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楼 > 进击的后浪 > 第0131章 你们每个人都要死!

第0131章 你们每个人都要死!

不想错过《笔趣楼》更新?安装笔趣楼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如果仅仅是碰个车,或者那小子言辞不逊,江跃肯定不至于深究到底,他还没无聊到跟一个骚包二世祖死杠到底的程度。
  
  可到了砸车这一步,明显就仗势欺人,无法无天了。
  
  即便如此,如果对方肯低个头,认个错,正儿八经赔个车,江跃还是可以选择原谅,尽量不把事态放大。
  
  可对方非但没有收手,反而变本加厉。
  
  一批救兵搞不定,又叫一批救兵来。
  
  第一批救兵都是些四肢简单,头脑发达的混子,再嚣张总还没触碰到江跃的底线。
  
  当邓家老者带着那个汪律师赶到现场,性质才开始彻底变了,也是真正碰触到江跃底线了。
  
  底线被践踏,江跃又怎么可能因为几句场面话就此轻易揭过。
  
  你是权贵邓家也好,是平头百姓也好。随随便便一点小事就践踏他人底线,就得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
  
  “老先生,如果你刚来的时候,场面话有这么好听,这事早就了结,根本到不了这一步。”
  
  邓老面色有些难堪。
  
  听话听音。
  
  这年轻人的弦外之音很明显,这事还不能了。
  
  “小友,老话说得好,不打不相识。这事确实是我们邓家孟浪了,车子的损失算在我们邓家头上。这个畜生,你要怎么责打才能出气,你就怎么责打。”
  
  话还是那么好听。
  
  责打?
  
  当着这么多人面,你总不能真往死里打吧?
  
  江跃却不上套,摇摇头:“我不需要出气,也没兴趣替你们邓家管教不肖子孙。”
  
  “那小友的意思是?”
  
  “我只要个说法。”
  
  “小友需要什么说法?”
  
  “你曾问我,信不信你一个电话,就能把我家庭情况摸个底朝天,事实证明,你的电话果然很好用。我想知道,你这个电话打给谁,谁又这么大方,能把我家庭情况一五一十给你透个底朝天?”
  
  这才是江跃最介意的。
  
  动不动就调查家庭,动不动就要威胁全家,这是江跃最厌恶的事情,也是他最无法容忍的底线。
  
  云山时代广场,因为家人失陷,江跃不惜杀人,不惜单枪匹马去干几十个武装分子。
  
  就是因为,那些人碰到了家庭这条底线。
  
  所以,他必须要一个说法。
  
  邓老一时间有些不知如何回答。
  
  对付普通人家,这几乎是最简单的办法,对他们这种家族来说,根本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哪想到,今天就要在这种问题上栽了?
  
  江跃并没有就此打住,目光又射向汪律师。
  
  “还有你,没记错的话,你好像说我这辈子算是交代了,要我把牢底坐穿。还搜罗了一堆罪名。你作为律师,颠倒黑白,编排罪名,陷害好人,这是你的日常操作吧?”
  
  汪律师一头大汗,结结巴巴,完全没了平日里那趾高气扬,振振有词的派头。
  
  他不说话,并不意味着江跃就会放过他。
  
  “你还说,我对权贵一无所知,对吧?现在看来,邓家好像真的很了不起?黑的你们能说成白的;寻衅滋事的,你们能说成受害者;无辜受害者,你们能让人把牢底坐穿。看来,我对权贵真的一无所知啊。”
  
  “对了,你刚才还说,要给我看看我的家庭资料,对吧?来,这么多人在场,请汪律师展示一下你的惊人能量?展示一下你超强的人脉?几位警察同志,我没记错的话,户籍档案这些,应该也是你们警局管的吧?我很好奇,一个律师,没有任何官方手续,他是怎么做到的?”
  
  几个出警的警员支支吾吾,也是尴尬不已。
  
  “这个……是户籍科管的,跟我们治安这块不怎么搭架。”
  
  “我就问他这样符合程序么?”
  
  “按规定……这肯定是不符合程序的。也不排除队伍中有些临时工,不遵守纪律,缺乏职业道德。”
  
  “果然是临时工!”江跃笑了笑,却没打算跟这些警察杠下去,“一码归一码,这个事不怪你们。当然,我也希望你们出警,不是因为报警的人是邓家,更不希望你们出警时,是带着某种使命来的。”
  
  “不可能!我们出警,一切都符合程序,是正常执法行为。绝不可能有任何偏私。”
  
  “行,那就请你们秉公执法,全盘了解一下情况吧。”
  
  邓家老者这会儿进退两难,脸色阴沉得吓人。
  
  他哪看不出来,这年轻人显然是要把事情闹大,而且要在他们邓家和警方之间下眼药,故意制造裂缝。
  
  最要命的是,他们邓家固然不能轻易出卖泄露消息给他们的警方内线,而这些出警的人,也显然不可能再公开偏向他们邓家。
  
  这个年轻人的意图,已经明显达到。
  
  事到如今,装怂是装不下去了。
  
  能屈能伸这一套,对方显然也不吃。
  
  “小友,发生冲突的时候,谁还不说几句狠话?那都是场面上吹牛逼的话,何必上纲上线?”
  
  “不,我不吹牛逼,也不觉得你是吹牛逼。老先生,我等你一个电话让我在星城混不下去。”
  
  “你到底想怎样?”
  
  “谁透露我的家庭信息,详细名字交给我。”
  
  “不可能,自古没有这个规矩。”
  
  罗处淡淡道:“这个简单,只要这个汪大律师有聊天记录,我们技术人员就可以轻松查到是哪些内部败类。”
  
  “同理,汪大律师干了多少颠倒黑白的事,我们要挖一挖,应该也会有不少猛料?”
  
  汪律师面色惨白,双脚一软,差点站不稳。
  
  他常年为邓家服务,做了多少缺德事,他心里头太清楚了。颠倒黑白,草菅人命的事,着实干了不少。
  
  正因为他给邓家办事,和权力机关打交道的次数太多,他更清楚,像行动局这种部门要查他,连他祖上八代有什么污点都能查的一清二楚,更别说他做的那些缺德事。
  
  根本经不起查!
  
  “几位警察同志,针对我行动局的袭击案件相关嫌疑人,我们行动局带走调查,你们没意见吧?”
  
  别看罗处问得客气,那真的只是客气。
  
  谁都不是傻子,这时候谁说有意见那就是脑残。
  
  “罗处,你们行动局的执法行动,合理合法,我们不可能干涉。”
  
  这个答复让罗处很满意。
  
  一挥手,喝道:“还愣着做什么?带走!”
  
  跑车车主,汪律师,还有那二三十个混子,全部被上了手铐,不断往车上堆去。
  
  出发之前,江跃就提到了现场好多人,所以他们携带的手铐管够,车辆也管够。
  
  行动局执法,还真没人敢叽叽歪歪。
  
  真要不配合,现场击毙也是白死。
  
  邓家老者那张老脸的肌肉抽搐着,目光射出怨毒之色。
  
  当着他的面把人带走,这不单单是打她的老脸,也是踩踏邓家的招牌,打整个邓家的脸。
  
  “警察同志,砸个车,顶多是破坏财物,他们这是不是过了?”邓家老者心有不甘。
  
  “邓老,您得看砸谁的车啊。行动局的车,还真不能随便砸。这事啊,我看你们邓家还是得及早疏通,不要赌气了。”
  
  不要赌气?
  
  你特么说得轻巧。换作是你,你能不赌气?老脸都被人摁着打了,还能不赌气?
  
  “警察同志,砸车就算是我们邓家理亏,但是这小子重伤了我邓家的安保人员。总不能一点事都没有吧?”
  
  都已经撕破脸皮,邓老先生也自然不可能再忍气吞声,又将矛头指向江跃。
  
  你不让我邓家好过,我还能对你客气?
  
  几个警察却是心头恼怒,你这邓老头咋这么没眼力见?这都啥时候了,还想拖对方下手?
  
  慢说人家一直是占着理的,就算对方有点过错,人家这个架势,还真能把对方怎么样?
  
  你这一开口,不是把我们警方拖入泥潭,陷我们于被动吗?
  
  不过,考虑到一向和邓家的和睦关系,这时候也不可能翻脸。
  
  耐心解释道:“邓老先生,根据我们取证和现场目击者的说法,砸车的是你们的人,打人的也是你们的人先动手。对方只是正当防卫啊。情况已经非常清楚,就算我们要带人回去,也只是录个口供而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