发出声音的人时,脸色不由的一变。

    “秦浩天……”

    柳清瑶看着周围死去的同门,脸上涌起了一道仇恨之色。宝剑出现在了柳清瑶的手上,剑尖指着秦浩天的胸口。只要这剑落下去,秦浩天就是大罗金仙,恐怕也得去见阎罗王了。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啊,大大们,看本书就给个收藏吧,好像收藏真的很少。大家就登陆下,给个收藏。当然,有打赏就更好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