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节 幕南无王庭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节 幕南无王庭

军臣很快就咽气了。
  
  他死的很快,几乎就是在句犁湖的血滴到他手臂上时,他就死了。
  
  望着军臣的死状。
  
  句犁湖浑身都打了一个冷战。
  
  他记得,军臣意气风发时的模样,这个匈奴单于,曾经在河西趾高气昂的带着他的军队,检阅着从西方抢回来的人口和财富。
  
  他也曾经志得意满的扬鞭于长城之外,放话说:今日,本单于控弦三十万,一人射一箭,可落日月,一马震一蹄,可碎山岳。
  
  话犹在耳,他现在却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
  
  他的脸色惨白,嘴角留着血,鼻孔和眼睛里也在冒出了黑色的血渍。
  
  他身上的所有贵重物品,尤其是那些代表他威权的物品,都已经被取下来了。
  
  他死之时,与草原上的牧民别无二致。
  
  没有雷鸣电闪,也没有山川崩坏。
  
  只有帐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和呼啸的风声为他送终。
  
  “纣曾贵为天子……”句犁湖念着这句他曾经读过无数次的汉朝名著《尚书》里的名句:“其死不若匹夫……”
  
  然后他在心里叹道:“汉朝人的智慧,果然深厚无比……”
  
  作为一个身体里流着一半汉朝血脉的匈奴单于,他拿着象征单于权柄的鸣镝和金刀,看向所有在帐中的贵族,发出了他的第一个命令:“先单于忧心战事,不幸暴亡,临终传位于我!为了大匈奴,为了冒顿大单于和老上大单于的基业,我虽然深感德才不具,但不得不勉力担任!但先单于还有屠奢在世,待拯救出左屠奢于单,我必退位让贤!”
  
  “诸位贵人,都是我大匈奴的干才,去将我得命令,告知各部头人!”
  
  不得不说,句犁湖比军臣聪明得多,也更懂得处理问题。
  
  他这一番话,连敲带打,在表示了自己已经即位的同时,还举起了那个且渠且雕难挟持的左贤王于单的招牌。
  
  于单在法理上来说,确实是匈奴当前唯一合法的继承人。
  
  尽管他被人挟持了!
  
  但招牌就是招牌!
  
  想当年,尹稚斜靠着乃父的名头,不就得到了许多人的效忠?
  
  今天,句犁湖打起于单的招牌,至少可以瓦解和收复一半的部族。
  
  而剩下的人,自然可以通过其他的方法,或拉或打。
  
  “遵命!”呼衍当屠带着他的手下跪下来说道。
  
  然而心里面,呼衍当屠却对这个自己一手扶上单于宝座的男人忌惮了起来。
  
  呼衍当屠很清楚,句犁湖的这个命令,在现在这个时候,正确无比。
  
  然而,正是因为正确,所以他才忌惮。
  
  要知道,他可是手刃了自己的主人的逆臣。
  
  在一个聪明的单于面前,他的形象会是个什么形象?
  
  然而,事已至此,呼衍当屠已经没有退路了。
  
  难不成,前脚刚杀军臣,后脚再杀句犁湖?
  
  这不可能!
  
  单于庭的贵族和各部的头人也不会答应!
  
  而且,现在,句犁湖和他是一根绳子上的两个蚂蚱。
  
  他们都还没有得到全体匈奴贵族的认可——甚至,他们连单于庭本身的氏族贵人的效忠也没有得到。
  
  这场叛乱,这场政变,只是他利用了自己的特权,调动就不过千把人搞出来的。
  
  接下来才是关键。
  
  “请大单于立刻移驾,将先单于传位于您的事情,告知各氏族头人!”呼衍当屠恭恭敬敬的说道。
  
  “好!”句犁湖也不含糊,他说道:“请左大将带路……”
  
  这让呼衍当屠稍稍放下了心,至少,现在,句犁湖还是准备履行诺言的。
  
  但……
  
  呼衍当屠却不得不防备句犁湖跟他玩手段。
  
  毕竟,句犁湖现在可是以军臣继承人和于单的保护者的面貌作为他的根本的。
  
  在这个情况下,为了拉拢其他部族,拿他的命来祭旗,也是有可能的。
  
  而他,现在其实已经丧失了对于这个单于庭的控制。
  
  原因很简单,他能政变成功,既是依靠他的特权,也是依靠单于庭的贵族对于军臣的不满和愤恨。
  
  而现在,新的单于已经诞生了。
  
  对于单于庭的贵族来说,这意味着他们得到了一个新主人。
  
  这些家伙,现在恐怕已经在寻思着怎么给新主子效忠了。
  
  不信的话,完全可以看看这些家伙现在的表现!
  
  他们现在,可是完全做好了,为新主子效劳的准备!
  
  呼衍当屠忽然有些后悔跟句犁湖合作了。
  
  早知道这样,他还不如去联络左谷蠡王狐鹿涉。
  
  可问题是——他也想过,但狐鹿涉离此地太远,他没有办法舍近求远!
  
  句犁湖却是似乎看出了呼衍当屠的担忧,他走到对方身边,拉着他的手,说道:“左大将尽可以放心,只要左大将不背叛我大匈奴,不背叛本单于,本单于就绝不负左大将!”
  
  “本单于曾经在汉朝的书上,看到过一个故事,汉朝春秋时期,齐国公子小白和公子纠争位,在过程中一个名叫管仲的人险些刺杀了公子小白,但公子小白即位后,却没有杀死管仲,反而将他任命为自己的丞相,后来在管仲的辅佐下,齐国国力大盛,成为了汉朝春秋时期的霸主,号为齐恒公……就是那位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的齐恒公!”
  
  句犁湖深深的望着呼衍当屠说道:“本单于矢志复兴大匈奴,要做大匈奴的齐恒公,左大将,你就是本单于的管仲!”
  
  “本单于知道左大将的能力,也知道,左大将知道如今汉匈之间的力量差别……”
  
  句犁湖踱着脚步,拉着呼衍当屠说道:“这一战,将我匈奴彻底打醒了!”
  
  “汉骑不满万,满万不可敌!长城不可侵!”
  
  “我意立刻率部,不惜一切,撤出渔阳、虒奚,从渔水和潮水北撤……哪怕损失再多!”
  
  “另外,我已经决意放弃幕南,放弃河西,将我大匈奴的力量,全面回缩,在东部以瀚海为依托,在西部靠昆仑、浚稽山天险为凭,从今日起,幕南无王庭!”
  
  句犁湖神情并茂的展开双臂,说道:“大匈奴,现在需要休养生息,需要舔舐伤口,从现在开始,十年内,我都不会主动与汉朝开战,也不会主动越过瀚海和浚稽山一步!”
  
  “我当率领诸部族,年年西征,岁岁西克!”
  
  “我会在大宛,在康居,在大夏,建立无数骑田和部落!”
  
  “大匈奴在汉朝这里失去多少,我就将在西方抢回十倍!”
  
  “本单于对天神和先祖发誓,总有一天,我当率兵南归!”
  
  “皆时,我当控弦百万,兴无敌之师,用不当之将,从长城,从云中,夺回我们今天失去的一切!”
  
  “我当让阴山再次扬起我大匈奴的龙旗!”
  
  “我当让高阙,再次成为我大匈奴的依凭!”
  
  “我当提兵百万萧关下,问罪汉朝甘泉山!”
  
  句犁湖的话,非常有煽动性。
  
  一时间,包括呼衍当屠在内的许多人都被他感动了。
  
  纷纷跪下来说道:“奴才们愿意为大单于效死!从今以后,您鸣镝之处,就是我们的敌人!”
  
  即使是那些没有被煽动的人也激动了起来了。
  
  打汉朝?
  
  他们是死也不愿意来了,也不想再与汉朝人作战了!
  
  既打不过,还难受的紧。
  
  他们现在人人都怀念西方,怀念康居人的柔顺,怀念大夏的财富,怀念月氏骑兵的孱弱。
  
  与这些人比起来,汉朝人简直就是吃人的怪兽。
  
  跑的远远的,是最明智的抉择。
  
  而句犁湖现在的提议,正中匈奴人的下怀。
  
  汉朝……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
  
  半个时辰后,句犁湖用同样的煽动性话语和蛊惑性言辞,赢得了整个王庭氏族头人的效忠。
  
  人人都跪在地上,高呼:“大单于万岁!”
  
  句犁湖,终于正式上位,获得了权力。
  
  得到了权力后,他立刻派出使者,前往其他各部,告知各部贵族自己已经被军臣临终策命的事实,还邀请各部贵族,立刻来单于庭议事。
  
  得到消息后,各部贵族们倒不是很惊讶。
  
  事实上,很多人还挺懊恼的。
  
  想推翻军臣的,不是一个两个,而是无数!
  
  只是他们下手晚了而已。
  
  倒是,夏王变成句犁湖单于这个事情,让他们中不少都不服气。
  
  你说你是单于?还特么得到了先单于的认可?
  
  骗谁呢?
  
  只是,局势迫使这些人不得不听从句犁湖的召唤来到了单于庭。
  
  而句犁湖同样用西征,用西征的利益诱惑和煽动,再利用各部早已经厌战的情绪,趁机提出撤军,这样,他初步得到了多数部族的拥戴。
  
  他们不拥戴也不行了!
  
  匈奴现在的局面,经不起内讧。
  
  而且,他们也没有选择。
  
  事实上,匈奴贵族们除非铁了心想给汉朝人带路,不然,他们就只能在句犁湖、左谷蠡王狐鹿涉以及于单、若鞮王之间抉择。
  
  但问题是——若鞮王远在幕北,狐鹿涉远在右北平,而于单又被人挟持了。
  
  他们现在只有句犁湖这一个选择!
  
  不选他,没人可选!
  
  尤其,句犁湖还承诺,只要救出于单,他就愿意退位,自己来辅佐于单。
  
  虽然这种鬼话没有人信。
  
  但问题是,这确实给了各部族一个台阶下,而且,各部族的首领都知道:他们虽然不信,但下面的牧奴和骑兵信啊!
  
  谎言,不需要欺骗所有人,只要欺骗了想欺骗的人就足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