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十九节 窦太后的改变

第七十九节 窦太后的改变

    实际上刘德很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前些日子梁王刘武费尽心思的找来了《道德经》的原本残卷和收藏着它的黄老派大家黄生,将之都送进了长乐宫,让那黄生每日讲解《道德经》给窦太后听。

    如此一来,那位黄生自然水涨船高,受到了窦太后的尊敬。

    本来刘德以为那黄生与辕固生之间发生那场关于帽子的争辩不可能这么快发生,因此也没怎么去想,却没想到,这黄生进宫才几天就碰到了他一生的对头——辕固生,并且第一次见面就发生了那场关于帽子的争辩。

    是否是蝴蝶效应,刘德不是很清楚,前世他也不过是后来才听说的这个事情,大抵相当于茶余饭后的八卦和趣闻。

    总之具体经过就是辕固生跟黄生两人争辩到底成汤革命是对还是错。

    辕固生坚持成汤革命是正确的,而黄生则认为,身为臣子反叛君上就算结果是对的,出发点也是错的,并用帽子跟鞋子做了比喻。

    此事后来甚至还被收录进了司马迁的史记中成了一儒林列传的一则故事。

    而它之所以会变成八卦,则是今天将要发生的事情了。

    “辕固生可是个固执的老学究……”刘德在心里哀叹一声:“此事,确实是有些棘手!”

    刘德可记得清楚,后来,刘彻搞了个建元新政,把已经九十岁的辕固生请到长安做了个泥塑的雕像供起来,猜猜看,当辕固生见到后来刘彻朝的丞相封为平津侯的公孙弘时怎么说的?

    ‘公孙子,务正学以言,无曲言以阿世!’

    好吧,就算公孙弘再怎么不当人子,你一个老前辈这么直接的当着人家的面用如此严厉的话语来斥责,也未免显得太……真当地球是围着你转啊?

    反正刘德听了此事后顿时觉得公孙弘涵养好了——若是刘德被人当众这么毫不留情且毫无底线的攻击,早一大耳刮子扇过去了……

    刘德很清楚,等会辕固生来了,他会怎么个作死法……

    “要保他的性命实在是有些难……”刘德感觉脑袋都有些发胀了:“干脆学便宜老爹,给他把剑,让他去碰运气得了……”

    只是这样一来,刘德觉得就难免有些不太完美了。

    这便宜老爹交代的事情真的只能办的漂漂亮亮的!

    一边想着该怎么化解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刘德一边跟着便宜老爹回到了亭子中,此时,虎圈中的驯兽师又开始了表演,陈阿娇趴在亭子的栏栅上兴致勃勃的观看者虎圈里的驯兽师们指挥着一头头驯服后的猛兽入场。

    她这个年纪的小孩子还不懂得什么叫危险,或者根本就不知道哪些猛兽究竟有多么可怕。

    刘德见了却赶紧把她从栏栅上抱下来,道:“阿娇表妹,不可以趴在那上面的!知道吗?那样很危险!”

    就不说这么点大的小姑娘万一没抓稳掉下去了怎么办,就是下面兽圈里的猛兽要是忽然发狂,像陈阿娇这种小丫头还不得被吓个半死?

    上林苑自有史以来发生的事故也不是一起两起了。

    刘德一点都不希望陈阿娇有个什么意外。

    陈阿娇被刘德猛然的抱下来,更是用前所未有的严厉语气斥责,顿时就来了小女生的公主脾气,嘟着小嘴,一脸的不快的走到窦太后的身边,猛的钻进窦太后怀里,使起了小性子。

    但刘嫖见了此情此景,却是微微点头,在心里道:“看不出来,刘德这小子还真是关心我家娇娇……”

    正所谓丈母娘看女婿,怎么看怎么顺眼,此时的刘德在她眼里几乎全是优点。

    为人好,性子好,懂事,会讲话,还会哄人,除了生母是粟姬之外,其他一切都是满分。

    “为何你是粟姬所生呢?”刘嫖暗叹一口气:“换了其他任何人的儿子,姑姑我都会全力支持你的啊!”

    本来平常若是陈阿娇在窦太后面前闹这么一出,依着窦太后往日的性子,肯定是会维护陈阿娇,不管有理没理,刘德少说也吃一顿斥责,但今天不知为何,窦太后没有那样做,反而对陈阿娇道:“娇娇,这次皇祖母就不站在你这边了!”

    刘德也陪着笑脸,走过去拉着陈阿娇的小手赔罪道:“好了,不生气了,是表兄不对,不该用那么大的声音说阿娇……”

    陈阿娇从窦太后的怀里露出一双委屈的小眼睛,嘟囔着道:“知道错了就好……”

    然后她又自顾自的爬起来,这个年纪的小女生自尊心特别的强,因此她倔强的道:“谁生气了?我可没有……阿娇可不是小孩子……”

    这话一出,甚至就连平素不苟言笑的天子都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陈阿娇顿时羞的小脸通红,怯怯的躲到窦太后的身后去了。

    被陈阿娇这一打岔,亭子里的气氛顿时就温馨了许多,窦太后对刘德道:“刘德,你过来,给哀家说说,最近的功课做的怎么样了?”

    刘德就乖乖的走过去,跪坐下来,答道:“回皇祖母,孙儿最近得了一位俊才,常常与孙儿讲解黄老之学,孙儿确实受益颇多……”

    “哦……”窦太后点点头,慈祥的道:“那哀家就要考考你了!”

    刘德闻言大吃一惊,要知道窦太后虽然崇信黄老之学,也要求窦氏子弟人人都会学习黄老之说,但是对于皇子,她基本从来都不干涉。

    这样的变化,刘德也感觉不到究竟是好是坏,但他还是谦卑的道:“请皇祖母出题!”

    于是窦太后就问了刘德几个黄老派的常识问题以及一些黄老思想的论调,好在刘德经过前几天的填鸭式死记烂背,对于这些问题都是轻松应付。

    “不错,不错……”窦太后听完刘德的回答后,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她感慨道:“看来刘德你是找了一位贤才辅佐啊,未知那人姓氏名谁,何方人士?”

    “回皇祖母,那人姓汲名黯字长孺,乃是濮阳人,年纪稍长孙儿!”刘德也不隐瞒,老老实实的回答着,若是汲黯能有机会拜见窦太后的话,那么不管对刘德还是对汲黯都是有好处的事情!

    “是卫人啊……”窦太后一听就叹道:“当年先帝之时,好像也有一个卫地的大夫,学问、人品具是一流,颇得先帝看重,好像那位大夫也是姓汲?”

    刘德答道:“不敢欺瞒皇祖母,汲黯确实当初那位汲大夫之子!”

    “善……”窦太后满意的点点头:“有空,你可带他来长乐宫见见哀家……”

    “诺,孙儿遵旨!”刘德连忙答应下来,这是好事情啊!

    汲黯若是能得到窦太后看重,这样一来,他就不需要再完全的需要依靠刘嫖才能跟东宫拉上关系了。

    老太太嘛,耳根子软,只要汲黯能在窦太后面前多说他的好话,何愁大事不成?

    只是刘德有些奇怪,今天窦太后是怎么了?平常基本不会对任何一个皇子表现出太明显倾向的她,今天这是怎么了?

    刘德隐隐约约间感觉窦太后对他的态度似乎发生了非常明显的改变。

    ………………………………

    第一更~~~~~~~

    昨天有人投了9000字更新票10张,摆明了看不起我这手残党是吧?妈蛋,看我吃了它!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