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十九节 微服 1

第五十九节 微服 1

    辟阳侯倒了!

    这天这个消息就像一个重磅炸弹落在了长安城,迅速扩散开来。

    要知道辟阳候食邑五千户,是彻侯勋贵中的顶层存在!

    当年,吕后在位时,辟阳侯是长安甚至汉家天下最有权势的贵族,吕后对审食其甚至比同姓的吕氏亲族还要好,几乎言听计从,各种赏赐不绝。

    如今虽然已经没落,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不说别的,单单是辟阳侯名下的产业,就足够引得无数食腐秃鹫一夜难眠,在家里翻来覆去的等待天明。

    可惜,第二日,另一个消息再次传开:皇子刘德奉诏清算抄没辟阳产业。

    这消息一出,不知道多少捶胸顿足。

    但更多消息灵通之人,心思却是立刻转动起来。

    “听说这皇子刘德想要通过一个考举来招募十五名文士,还不拘身份?”一些先前听到风声的贵族或者官员心里打起了小算盘:“殿下吃肉,那么总得留些汤给属下喝吧?”

    于是之前并未怎么放在心上的那个考举事情又被这些人想起来了。

    之前这些人没怎么放在心里,倒不是他们不重视,而是,他们不是笨蛋!

    但凡一个新兴的政治势力崛起之初,总是会做些实事的。

    而通常这些实事都是很辛苦的,甚至很麻烦的!

    从龙之臣,潜邸大臣,固然前途远大。

    可要是万一,这苦也吃了,力气也卖了,最后却没混出头,那找谁哭去?

    当今天子当初在潜邸之时,太子、宫里有家令一人,舍人数人,谒者数十,其余打杂帮闲着无数,可最后却只有晁错冒出头了,其他最好的也不过是赵绾,混了个可有可无的大夫官职。

    那可是太子!开府建牙,拥有权柄的太子。

    如今这刘德不过是个皇子,是不是太子都还不知道。

    还是等他成了太子再说吧!

    抱着这样的心思,于是动心的人很多,但真正行动的人少。

    但辟阳侯一倒,此事就被他们想起来了,而且立刻付诸实际行动。

    无数人立刻命家奴去把他们那些在长安斗鸡走狗也好,专心向学也罢的子弟都叫到跟前,叮嘱了起来。

    有门路的自然是神通广大,施展诸般手段。

    刘德被这些牛皮糖一样黏上来的贵族大臣的亲眷和说客烦的实在没办法了,索性就乘上马车,跑到长安城外去视察他的造纸与铸币作坊去了。

    “难怪当年苏秦有‘世态炎凉,人情冷暖’之叹……”当年苏秦没发迹前,不止家人见了他就躲,就连家里的狗都嫌弃他,可他一发达,不止往日厌恶他的人纷纷巴结,就连原先那条狗都拼命冲他摇尾巴,那还是战国时期!

    “不过也确实到了举行考举的时候了……”刘德坐在马车上心里盘算着。

    这确实是最佳的举行考举的时机。

    刘德决定,就在这一两日发布文告,然后选址进行考试。

    一方面拉拢一批贵族,为他所用,另一方面,则是寻找真正的人才,培养起来,等将来真正成了太子,就能立刻以这些人为基础,组织成他的势力。

    先到南陵,视察了一下造纸术的进度。

    张汤干的很不赖,工匠们在他的指挥下督促下,已经初步能出一些纸浆了,只是技术还不成熟,最终晒出来的纸张还是很粗糙,不能用来作为书籍用纸,甚至连擦屁股都有点硬——不过比起厕筹来说,进步就很大了!

    于是,刘德毫不客气的拿走了目前已经制造出来的几张不怎么规则,并且很粗糙的纸……

    视察完造纸作坊,刘德又去看了下铸币作坊。

    看过之后,刘德也颇为满意。

    派在作坊的两个宦官相当的尽责,到任这三五天的时间,就整理和更正了作坊中的许多陋规,甚至连火耗他们两个都是专门站在铸钱的炉子前死死的盯着融化的铜,任何想从他们两个的眼皮子底下贪墨的行为都不可能不被发现。

    只是因为五铢钱所需要的钱范还在制造之中,所以,暂时作坊里所出的铜钱,大半还是四铢钱。

    这几日,作坊里虽然已经放慢了铸钱的速度,但还是铸出了二十万枚四铢钱。

    这效率比之之前这作坊满负荷运转还要高!

    看完铸钱作坊,刘德不禁有些感慨:“果然这世界上凡事就怕认真两个字啊……”

    可惜,大部分人在大部分的时候都不会太认真……

    想到这里,再看看天色还早,刘德就决定花点时间,做一件认真的事情,同时也是一件能给他刷满声望的事情!

    于是他命人去南陵把张汤叫来。

    等张汤到了,刘德就对他道:“我欲微服私访民间,卿可随我左右,做个记录!”

    身为一个统治者,不接地气是不行的!

    汉家历代天子深谙这一点。

    高祖刘邦本身就是出于市井阶层,这就不用说了,先帝太宗孝文皇帝在代地市因为代国太穷,以至于王宫里照明所用的蜡烛都只能点一根,常年都没有新衣可换,所以登基之后极重民生,所推行的政策,也大都是倾向于普通平民和中产家庭的。

    而刘德的便宜老爹,当初做太子时,常常流连市井,先帝却是不闻不问,直到后来闹的太过分,被张苍逮住小辫子,才稍微有所收敛。

    到了刘德这一代,后来刘彻做太子甚至当了天子后,也常常以‘平阳侯’的身份,出现在长安城外,甚至有时候还跑到了三辅之外。

    因而,张汤对此并不抗拒,周围卫士也没有异议。

    只是微服归微服,这安全工作是必须做好的。

    刘德换上普通贵族的衣服时,已经有数名士兵也换上了常服,扮作一般纨绔子弟身边的狗腿子模样,跟在他身边。

    “臣该如何称呼殿下?”张汤见了换好便服的刘德问道。

    “嗯……”刘德想了想,这也涉及到一个政治表态问题,宣称是某某家的子侄,就意味着刘德是比较亲近某某家的,于是他道:“对外人便说,我乃是枳候家的子侄!”

    “诺!”张汤换了个笑脸,道:“公子即欲体察民情,不如去臣家附近的村落……”

    这却也是为了刘德的安全着想了。

    刘德也不无不可。

    其实,早在前世,他就已经深入过民间了,胸中早有文章。

    此次微服不过是为了他那篇即将震惊天下,同时也给他自己刷满声望的奏疏或者说政策找个注脚的背景,走走过场就好了!

    ……………………………………

    第二更,继续去码第三更,看看12点前能交出6000字不~~~~~

    妈蛋,以后别投催更了,读者老爷们!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