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节 家宴 上

第八节 家宴 上

    当然,贸然上书议论国政,这种事情对于所有的皇子来说,都是有风险的。

    特别是如今储君未立,很容易就会被人牵扯着戴上一顶觊觎储君的帽子。

    所以,刘德才要拉上刘阏联名上书,最大程度的减轻来自这方面的指责。

    只是,这些事情不用跟刘阏说的太仔细。

    刘德转头看向外面,接着道:“皇弟,我等皇子将来都是要封国家建社稷为我大汉羽翼的,若因害怕畏惧得罪朝臣,便畏首畏尾,将来何以称孤道寡?”

    此话却是半真半假了。

    前世十几年藩王生涯,使得刘德很清楚汉室的藩王重量。

    即使是吴楚之乱后,藩王的权柄大大降低,寻常的藩王也照样拥有自己的军队,能任命一些千石官员。

    而在此时,诸侯王的权柄更加庞大,不止能拥有军队,而且还能拥有庞大的财权与事权,像吴楚等国,事实上已经是一个半独立的割据政权。

    所以,刘德的话,得到了刘阏的认可。

    前世,刘德这一代的皇子们的质量和素养都是不错的。

    像是刘非,军事才华横溢,刘端,权谋手段与心机都一等一的;刘彭祖也差不到哪里去,就连整天喝酒吃肉玩女人为乐的刘胜,都有着很高的造诣,写过一些漂亮的诗赋。

    兄弟俩又聊了一会家常,说了些以前的事情。

    这时候,一个宦官进来禀报道:“奴婢拜见二位殿下,天子有旨,请二位殿下去宣室殿用餐……”

    刘德点点头道:“知道了……”

    然后他转过头对刘阏道:“走吧,别让父皇母后等久了!”

    …………………………………………………………

    刘德刘阏兄弟联袂来到宣室殿时,大殿之中早已满满当当的坐了上百人。

    刘德的随意的看了一下,发现基本都是宗室或者外戚,因此心知这次估计是家宴性质的聚餐。

    “我记得前世我被软禁之时听说有次家宴出了大事……”刘德心里寻思着回忆着:“应当不是这次罢!”

    天家所谓的大事,自然跟储君有关。

    刘德记得当时宫中传言,窦太后想让她的小儿子梁王刘武在天子百年后接班,等刘武死后再还给天子的儿子,此事好在被窦氏外戚中窦太后的侄子窦婴所搅合。

    否则别说刘德了,刘荣、刘彻都可以歇歇了,这皇位肯定轮不到他们兄弟了。

    这是因为梁王刘武的梁国对于目前的局势来说实在太过重要。

    而刘武一旦做了所谓的皇太弟,背靠着窦太后,想要拉他下来基本不可能。

    只是……

    想着前世听到过的各种版本以及便宜老爹的为人,刘德低笑了一声:“那八成可能是我那便宜老爹的欲擒故纵之策……”

    若真如他所想,那便宜老爹可真是太阴险了。

    一句酒后失言,哄得梁王刘武为其的削藩大策流血流汗。

    再往深里想,前世吴楚七国叛乱,围攻梁国,打的昏天地暗,血流成河时,周亚夫与窦婴的大军却按兵不动,直到双方僵持不下时,才出兵断了吴楚叛军的归路与粮道。

    这其中即有战略考量,也未尝不是便宜老爹借叛军之手削弱刘武的策略。

    毕竟,梁国太强了!

    若真如他所想,那么便宜老爹真是演的一出好戏……

    不过……

    貌似自高皇帝刘邦以来,刘德家就以出影帝而闻名。

    譬如已故的太宗孝文皇帝刘恒,便是放在后世天朝,所谓的仰望星空与之相比也是弱爆了。

    “想做皇帝的话,我还需要多多学习……”刘德心里感慨一声:“多观察观察便宜老爹的言行举止吧……”

    前世十几年的经历与在天朝二十七年的岁月,让刘德深深明白,做一个影帝对于政治家特别是上位者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像是历史上所谓的暴君杨广。

    其实才华与才能都是一流的。

    但就是因为在影帝一道上造诣不高,结果落得身死国灭,还要被人在史书上骂上一千年。

    还有蒙元那帮蛮子,满脑子除了打打杀杀没有别的,结果一百年都不到,就被人给赶回沙漠了。

    而满清就比蒙元有脑子多了,起码在舆论控制与自我吹捧上,充分的吸收了前代的经验教训,连康麻子都能被吹成千古圣君,乾隆成了十全老人。

    带着这样的想法,刘德跟着刘阏坐到了殿中为他们准备的席位前。

    “母妃!皇兄!”在哪里,刘德见到了脸色依然不怎么好看的粟姬与低着头充耳不闻一切的刘荣。

    刘荣见到刘德兄弟勉强抬头应了一声。

    粟姬却是板着脸,低声道:“刘德,你眼里还有母妃啊?”

    刘德嘴角抽动一下……便宜老妈的这个模样,在前世他就见惯了,心里虽然有些不爽,但他还是顾着面子,低头道:“儿子不孝,惹得母妃生气,请母妃原谅一二……”

    其实刘德也知道,他这些话都是白说。

    便宜老妈眼里从来都只有长子刘荣,至于刘德跟刘阏,一直都是可有可无的状态。

    刘德倒是能够理解粟姬的所作所为,无非就是刘荣作为皇长子,天然的具备了当上太子的修为。说到底,粟姬就是一个有些势力的贵妇人罢了。

    后世大天朝这样的妇女多的是。

    只是作为生母,粟姬这样的表现,让刘德很是寒心,前世更是伤透了心。

    但凡粟姬表现的稍微好一些,不那么偏心眼,刘德也不至于会考虑过继给薄皇后的问题。

    刘德看的开,刘阏却是看不下去了,他看着铁青着脸的粟姬,道:“母妃,皇兄也没做错事,何必如此?”

    粟姬这才脸色稍微好些,道:“坐下罢!”

    兄弟俩这才跪坐到粟姬的后面。

    坐下来后,刘阏柔声对刘德道:“皇兄别太在意了,母妃一向如此,皇兄也不是不知道……”

    刘德点点头,嘴角却是忍不住讥笑起来。

    一向如此,确实是一向如此啊!

    此刻,他终于确信,过继到薄皇后名下是他最好的选择了。

    …………………………

    第二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