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欲封天 > 第十一章 养丹坊分店

第十一章 养丹坊分店

readx();    孟浩距离不远,亲眼看到那呼喊救命之人还没等出了平顶,就被身后大汉手中一把飞剑直接穿透了颈脖,带起一腔鲜血倒地,抽搐了几下,气绝身亡,身上的储物袋被那大汉搜走,转身又踏入到了公开区内。

    这血腥的一幕让孟浩双眼收缩了一下,仔细看了看平顶山,那里杀戮声传来,风吹着血腥的味道,落入孟浩鼻间。

    “此地虽然可以让人暴富,但却极为凶险,为了修炼,为了丹药灵石,居然连命都搭上……有些不值。”孟浩皱起眉头,他虽然修为只差一丝就是凝气三层巅峰,但此刻混乱,稍微不小心怕是难免受伤,且抢夺之事终非长久。

    可孟浩琢磨自己口袋里的灵石缺少,要是每次都等宗门发灵石,不知要等多少年,此刻正沉吟间,他看到山顶上的那些修士,在相互争夺厮杀中,几乎人人都有伤势,看到这里,孟浩内心一动,脑海中刹那浮现了一个念头。

    这念头越来越清晰,片刻后孟浩双眼一亮,赶紧转身匆匆离开这里,没有回南峰洞府,而是直接下山去了外宗山门,在外宗绕过广场,不多时出现在了一处阁楼外。

    这阁楼看起来古香古色,更有阵阵丹香缭绕,几个大字刻在门匾,写着养丹坊。

    此地孟浩不是第一次到来,实际上他晋升为外宗弟子的头半个月,就来过这里一次,看到了此地居然有不少杂品丹药出售,那可以数日不饿的辟谷丹,在此地就可以买到。

    只不过这里只收灵石与凝灵丹,外物不要,且换取不太公平,一粒凝灵丹只能换十粒辟谷丹,如此一来也就少有人愿意来此,使得这里常年冷清。

    来到此地,孟浩没有迟疑,迈步踏入养丹坊内,里面不大,盘膝坐着一个看起来病怏怏的中年男子,四周一圈木头格子,摆放着一个个葫芦,上面写着不同丹药的名称。

    有可以治疗外伤的止血丹,有可以缓解疲劳的松骨丹,还有能让人精神短时间振奋的提神丹,至于辟谷丹、御食丹等物,比比皆是,更有专治骨碎的养髓丹。

    丹药虽多,但一个个价格不菲,大都是一颗凝灵丹换取三至十粒不等,对于外宗弟子而言,凝灵丹的价值可以引起抢夺,自然不愿低价来换取这些。

    孟浩在养丹坊内走了一圈,双目越加明亮,略一沉吟,忍着心痛直接拿出五粒凝灵丹分门别类的换取了不少杂品丹药。

    那病怏怏的中年男子许是很久没遇到孟浩这样的大主顾,立刻精神起来,更是爽快的送了孟浩几个装药的葫芦。

    将那些药葫芦放入储物袋内,孟浩离开养丹坊,一路谨慎在山林绕了几圈,于深夜时回到了洞府内。

    盘膝坐在洞府中,孟浩看着手中四个药葫芦。

    “圣贤说过,如无付出便难有收获,这一次我付出了这么多,定要收获更大。”孟浩低声自语安慰,随后想起了什么,匆匆走出洞府,归来时手中拿着一根手臂粗细长长的树枝与大量的树叶。

    把树枝放在一旁,孟浩又取出赵武刚储物袋内的一件青色内衫,撕开后铺展开来,看了眼又觉得太小,又找出一件连接在一起,比量一下大小,这才满意。

    孟浩以手指为笔,沾着树叶捏碎后的汁,琢磨要写几个字,片刻后孟浩双眼一亮,毫不迟疑的在布衫上,龙飞凤舞的写下了一行字。

    越看越是满意,带着期待,孟浩闭上眼盘膝打坐吐纳起来。

    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晨,孟浩拿着树枝匆匆出了洞府,直奔西峰山下的低阶公开区。

    不多时到了平顶山下,就算是清晨,这里也有一些弟子正相互出手,斗狠之意格外明显,孟浩一路走过石碑,直至上了平顶山后,没有理会那些相互厮杀的修士,而是目光一扫,看到了平顶边缘有一块向外凸起的大石。

    他立刻走了过去,盘膝坐在大石上,一副人畜无害的书生模样,偶尔有几人不善的看来,孟浩修为微微一散,震慑之后,默默等待此地人多。

    时间流逝,渐渐这低阶公开区同门越来越多,很快就有二十多人,期间有一些要对看起来没有任何凶残样子,怎么看都是一副柔弱书生的孟浩出手,但在孟浩修为一散后,被震慑的退后。

    眼看此地人差不多了,孟浩右手一拍储物袋,取出了布衫,绑在树枝上,刺入山石旁的泥土内,山风将布衫吹开,仿佛成为了旗幡,随风飘摇立刻引起此地不少人的注意,也看到了旗幡上写着的几个大字。

    “养丹坊分店。”

    这几个大字绿油油的,但却在这一瞬,让那些靠山宗同门一个个表情顿时变化,有诧异,有错愣,有嘲讽,更有不少皱起眉头。

    “养丹坊?分店?这什么玩意?”

    “莫非这人是宗门养丹坊派出的丹童?”

    “此人有些眼熟……”平顶山上,在孟浩这旗帜拿出之后,立刻掀起了阵阵议论,但没有持续多久,这里又重新出现了厮杀抢夺,鲜血四溅,凄厉的惨叫时而传出。

    孟浩目光炯炯,直勾勾的望着公开区内的众人,眼看不远处两个凝气二层的修士正相互厮杀红了眼,其中一人肩膀的位置被对方飞剑撕开,大量的鲜血落下,情势危急。

    “兄台,这里。”孟浩双眼一亮,赶紧开口招呼。

    “兄台,圣贤说过,身有伤而力拼者是为不智,你看你肩膀血流了好多,这样不利于打杀,我这里有养丹坊出品的上好止血丹,可以治一切刀剑伤口,包管三息就止血。”孟浩连忙劝说,那正在厮杀的二人听到孟浩的声音根本就没时间去理会,尤其是受伤的修士,更是双眼都红了起来,但右肩伤势过重,流血之下胸口又被对方飞剑划开一道伤口。

    “你看,又挨了一刀,快来买一颗止血丹,这样说不定这场打斗你就赢了,只要一枚灵石就可以买一粒止血丹,绝对划算。”孟浩苦口婆心,劝说这位他选中的第一位客人。

    “你闭嘴,山下养丹坊太黑,一枚灵石换五粒止血丹,你这里更黑!”那受伤的修士退后几步,头也不回的大吼。

    “哎,别觉得贵啊,与灵石相比,命才是最珍贵的,要是死了,灵石都是别人的,买我一颗丹药,增加获胜抢夺别人储物袋的机会,这个机会卖一枚灵石,贵么?

    你买的不是灵石,你买的是自己一条命啊。”孟浩从大石上站起,许是他这句话触动了那受伤修士的心神,他身子勉强退后时立刻露出迟疑。

    “该死的,你若再在这里搅乱,待老子杀了此人后,必不饶你。”与受伤男子打斗的修士,手中飞剑一挥,冲向受伤男子时,向着孟浩那里大声喝道。

    “我买!”受伤男子一听此话,顿时咬牙拍储物袋,一枚灵石瞬间飞出直奔孟浩,被孟浩接住后快速扔出一粒止血丹,此丹没落那修士手中,而是直接落在此人肩膀,瞬间融化使得血液不再流淌。

    更有清凉融入这修士体内,让他精神一振,奋起间也不知是不是丹药的效果,竟逼得其对手连连退后,胸口也被豁开了一道伤口,血液流淌。

    “兄台,说你呢,兄台,你对手买了我一粒丹药,你看如今多生猛,你要不买的话,今日危险。”

    “我这里还有止血丹,更有缓解疲劳的松骨丹,两枚灵石全部拿走,保证你全身立刻轻松,鲜血止住,这场打斗必定获胜。”孟浩赶紧换了客人,连忙劝说。

    “你……你……”这一次之前买丹的男子,已说不出什么来,悲愤这养丹坊分店的丹童到底是来帮自己的还是来祸害自己的,本就已经很惨了,刚让自己看到希望,居然又这样,在这悲愤中,他出手更为犀利,可这一幕落在他对手目中,却是怎么看都好像不给自己买丹药的时间一样。

    “只要能获胜,就等于是用别人的灵石来买丹药,这买卖多划算。”孟浩手中拿着丹药,眉飞色舞劝说更为彻底。

    “我要!”那之前买丹的男子立刻果断开口。

    “该死的,给我。”本占据优势,如今逆转的修士,尽管内心对孟浩恨的不得了,但此刻一听对手的话语,被逼的咬牙开口。

    “我出三块灵石!”

    “兄台,他出了三块,你若价格没他高,丹药就给他了,你要小心啊。”

    “我出四块!”

    “兄台,他出了四块,四块啊。”

    “五块!”

    “六块!”

    “该死的,老子不打了,老子要杀了你!”那之前对手没买丹药时已占据优势的修士,此刻整个人怒火冲天,这场战斗本来简单,可被孟浩这么一参与,顿时逆转,他猛地转身,恨孟浩之心竟超过要灭杀之前对手,此刻带着强烈的杀机直奔孟浩冲去。

    眼看临近,孟浩原本一副人畜无害的书生样子,甚至还带着市井之意,可在这一刹那,他忽然样子一变,化作了阴沉与厉色,在那修士来临的一瞬,他身子竟抢先一步迈步,右手抬起向来临之人一巴掌扇去,灵气随之轰然涌现。

    砰的一声,那修士发出惨叫,身体被孟浩这一拍,双腿直接被孟浩凝气三层的灵气辗压,竟被一击拍的昏迷过去。

    孟浩一把抓走对方的储物袋,脸上阴沉与厉色只是一闪而过,又变成那副柔弱的书生模样,看向被这一幕完全震慑另一人。

    “这位兄台,你刚才开价是六块灵石。”孟浩有些腼腆,似不太好意思的说道。

    那修士此刻面容已没了血色,身子颤抖,看向孟浩的目光里带着骇然与惊恐,他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如此逆转,尤其是对方出手的样子与如今的柔弱转变太大,以至于让他有种仿佛方才的一幕都是幻觉之感。

    -------------

    大家只免费抽奖就可以,不要为了抽奖而打赏,这就违反了耳根的本意,收藏小说,就可免费抽奖一次。

    亲,推荐票别忘了给孟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