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要做皇帝 > 第八十节 不作死就不会死

第八十节 不作死就不会死

    不多时,就有一位宦官领着一位白发老者从虎圈另一侧的道路中走了过来,那宦官先进来通传道:“回禀陛下,太后,《诗》博士辕固生奉诏觐见!”

    “传!”天子淡淡的道,然后对刘德使了个眼色,意思就是让刘德看着办了。

    刘德虽然心里很无奈,但脸上还是得装出一副成竹在胸,智珠在握的模样。

    “老臣辕固生拜见吾皇,拜见太后,拜见长公主及殿下……”辕固生被宦官领进来后就跪下来叩首,从刘德这边的视线看过去,辕固生此时也已经很老了,看年纪也应该有七十多了,一般而言这个年纪的老人应该是垂垂老矣,连记忆都开始消退了,但辕固生此时依然生龙活虎,看样子身子也比较强壮。

    博士这个官职刘德是知道的,这是一个秦代的官职,最初是授予那些从关东各地投奔秦国的百家士子,因此,其实并非是什么高官,也就是个名誉性质的客卿一类。

    到了汉代,惠帝刘盈废除狭书律,同时为了更好的抢救那些在战火中被焚毁和失传的典籍,于是重设博士官。

    因而,在此时,博士这个官职,并非只有儒家的人才能当。

    儒家有诗书博士,法家有刑名博士……

    而且各博士的头衔划分的很细。

    像《诗》《书》《尔雅》《论语》《春秋》《韩非》《管子》《伊尹》甚至《孙子》《孙膑》各自都有各自的博士官。

    总的来说,此时汉家的博士,大抵就相当于后世的某某专业专家国家认证资格。

    能被拜为某书博士的,基本是一定是此书研究和理解成就最高的那一个。

    而这辕固生就是如今的《诗》博士。

    这表明他应是《诗》这一领域的佼佼者。

    但刘德知道这也未必一定!

    当此之时,不单单诸子百家,齐头并进,共同在汉室寻找着施展自己政治理念的机会。

    就是各大学派内部其实也是山头林立。

    就拿《诗经》而言,此时就有三个山头,一个是齐诗,辕固生就是齐诗的代表,另一个则是鲁诗了,鲁诗的领头人是申培,曾官至楚国太傅,名满天下,世人尊称为申公,第三个则是流传在燕赵大地之间的燕诗派系!

    这三个派系都认为自己是正统,其他两个是别传异端……

    后来,刘彻搞的罢黩百家独尊儒术,不单单把其他诸子百家排斥在外,就连儒家自己内部的一些山头也惨遭打压,《谷梁春秋》一度被打压到几乎失传的地步,学《谷梁春秋》出身的人甚至只能装作自己是《公羊春秋》的学者,才能勉强做官……

    直到宣帝之时,因为身世缘故的问题,宣帝重视谷梁而排斥公羊,于是在石渠阁会议上,谷梁派翻身做了主人,把公羊派给踩到了脚底下……

    所以说,就算是后来罢黩百家独尊儒术了,思想界也并没有什么统一,反而相互倾轧,排挤、打压更加厉害,儒家内部各派系也是经过了两汉数百年的不断内部倾轧和相互融合,最后才成了一个整体的……

    前世的时候,刘德在河间国难免受到了一些燕诗派系的学者的影响,对于鲁诗和齐诗其实是没什么好感的……

    这也是刘德现在对辕固生没太多好感的原因。

    刘德正在脑子里想着怎么帮辕固生破局之时,窦太后就已经轻轻的笑问着:“听闻卿家治《诗》颇有心得,见识广博,哀家此次诏卿前来,就是想问问卿家,以卿家之见,老子所著之书如何?”

    其实窦太后也没想怎么着,就是心里不痛快。

    昨日,她在听黄生与她讲解老子《道德经》之时听说了有个博士名叫辕固生与黄生有过争辩,一度相持不下,最后还是天子解的围。

    在窦太后心里,这黄老学不管是治国也好还是治家也罢都是最上等的学问。

    因此在听说竟然有儒生能跟她觉得学问人品都是一流的黄生抗衡时,心里就不高兴了,觉得这儒生实在是狂妄,得给他点教训,让他知道厉害,这才让天子将辕固生召来,倒不是想找辕固生的麻烦,只不过是想听一些奉承话,叫辕固生低头承认黄老学才是当世第一的上等学问。

    刘德一听窦太后开口,连忙抛开心里的那些小算盘,心里一机灵抢在辕固生之前出声道:“回皇祖母,孙儿觉得老子所著之书实乃诸子百家第一的学问,当年孔仲尼也曾两次当面请教老子,称老子为‘古之博大真人’,既然连仲尼都觉得老子乃是‘古之博大真人’孙儿想来,老子当是诸子百家先贤的第一人!”

    刘德的话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倒没错。

    在最开始的时候,黄老派跟儒家之间的关系或许很好,所以孔子也能当面老子,并极为推崇。

    可惜,两人的徒子徒孙们为了抢夺话语权,到现在已经就差打出脑浆来了。

    黄老学的学者不喜欢儒家,儒家的人也看黄老学不顺眼。

    刘德这话一出,窦太后顿时就开心了,笑道:“哀家觉得刘德说的很对,皇帝你以为呢?”

    天子刘启还能说什么,只好附和道:“母后说的是……”同时,天子对刘德机灵在心里也是很满意的,觉得这事情应该就这么过去了吧,太后都笑了,这说明气消了啊!

    可惜,下一刻,一个很不合时宜的声音倔强的道:“回太后的话,老臣以为,老子之言,乃家人言耳!”

    刘德心里面顿时就好似有一百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就算作死也不该这样啊~”刘德哀叹一声,真是不做死就不会死啊,他现在连想吃了辕固生的心都有了!

    辕固生的话里明显的充满了对老子之书的蔑视与轻视,窦太后就算是个文盲也听出来了,这辕固生的言下之意就是她所推崇的当世第一的黄老学只配哄哄农村乡下的愚昧妇人了,这不止是在轻视和蔑视黄老学了,更是在暗讽她不过是个瞎眼的愚昧老农妇!

    “家人言!???”窦太后一下子脸色就变得铁青了:“安得司空城旦之书?”

    窦太后的意思就更隐晦一些了,辕固生是《诗经》博士,而当此之时《诗经》的条文名录与行文篇幅跟现在汉律之中专门用来管束那些因为犯罪而被罚去修长城和城墙的犯人的刑徒名册类似。

    意思很明显,你竟敢说哀家所爱的黄老学是家人言,那你所学的《诗经》岂非不过是给犯人刑徒看的的刑徒名册。

    这已经是极为严厉和愤怒的指责了!

    事情终于划落到了不可逆转的那一步。

    …………………………………………

    第二更晚上还有2更哼哼那10张催更票俺就不客气了嘎嘎嘎我太机智了,昨晚居然留了一章存稿0-0

    话说我也是现在才发现,特么起点当日投的催更票次日才算数啊尼玛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