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欲封天 > 公告
readx();    readx();    孟浩没有灭去第八宗,他没有将内心于山海界的悲伤在此事上发泄,他不再年少,他修行至今,岁月变迁,没有刻意去记住多少年。

    他只是觉得亏欠了楚玉嫣一份情,他要还,因心已随着山海蝶飞走,他能偿还的,或者说他认为自己能偿还的,是一份师徒之情。

    为了楚玉嫣,他可以不去追究韩贝。

    为了楚玉嫣,他的分身,在这明悟第九禁的关键时刻,也依旧选择了将其带在自己身边。

    而楚玉嫣的存在,也成为了孟浩在这陌生的苍茫派内,内心深处……不可被人撼动的熟悉与温暖,他只是很简单的……想要保护她。

    一个失去了前世记忆的楚玉嫣。

    或者说,没有失去,失去的那部分,在孟浩的储物袋内,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将记忆还给楚玉嫣。

    可他甘心,让楚玉嫣,成为自己的逆鳞,这逆鳞被碰,他怒上第八宗,没有刻意的克制,也没有肆意的乱杀,他杀的,只是凶手,只是帮凶,哪怕是升起了帮凶的念头,也不可以。

    他用行动,去警告了所有苍茫星的修士,也包括韩贝,谁……也不能去动楚玉嫣,否则的话,就要面临孟浩这里,滔天惊地的怒火。

    这怒火一起……将会血流成河。

    至于因此让人产生的他与方木之间的联想,此事孟浩也想明白了,无所谓。

    毕竟有资格看出这种联系的,在整个苍茫宗内,为数不多,况且,对于分身的道路,孟浩也有了一些新想法。

    此刻,在他带着楚玉嫣归来时,第九大陆,第九宗内。一处分宗山脉上,孟浩分身闭关之地,他的双眼缓缓睁开,目中露出冰寒之芒。如又无穷冷漠在体内酝酿。

    “是我这分身蛰伏太久了么,任何人,都可以来招惹我的这具分身了么,虽然都是我,可还是觉得……什么事情都需要本尊去做。有些丢人。”孟浩蓦然起身,没有外出第九宗,而是走出屋舍后,走向第九宗内的最高山峰。

    那里,有一座高塔,被称之为……苍茫台!

    整个第九宗内,所有弟子,都可以去闯苍茫台,按照成绩会有排名,那里也是整个第九宗。所有人目光的凝聚之地。

    苍茫台,苍茫派内任何一宗都有一座,一共九座,而若能在其中一座上,成为第一,那么就可名动苍茫星,成为苍茫天骄!

    与孟浩之前的仙劫轰动,截然不同!

    甚至不需要第一,哪怕进入前百,就可以被称之为九宗真正意义上的天骄之一。孟浩这具分身的身份,若在苍茫台前百,那么也将从第九宗一处分宗的内门弟子,晋升为第九宗的内门弟子。

    若是能进入前三十。那么他的身份,立刻将成为第九宗……核心弟子!

    而苍茫台的前三,则是整个第九宗内的,亲传弟子!

    孟浩走在山路上,神色平静,一路走去。途中遇到了一些第九宗的同门,他们看向孟浩时,先是一愣,有些陌生,而后似乎想起了什么,纷纷目中露出轻蔑不屑。

    “这不是当初十年从凡入仙的方木师弟么,怎么今天出来了?”

    “这是一个怪人,平日里好像从来没看他出来,不过他的那个弟子嫣儿,倒是一个绝色。”一个样子有些轻浮的中年修士,笑着与身边同门讥讽时,忽然内心一寒,抬头时,他看到了已走远的孟浩,停顿下来,回头看来的目光。

    只是很普通的目光,却让这中年修士不知为什么,身体颤抖了一下,脑海空白,下意识的退后几步,片刻后当他清醒时,孟浩已走远。

    这中年修士惊疑不定,正想再说些什么,可直觉告诉自己,此刻最好闭嘴,他深吸口气,不再多说。

    第九宗的苍茫台,在宗门内最高的一处山峰上,此山处于宗门正中,孟浩平静的走去,途中遇到的同门,越来越多。

    这些人大都是对孟浩有些陌生,随后身边有人想起,这才回忆似乎第九宗有这么一个人。

    此刻大都笑谈,看着他远去,渐渐地,随着孟浩的前行,遇到的同门越来越多。

    “这不是方木么?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出现,莫非是修为要突破了。”

    “他所去的方向,是苍茫台?有意思,莫非此人自不量力到要去闯苍茫台?”在孟浩的身后,时而有声音传来,他神色如常,继续走去。

    到了最后,等他来到了那座山峰的脚下时,他抬起头,看着面前一座石碑,这石碑不高,只有十丈大小,其上密密麻麻有着一千个名字。

    这些名字,代表的是试炼苍茫台的第九宗修士,前三千名。

    但凡能在上面列出名字者,都是翘楚,而若能进入一千以内,都是骄子,至于前百,那是天骄之辈,受整个第九宗瞩目。

    孟浩看了眼,收回目光,看向眼前的山峰。

    此山直冲云霄,可以看到云雾缭绕,一条台阶笔直登天!

    对于苍茫台,他了解不多,甚至很多事情还是从嫣儿那里知晓。

    他知道的是,试炼苍茫台,并非特指山顶的那座高塔,而是从这山脚下,第一处台阶开始,就算是苍茫台了。

    真正能踏到山顶,走入高塔者,都是名列前百之修,且这里与修为的关联虽有,可却不大,看的是一个人的综合战力以及潜质。

    “既然蛰伏太久,既然当别人听到嫣儿的师父是方木时,认为微不足道,还需要本尊去处理。”孟浩摇头。

    “那么,我就张扬一把好了,给嫣儿那里,一个第九宗苍茫台第一的师尊,如此一来,这丫头会很高兴吧。

    如果还不够,那么苍茫派九大苍茫台的第一,或许能够?如果还是不够,那么超脱路,我也打算之后去尝试一番。”孟浩笑了笑。目中露出一抹精芒,苍茫派内,各种试炼排名之地众多,应有尽有。可真正被人所在意,甚至被整个宗门,乃至至尊都在意的,只有两处!

    一处是重点考核潜力与资质的……各宗苍茫台,而另一处。则是整个宗门内,唯一存在的……超脱路!

    名为超脱,实际上……也的确有超脱的可能,但更多的,是洗礼,传闻超脱路上,若能走到一定程度,那么就可洗礼自身,获得造化!

    超脱路有多远,无人知晓。只是知道,如今的苍茫派内,超脱路上走出最远的,不是掌教,而是一位叫做白雾尘的女子。

    这女子,还有一个称呼,白雾尘仙!

    可就算是她,也没有走到极致,可见这超脱路的艰难,或许也正是因此。掌教众人,才将希望放在了冥宫内。

    孟浩收起思绪,神色平静,抬起脚步。踏入第一处台阶。

    一步,两步,三步……

    没有人去关注他这里的行动,甚至很少有人注意到,此刻,有人在闯苍茫台。孟浩平静的走去,这台阶随着攀升,一层层威压轰隆隆的降临,对于很多人来说,渐渐地会举步艰难,可孟浩这里如履平地,从容不迫,始终保持一定的速度,一步一阶,缓缓走去。

    十步,三十步,五十步,八十步,一百步……

    这山峰的台阶上,并非只有孟浩一人,在他的前方,于这段日子,有数百人都在山中,艰难的行走,时而休息,时而挣扎,对于这些弟子来说,这座山,就是他们扬名的希望。

    他们很多人往往索性在这里修行打坐,除非是到了极致,被此山强行挪移出去,否则不会离去。

    此刻,这山上的不少人,看到了方木,神色平静的从他们身边一一走过,当他们看着孟浩轻松的走过那让他们觉得艰难无比的台阶时,所有被孟浩落在后面的第九宗弟子,都愣了一下。

    他们看着孟浩越走越远,看着孟浩又落下了一些在前方的同门,渐渐地,有哗然之声从这些人口中传出。

    “这……这是谁啊!!”

    “他怎么走的这么快!!这里已是三百多阶了,威压极大,他……他居然没有任何停顿!!”

    “怎么可能……莫非……莫非要出了骄子不成!!”这些山峰上的修士,立刻嗡鸣,越来越强烈,从下自上,渐渐哗然之声扩散。

    随着孟浩超过一个又一个九宗修士,这哗然之音,就会多出一些,甚至还有一些修士,被孟浩轻松超越,又更轻松的踏上他们之前无法踏上的台阶时,出现了一些错觉,认为威压消失,也下意识的抬起脚步踏出,被威压直接轰在了地面山,甚至被强行轰出了山峰。

    “他是谁,他……他已走到了七百多阶!!”

    “天啊,他快要到了八百阶,一旦有人到了千阶,就会有一声钟鸣传出!!轰动宗门!!”议论之声,在这山峰内,越来越大的时候,于这第九宗外,孟浩的本尊带着嫣儿,也已来临。

    “你……你真的不是师尊?”于第九宗分宗内,孟浩分身的屋舍外,嫣儿看着眼前这位至高无上的第九至尊,她没有任何害怕敬畏的感觉,反倒是那亲切与熟悉,让她迷茫,轻声问道。

    几乎在她话语传出的刹那,一声古朴的钟鸣,从苍茫台上传出,回荡整个第九宗。

    咚……

    这声音不脆,带着厚重,更有沧桑之意,扩散八方时,引起了无数第九宗弟子的注意,议论之声在各个位置都传出时,孟浩的本尊笑了笑,右手抬起在嫣儿的头上摸了摸。

    “你师尊在闯苍茫台,你还不过去助威?”孟浩本尊目光柔和,不置可否,转身一步走出,消失在了天地间。

    嫣儿愣了一下,随后似乎想起了什么,睁大了眼,猛的转身,看向远处的苍茫山。

    “啊?那小老头在闯苍茫台,那……那不是年轻人去扬名的地方么,如碧云师兄那样的俊杰才会去啊。”嫣儿眼中露出不可思议,可心跳却加快,立刻飞出,直奔苍茫台的山峰。

    -----------

    求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