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最强全才 > 第六章赌石斗玉

第六章赌石斗玉

    瞪大双眼的萧强这下是彻底傻眼了,温碧柔这主动的亲吻令的他一时间差点没回过神来。[燃^文^书库][www].[774][buy].[com]不过渐渐的他还是反应了过来,很显然,这个杨少,应该是温碧柔的追求者。而温碧柔这是在拿他当挡箭牌!
  
      看见这一幕,脸色阴沉的杨少怒极反笑,猛的朝萧强一指,冷冷道,“臭小子,你敢和我杨少抢女人,我要向你发起挑战!你敢不敢和我斗玉!”
  
      斗玉?萧强明显有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此时俏脸上还留有红晕的温碧柔急忙捏了捏萧强的手臂,低声急道,“斗玉是行话,意思就是双方各选原石毛料进行对比,谁切开的石头价值高就算谁赢。萧强,你别和他打赌,他叫杨宜生,是个有钱有势的家伙,这玉石市场里就有他的股份,你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原来闹了半天,斗玉实际上就是赌石嘛!萧强明白过来后,反倒觉得这是个机会。如果是从前他自然不敢和这杨少斗,但是如今他拥有透视的能力,这些毛料中有没有玉种简直一目了然,还会怕他?
  
      萧强想了想后开口道,“如果你输了怎么办?”
  
      “那我就再也不打扰你们的好事!”杨宜生咬牙阴沉道,“可如果我赢了,你必须要从温碧柔身边离开!怎么样?你敢来吗?”
  
      “碧柔姐,要想一劳永逸的让这家伙不再来纠缠你,这也许是个最好的办法。”考虑了会后,萧强低声道,“既然他想玩,那我就陪他玩玩!”
  
      “萧强?你疯了??”温碧柔真有些傻眼了,她显然不知道萧强是从哪来的自信,不由急道,“你一点看石品毛料的经验都没有,怎么和他斗?他身边可是有看毛料的专家!”
  
      “专家?嘿嘿,赌石更靠的是运气,什么狗屁砖家,运气不好照样有机会赢他!”萧强充满信心的笑道,“再说了,我们本就是假情侣,就算输了也没什么损失,大不了你再去找个新男友不就行了?”
  
      听见萧强如此调皮的话语,温碧柔红着俏脸瞪了他一眼,没有回话。
  
      没有开口就等于是默认了,萧强有些跃跃欲试的开口便道,“杨少,这可是你说的,如果我赌石侥幸赢了你,你再也不会纠缠温碧柔打扰我们。如果是这样,那我愿意和你赌一把!”
  
      “好!算你还他么的有点种。”见萧强答应下来,自信满满的杨宜生自然是高兴不已,胸有成竹的左右看了几眼后,便伸手一指附近一家玉石铺那堆满的原石毛料道,“就这家店吧,你我各从毛料堆里取块原石,谁切出来的最值钱谁就获胜!”
  
      “好!一言为定!”萧强点头道,“你先请!”
  
      杨宜生看了萧强一眼,嘴角露出丝不屑的冷笑,显然对于他而言,萧强注定会是个失败者。他一挥手,身后的一名中年手下主动鞠躬便走到那堆毛料原矿前,挨个开始挑选。这个家伙很明显是个熟手,无论是选料的细心还是观察的手段都表明他的经验丰富。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后,他将选定了的毛料递给了杨少杨宜生。
  
      萧强悄悄的运用透视能力看了那块毛料,的确行家出手还是比较厉害的,这块毛料别看外表粗糙难看,可实际上核心却是块较好的黄花玉,大概有中品级别,价值已经比较不错。
  
      “我选好了,接下去该你了。”杨宜生胸有成竹的朝萧强道,“我说小子,有时候人可不光得有胆魄,还要有实力才行!哼,老子玩赌石至少也有五六年光景,要是连你这个毛头小子都收拾不了,那我还混个屁!”
  
      萧强没有理会杨宜生的冷嘲热讽,他全神贯注的运用起玉佩中的透视功能,将整堆玉石毛料全都透视了一遍。很显然,这市场里的玉石毛料很多的确都是次品,别说好点的玉料,很多压根就是普通的石头,里面连玉渣都没有。
  
      翻了又翻,萧强在这堆毛料的底部内只找到了一块藏有黄花玉的像样毛料原石。可这块原石里面的黄花玉成色普通,比起杨宜生那专家挑选的黄花玉半斤八两。如果要获胜,自然靠这块原石还不行,必须要找到超过中品黄花玉的毛料才行。
  
      直到将这堆毛料给看了个遍,萧强也没有发现有更好的黄花玉出现。这也意味着很可能他将要输掉这场赌石,让那杨宜生获胜。如此一来,温碧柔可就又要遭到那家伙的骚扰了……
  
      正当萧强有些无奈准备放弃之际,余光却是扫到了旁边还有的一小堆毛料。此时的他有些意外的发现,在这堆毛料内的其中一块原石中,竟然有道金色的迷雾在缓缓流动!
  
      “这……这是……”萧强对这透视之后才看见的金色迷雾感觉到熟悉无比,瞬间便想起来,那神秘玉佩中所流动的金色能量,不正是差不多这模样的吗?
  
      下意识的,他将手伸出,紧紧抓住了这块并不算大的毛料。令人震惊的情况出现了,那矿石内的金色迷雾,竟然毫无征兆的瞬间被吸收,沿着手指一指通过血脉进入身体,最终流入了他身上所藏的玉佩之内!
  
      而随着那金色薄雾的渐渐消散,这块原石毛料的内部也露出了真容,竟然是一块晶莹润泽的黄色美玉!
  
      这一切都只有萧强才能看见,感受的到,其他人只是看见他抓起了块玉石毛料观察,并没有任何异常。
  
      “杨少,这小子估计是傻了,没见那店主牌子上挂着那堆矿石是次品,是出玉量最差的垃圾毛料?他竟然想要拿那堆毛料里的原石来和我们斗玉,简直不自量力!”看见萧强拿起次品里的毛料,杨宜生旁边的那位专家得意洋洋道,“他输定了!”
  
      萧强根本没理会专家的冷嘲热讽,他望着手中的这块拥有上品黄花玉的原石毛料,心里却是充满了疑惑。刚才那金色雾气是怎么回事?难道玉佩中流出的神秘金色能量,是吸收这种金色迷雾而得来的?有吸收那就有消耗,难道这玉佩里的这金色能量是有限的?那么这金色的神秘能量用完,自己的透视能力岂不是就会消失不见?
  
      一个又一个的疑问令萧强完全沉浸在自我的世界中,旁边的温碧柔还以为他找不到好毛料心情有些沮丧,不由安慰道,“萧强,输赢都没关系,别把胜负看的太重。就算你输了,姐姐也不会怪你的。”
  
      被温碧柔的安慰话语从深思中清醒过来的萧强咧嘴一笑道,“输?在我的字典里,可没有这个字。我已经挑好了毛料,碧柔姐,拿着!”
  
      温碧柔可是把专家的话都听进了耳朵里,接过萧强递来的毛料,她自然觉得胜算不大。不过为了不让萧强失望,还是将玉石拿给了切割玉石的师傅,与杨宜生挑选的毛料一起进行开光。
  
      这市场本来就不大,杨宜生又是这里比较出名爱玩石头的有钱人,自然很快便吸引了许多摊主和顾客们的目光,在解石机旁里三圈外三圈的围成团。
  
      这每块只值八百块钱的矿石毛料,到底能切割出什么样的价值来,几乎全凭造化。杨宜生信心满满的朝萧强瞧了眼,却发现他倒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还以为他自认输定了,不由得意的嘴角上扬,又不禁向温碧柔那诱人的身姿瞧了眼,眼神中露出贪婪之色。
  
      “涨!涨了!大涨!!”没过多久,解石机处切割毛料的家伙突然兴奋的高声呐喊,顿时引起围观人群的一阵躁动!涨是这行的术语,意思就是切出了好料,而大涨就是切出了很好的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