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欲封天 > 第三十章 杀韩宗、战腾飞!

第三十章 杀韩宗、战腾飞!

    高台下的上官修,嘴角露出一缕阴沉之笑,他不在乎孟浩的生死,只在乎孟浩储物袋内的某种法宝。

    甚至他之前在孟浩报名晋升内门试炼后,他去找了周、尹二人,详细的了解了黑山之战孟浩惹动群兽的所谓妖术。

    在上官修看来,那不是妖术,那是一个至宝。

    孟浩双眼微微一缩,眼看那两色雾魂嘶吼而来,孟浩左手蓦然抬起,向前猛地一甩,顿时一道无形的风刃刹那间出现,带着极快的速度直奔那两色雾魂而去。

    与此同时孟浩取出几枚妖丹快速扔入口中,随后一拍储物,大袖一挥,在这一刹那,一道道剑光从孟浩多个储物袋内急速飞起,转眼竟是二十把,数量之多铺天盖地,气势惊人,齐齐向着前方两色雾魂呼啸。

    这些飞剑有不少样子看似残破,颜色杂乱。

    这一幕,立刻让四周修士全部骇然起来,但他们的议论还没等传出,立刻风刃已与两色雾魂碰触,轰鸣回荡间,那两色雾魂齐齐一震,就在这时,铺天盖地惊人的飞剑,刹那临近,惨叫立刻传出,那两色雾魂尽管不凡,但孟浩的飞剑太多。

    这些飞剑齐齐而过,直接将这两色雾魂撕的支离破碎,更是穿透之下,轰在那五彩幡旗上,巨响回荡间,这幡旗立刻粉碎,二十把飞剑之消耗了大半,余下化作剑芒,在韩宗的目瞪口呆下,孟浩一拍储物袋,取出妖丹吞下,随后竟从储物袋内再次飞出十多把飞剑,瞬间而去。

    韩宗怎么也没想到孟浩的飞剑竟如此之多,此刻骇然中身子立刻退后,右手抬起一挥,顿时身前的光幕多了一层,一共两层光幕环绕,可韩宗还是不放心,他此刻有种汗毛耸立头皮发麻之感,一股生死危机强烈存在,右手抬起时,身前更是出现了一块玉佩,使得他身体外的光幕再次多了一层,三层光幕内,韩宗这才放下心来。

    就在这时,剑雨临近,剑光无数,碰到了第一层光幕,砰砰之声连绵不绝,那光幕直接粉碎,仿佛脆弱的不堪一击,紧接着,第二层光幕砰砰碎裂开来,竟无法阻挡这剑雨丝毫。

    “怎么会这么多飞剑!”韩宗双眼收缩,神情惊恐,身子正要退后。

    眨眼间,第三层光幕轰然崩溃,那玉简在群剑连续碰撞之下,顿时四分五裂,使得剑雨瞬息一闪,在韩宗凄厉的惨叫下,全部刺入到了韩宗身上,密密麻麻一片,带着韩宗的难以置信的尸体飞起,砰的一声落在高台上,抽搐了几下后,韩宗气绝身亡,他此刻的尸体看起来如同刺猬,让四周众人一个个全部倒吸口气,露出强烈的骇然。

    “这……这……怎么这么多飞剑!”

    “不愧是开杂货铺的,这些飞剑多么,头几日我可是看到此人拿出十多把贩卖,他最近这几个月,早就不是主要卖丹药,而是变成了收售法宝。”

    “我觉得这孟浩必有大奇遇,不然他修为也不能提升这么快,想来是在大奇遇中获得了不少宝贝。”议论之声刹那轰鸣,众人全在议论纷纷,上官修那里皱起眉头,一脸阴沉。

    孟浩站在高台上,面色略苍白,体内灵气还剩一些,之前的出手,尤其是最后二十把飞剑齐出,即便他是凝气六层的修士,也依旧感受到体内灵气如绝提一般急速的消耗,好在他出手过程中不断吞下妖丹补充,使其出手越加犀利,这就是孟浩总结出的,适合他的战斗方式,也被他经常练习,已然熟练。

    孟浩右手一挥,立刻韩宗身上的飞剑齐齐飞起,带着鲜血刹那回到孟浩身边,绕着他身体转了一圈,这次被孟浩收回储物袋内。

    退下高台,孟浩立刻盘膝坐在小胖子身边,吞丹补充,妖丹在口急速融化,此刻他不在乎当着众人面吞丹,毕竟黑山一战,他有足够的理由去获得不少妖丹。

    而且,孟浩对于下一战极为执着,当日的屈辱,来自王腾飞的四指,今日孟浩要连本带利全部要回。

    他等这一天,已等了很久!

    欧阳大长老看着孟浩,眼中赞赏之意格外明显,从孟浩初入外门开始,他就一直对孟浩欣赏有加,甚至对此后的一切事情,越看越是赞赏,此刻眼看孟浩成长起来,他神色露出开怀之意。

    他不在乎孟浩是否有什么奇遇,身为修士,有机缘是造化使然,尤其是这获得奇遇之人还是自己赞赏之辈,欧阳大长老笑容更为和蔼,但更多的则是遗憾与担忧。

    “内门试炼,出战者生死不论,王腾飞资质百年难遇,小小年纪修为不俗,日后定可筑基成功,就算是宗门鼎盛时也很是少见,孟浩不是此人的对手……”欧阳大长轻叹一声。

    此刻人群内的上官修,他神色极为阴沉,双目更是收缩起来。

    他怎么也没想到孟浩这里居然可以胜过韩宗,尤其是他赐予了韩宗不少宝贝,更是将一杆五彩幡旗也都借给对方,能展开雾魂,此术他本以为灭杀孟浩轻而易举。

    但竟被孟浩挥手间的数十把飞剑直接摧毁,想到孟浩的数十把飞剑,就算是他也都心惊不已,那些飞剑尽管都是低阶,随手可碎,但哪怕是废铁如果数量数十,也足以让人震惊。

    与此同时,在这靠山宗的东峰之上,有一个看起来约莫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青衫,如一个文士般,正站在那里,双眼露出奇异之芒,正看着下方外宗的广场,他的目光凝聚在了孟浩的身上。

    “此子……我之前却是忽略了,他资质一般,但显然是具备大机缘之人。”这中年男子正是靠山宗如今的结丹强者,掌门何洛华。

    “此番若没有王腾飞,此子定是内门,但有王腾飞在,此子……难。”何洛华看向孟浩的目光带着柔和,身为结丹修士,身为靠山宗掌门,他不会在意凝气弟子的奇缘与造化,这点气量自然具备。

    弟子越是有气运,他就越是欣慰,只是对孟浩那里,因王腾飞在,就算是何洛华也都不看好孟浩能有机会取胜。

    “可惜这一次斩玉只出了三份……已早就定下了王腾飞的名额,否则……”何洛华摇头,琢磨一会若孟浩将死,自己是否要出手干预,半晌后轻叹一声。

    时间慢慢流逝,欧阳大长老欣赏孟浩,也看出了孟浩体内灵气正慢慢恢复,索性没有开口继续下一战,这种明显的偏袒,四周众人也不敢说些什么。

    至于王腾飞,在他眼里根本就没有旁人,孟浩修为的突飞猛进他虽然有些惊疑,可想到欧阳大长老当日的阻拦,也就没有过多思索,内心也根本就没把孟浩与夺他至宝之人身上重叠,毕竟他已确定,那黯淡的光点,才是抢走他一切的罪魁祸首。

    想到此事,王腾飞内心再次抽痛,几欲泣血,那传承此刻与他没有了丝毫关联,再也感受不到丝毫,如他已成为了外人,就算是如今获得传承之人站在他的面前,他也察觉不出来。

    “传承不再属于我,那把至宝……”王腾飞暗中握紧了拳头,那把剑,他只是遥遥看过几眼,除此之外就是从一卷古籍上看到简单的描述,甚至连其作用都不知晓,可那古籍上说的清楚,此剑天下独一无二,天地灵力,无坚不摧。

    他本打算拿到手后仔细研究,可如今……已成为了昨日的痴心妄想。

    王腾飞闭着眼,深吸口气,使得外人看去时,他依旧是温和平静的盘膝坐在那里,仿佛毫不在意身外一切事情。

    “我是王腾飞,至宝传承虽被人夺走,但这靠山宗的内门,依旧是属于我,那是我筹划的第二件事,就算没有至宝传承,我也依旧要来到这让我厌恶的靠山宗内,一切,只为属于我的第二场造化!”

    “一次失败又算得了什么,我是王腾飞!”王腾飞内心默默开口,渐渐不但是外表平静,内心也随之平静下来,如从失败的打击中走出。

    他骄傲,因为他是王腾飞,他是天骄完美的化神,他是天地的宠儿。

    他淡然,因为这一次内门试炼就是为他而开启,而且这试炼根本就只是一个过场,是为符合宗门门规而已,从他进入靠山宗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不同,看似外宗,可实际上早就是内门弟子。

    他平静,因为他连靠山宗都没有放在眼里,这种小宗门在他看来,只要家族随意出来一人,都可以直接摧毁鸡犬不留,若非是自己执意选择,以他的身份,他不会来到这偏僻的赵国,他应该是在南域的强大家族内,叱咤风云。

    所以他骄傲、淡然、平静,任由时间流逝,任由那他此刻似又被他忘记名字之人恢复修为。

    直至过去了一炷香,孟浩双眼蓦然睁开,其目中露出一抹精芒,更有战意在其内燃烧,杀了那凝气五层大汉,杀了韩宗,这一天,是孟浩杀人最多的一天,但此刻的他更期望的,是将王腾飞踩在脚下,将当初的屈辱尽数返还。

    沉默中,孟浩缓缓的站起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