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欲封天 > 第五十六章 孟兄,你不换也得换!

第五十六章 孟兄,你不换也得换!

    孟浩话语一出,立刻四周一片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都一刹那凝聚在了那把此刻刺入地面的铁枪上。

    千水痕哈哈一笑,向着孟浩一抱拳。

    “既然孟兄已忍痛割爱,千某自不会让孟兄吃亏,我这里有五百灵石!”千水墨说着,从怀里取出一个储物袋,在地上一倒,顿时哗哗之声传出,五百灵石堆积如小山,立在了旁边,晶光闪闪,在这一刻直接吸引了赵国那些弟子的目光,让他们一个个幸灾乐祸起来,毕竟五百灵石数量虽说不少,可也的确不多,若真买走了那至宝,倒也会成为日后的笑谈。

    莫说是他们,就连孟浩也都皱起眉头,但他所想与那些赵国宗门弟子不同,他这把铁枪估计值个几两银子,能换取五百灵石,对于孟浩而言已是赚大了。

    “笑话,你欺孟兄太甚,五百灵石就想买走这把至宝?吕某出一千五百块灵石!”吕宋大袖一甩,冷哼中取出储物袋,一倒之下哗哗之声再次传出,整整一千五百块灵石堆积在一旁,高出千水痕那里太多,看起来就极为壮观,尤其是晶芒四溢,让人望之忍不住沉浸在内。

    那些赵国的弟子,一个个心动不已,一千五百块灵石对他们而言已经不少了,就算他们是三大宗门的弟子,也都很难拥有这么多灵石,此刻呼吸微微急促,就连孙华也是怦然心动,他身后的周凯已经愣住,内心对孟浩的敬佩越来越深,但内心极为后悔,之前不该喊出孟浩的名字,此刻暗叹,对于孟浩不得不拿出至宝卖出的事情,很是自责。(我欲封天最快更新)

    “吕师弟好大的口气。”千水痕冷冷的看了吕宋一眼,他今日对这至宝志在必得,在他看来这至宝代表的是内门资格,哪怕付出一切代价,都绝不可以放弃,因进入内门的名额只有一个,如此一来,这吕宋就成了自己最直接的对手,使得二人之间很难协商共同压价买下。

    “你等灵石都给我,回了宗门后我想办法给你们。”千水痕回头,看向自己身后粉碎的五六个同门弟子,这些人毫不迟疑一个个打开储物袋,纷纷取出积攒了很久的灵石倒在了前方。

    “一共两千一百块灵石,孟兄,这些是千某全部之物了。”千水痕此刻不在意心痛,淡淡开口时,冷眼看向吕宋。

    吕宋面色一变,那一千五百块灵石也是他向身后的几位师弟借来,这才拿出,可如今看到千水痕既拿出这么多,尤其是看到孟浩似有些迟疑,立刻一拍储物袋。

    “孟兄,灵石吕某没了,但吕某还有丹药。”话语间,吕宋手中出现了一个丹瓶。

    “这里有三粒天水丹,适合凝气八层以下修士服用,是我紫运宗丹房炼制的上好丹丸,每一粒价值五百灵石。”

    吕宋话语一出,顿时赵国那群弟子一个个纷纷目中火热更为强烈,他们中立刻有人知晓这天水丹的珍贵,连忙告知。

    孙华呼吸越来越急促,他听宗门长辈说起过这天水丹,凝气八层中,整个南域最好的三种丹药,就有这天水丹,就算是在紫运宗,这丹药也非立下功劳的外宗弟子不可得。

    千水痕皱起眉头,盯着吕宋半响,这才一咬牙,拍了下储物袋后,也取出一个丹瓶。

    “天水丹千某没有,但我观孟兄凝气七层,我这里有地灵丹七粒,是我当年立下功劳,被宗门赏赐,对于凝气七层最为适合!”千水痕断然开口。

    “区区地灵丹,吕某也有。”吕宋冷笑,回头看了眼身后跟随自己的那些同门弟子,这些人一个个都咬牙之下取出储物袋,忍着心痛凑了十粒地灵丹出来,看向千水痕那些人时,他们已经红了眼。

    “千兄,你看……”孟浩庞然心动,腼腆的开口。

    千水痕面色一变,此刻明眼人都可以看出,他的物品明显不如吕宋,可今日之事关乎晋升内门弟子,太过重要。

    “吕师弟,今日你是执意要与千某争夺是不,好!”千水痕眼中厉色一闪,右手抬起时一拍储物袋,立刻从他储物袋飞出一道乌光,化作了一枚黑色的钉子,这钉子精光闪闪,出现后竟存在了重影,拉出一串后落在千水痕手中时,这才安静下来。

    通体黑色,带着一股难言的锋利之意。

    “孟兄,这是千某宗门赐予的法宝,名为夺冥钉,此物阴寒,一旦伤人可让伤口冰封寒气入体。”千水痕强忍着心痛,断然开口。

    这钉子一出,他身后的同门一个个都神色露出强烈的羡慕之意,吕宋那里面色一变,顿时难看,他没想到这千水痕居然拿出了此物。

    孟浩睁大了眼,心脏砰砰加速跳动,那钉子一看就不凡,莫说是他这里,此刻那群赵国弟子立刻嗡鸣起来。

    “这是紫运宗的夺冥钉,我听长辈说起过此宝,这是独属于紫运宗的宝物,据说只有一百零八根,每一根威力都惊人。”

    孙华口干舌燥,死死的盯着那黑色的钉子,恨不能自己才是孟浩,赶紧换走成为己宝。

    吕宋面色连续变化,狠狠的一咬牙,今日他对内门弟子的晋升志在必得,名额只有一个,一旦自己退步就失去了机会,此刻一拍储物后,也是强忍心痛,取出一物。

    那是一把羽扇,此扇由十六根羽毛组成,色彩斑斓,五颜六色,刚一出现就立刻散发阵阵灵威,让人心惊。

    “孟兄,此物是吕某重宝,名为天河扇,不需祭炼就可施展,此扇能托人飞行,大小变化,十六根羽毛可散出攻敌,也可环绕身前成羽盾,攻守兼备,虽然不是宗门之宝,但却是吕某一次造化所得,今日取出,换与道友。”吕宋面色极为难看,内心已在滴血,可为了与千水痕这个宗门劲敌抢夺内门资格,为了获得内门弟子的名额,他豁出去了。

    这扇子一出,千水痕面色顿变,身子退后两步,眼中已出了血丝,他知道此物是对方的重宝,此刻既然拿出,那已是堪称拼命。

    与此同时赵国的那些弟子,也都一个个神色震撼,脑海嗡鸣,尽管他们不认识那扇子,可依旧能看出这把身子绝非凡物,那灵威的强烈,让他他们心惊之时更是心动。

    孙华眼睛再次直了,身子微微颤抖,一股强烈的嫉妒弥漫全身。

    孟浩深吸口气,他此刻不再是欣喜,而是有些忐忑了,他觉得自己已经得罪了对方虽说的宋老怪,可眼下看这么发展下去,估计就连他们紫运宗也要得罪的死死,想到这里顿时身后有些冒冷汗,可今日局面显然是他换也得换,不换……也得换。

    可他这个样子落在外人眼中,那皱眉的模样,那有些阴下的面孔,分明是觉得这些宝物,似还不够换取他的至宝。

    “孟兄,我这里还有一粒凝气九层需要的冲台丹,此丹极为珍贵,一粒就可让所有凝气九层修士心动,虽说还远远比不上筑基丹,可也价值很高。”千水痕猛地一拍储物袋,强忍着内心的滴血,取出了一个丹瓶,可话语却不是对孟浩去说,而是死死的盯着吕宋。

    “这把枪……”孟浩内心更为复杂,正要开口时一旁的吕宋仰天厉笑,右手抬起间一把从怀里掏出一个锦袋,一倒之下,有一粒圆滚滚的丹药落出,这丹药通体黑色,没有丝毫灵气外散,可看吕宋珍惜的样子,分明是宝物。

    “孟兄,此丹不可吞食,而是少见的法丹,捏碎后幻化一只黑蝎,蕴含剧毒,可重创凝气九层以下,就算是击杀也有可能。

    这法丹是吕某家族赐予的法丹,今日拿出给你!”吕宋红着眼,一样不是去看孟浩,而是盯着千水痕,手持此丹,看似要换,可实际却是对千水痕的威胁,大有要出手决胜负之意。

    千水痕面色连续变化,目中精芒闪烁,已露出杀机,但很快就忍下,缓缓开口

    “不如此宝算你我一起换取,送到吴长老那里,让他老人家定夺。”

    吕宋沉默,他也不愿直接出手,若是在暗处也就罢了,可这里人多眼杂,之前也只是威胁而已,如今听闻千水痕的话语,点了点头,尽管心痛,可眼看那千水痕放下了那粒冲台丹,也咬牙中将手里的法丹放在了面前的晶石上。

    看到这一幕,千水痕这才放心,也不问孟浩,直奔铁枪而去。吕宋亦是快步而走,二人同时拿住铁枪,同时拔起,一同抓住,都在彼此警惕对方,自然无心去查看,直奔城门疾驰。

    紫运宗的其他弟子也立刻在后面奔跑跟随,众人刹那就远去,直奔城门,身影渐渐消失,看方向正是护国山脉而去。

    孟浩心跳加速,此刻毫不迟疑的大袖一甩,将面前所有东西都收起,赶紧转身展开全速疾驰,那些赵国弟子一个个双眼发光,尤其是孙华,更是眼中露出火热,转身正要追击,却看到孟浩右手一挥,宝扇飞出托在其脚下,使得他速度顿时暴增,急速远去。

    与此同时,在这西门旁的百珍阁内,盘膝坐在丹炉上的中年男子,此刻第一次睁开眼,其目光如电,似可看到孟浩离去的身影。

    “这些紫运宗的弟子,一代不如一代,一个个愚笨至极,哪怕不到筑基没有灵识看不出端倪,也依旧是废物。”他话语淡淡,落入此刻门口内巧玲等女子的耳中,她们之前目睹了发生了一切,此刻听闻这句话纷纷回头,神色露出不解。

    “那只是一把铁枪,这姓孟的小辈自己也都说了是凡物。”中年男子平静开口,重新闭上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