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最强全才 > 第七章上品黄花玉

第七章上品黄花玉

一听见大涨这词,杨宜生顿时哈哈大笑着朝旁边的温碧柔得意洋洋道,“碧柔,听见没?不好意思,我看样子这回不但能赢了赌局,而且还能大赚一笔呢!这可都是托你的福啊!”

    温碧柔看见杨宜生那副嘴脸就来气,别过俏脸不想理他。这时回过神来的萧强确实根本没有任何担心之色,反而笑着道,“看样子杨少是志在必得了?”

    “那是当然,你小子以后给我离碧柔远点听见没?愿赌就要服输,瞧见没?你的下场注定就是失败的!”杨宜生趾高气昂的刚说到这,解石机切石的老头子便已经激动的举着矿石站起身走了过来。

    “大涨,大涨啊!我还是第一次在市场这些次品矿石毛料里切出这么好的玉来,这玉无论从品质还是大小来看,都是上品!这么好的黄花玉,比起那些好矿甚至都毫不逊色,好玉,好玉!”老头子边说边捧着已经切出黄色玉边的矿石来到了萧强面前,羡慕道,“恭喜啊小伙子,你的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

    “哗……”老头子这话一出,顿时全场一片哗然!许多围观的摊主们都露出了惊讶和意外之色,显然他们都没料到,这上品的黄花玉竟然是萧强挑选出的毛料!

    别说是他们,就连当事人杨宜生都彻底傻了眼,他一把抓住切石的老头子怒道,“老头,你没搞错吧?你给老子看仔细点!这上品黄花玉到底是谁拿给你的毛料切出来的你再说一遍!!”

    面对杨宜生的质问,那切石的老头有些尴尬的小声道,“杨少,这……这我看的很清楚,就是……就是这位年轻人拿来的毛料切出来的黄花玉,解石机那边很多人都看见的,这我可不能撒谎,那……”

    “好了好了,给我滚!”杨宜生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刚才他那自大高傲的话语就像是在扇自己的脸一样啪啪作响!事实已经证明这场斗玉他是彻彻底底的输了,丢脸又丢人的结果气的他几乎浑身都在颤抖!

    “杨少……这,这小子运气实在太好了,谁能料到……他居然连上品黄花玉都能捡漏……”杨宜生身边的所谓赌石专家也是脸色发白充满着难以置信,可是赌石就是这样,任你水平再高技术再好,靠的实际上还是以运气为主,所以乱拳打死老师傅的事在赌石这事上发生实在是太稀疏平常。

    “饭桶,你们一个个都是饭桶!刚才你怎么说的?不是说他买的是毛料里的次品吗?可结果呢?没用的东西,要你干什么用!滚,都给我滚!!”杨宜生气的一脚将那赌石专家给踢翻在地,扭头狠狠盯了萧强一眼,气急败坏的头也不回转身便走。

    “杨少,走之前记得把自己买的毛料拿上,我就不送你了啊!”萧强突然开口的一句话,让本就丢脸想早点离开的杨宜生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引来围观群众一阵哄笑。

    “萧强!”温碧柔吓的急忙轻轻一拍萧强的手臂,小声急道,“你可别得意忘形,杨宜生可不是好惹的,别让他记恨上你!”

    “好的碧柔姐。”萧强确实也觉得嚣张过头有些忘了自己是谁了,虽然他现在拥有了异能,但实际上他还只是个学生而已,别说和杨宜生这种阔少斗,就是对付那小偷黄世仁恐怕都够呛。但他同时也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一定会变的越来越强大!现在的他第一次有了种了然于胸的自信,这种感觉实在棒极了!

    “老板,运气好啊,上品黄花玉都能开出来,卖我吧?”

    “卖我,我肯定给你个好价钱!”

    等杨宜生一走,四周看热闹的摊主和店主们纷纷想要出价买下那块黄花玉。

    “萧强,我真没想到你居然真的能赢,不但如此,还开出了一块上品黄花玉,简直就和中了彩票一样令人不可思议。这玉你打算怎么办?是自己加工成玉器,还是拿来这里就卖了?”温碧柔朝着萧强手中的上品黄花玉看了眼,有些可惜道,“这真是块好玉,可惜我店太小没钱买,要不然我就买下来进行加工了。”

    萧强一见温碧柔美眸中闪烁出喜爱之色,不由笑着一把将玉石推到了她怀里道,“你喜欢就拿去吧,本来要不是碧柔姐你叫我来我也不会有这捡漏的机会。”

    “那怎么行!萧强,你是不知道这块玉值多少钱吧?”温碧柔急忙认真道,“就算是未加工的上品黄花玉,按照这尺寸大小的话,起码也得要二十多万!”

    二十多万!萧强虽然知道这黄花玉价值不菲,但也无疑吓了一大跳。他感觉简直就像做梦一样,这钱也实在太好赚了点吧?

    “碧柔姐,你还和我客气什么,真的没关系。”如果是以前,萧强当然会很舍不得,毕竟是二十多万的好玉啊!可现在?只要他想,钱会赚不到?二十多万对于之前的他来说是天文数字,但对现在的他来讲,也仅仅只是个数字而已。

    “不好,虽然我和你很熟,但亲兄弟还明算帐呢!这样吧,如果你一定要给我,那我也不能白拿。”温碧柔想了想后轻咬粉唇道,“我那小玉石店开到现在,所有货加起来大概值三十万的样子,如果你愿意的话,这块上品黄花玉就等于你入股,从今天起你占小店四成股份,算是第二股东。然后等这块玉我拿到玉石厂里让我父亲加工出成品出售后,再把多出的利润部分给你。你看怎么样?”

    “呵呵,怎么都行,碧柔姐你说了算。”萧强见温碧柔执意坚持也就不再拒绝,笑着点头答应下来。这以后恐怕少不了和玉石古董打交道,当个小股东能入这行也算不错。

    有了这么大的收获,萧强自然也算是不虚此行了,两人又在这市场里逛了几圈,买了些玉石毛料。萧强再次动用了透视功能,不过逛了好几家,只找到些品质不是很好的黄花玉毛料。像上品黄花玉这样的好料在这种小市场里,估计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与温碧柔告别后离开古玩街,萧强便进入到了国企玉石厂的住宿小区内准备回家。这个老小区内生活着的大部分都是玉石厂贫穷的老职工,弄堂里到处是脏臭的垃圾与成堆的煤球与柴火,还有遍布的晾干衣物。除了楼层高了点之外,和棚户区恐怕也没有了多大差别。

    来到家楼下,一步步的沿着坑洼的水泥阶梯往上走,萧强很快便来到了位于五楼的家门口。刚想要拿钥匙开门的他低头一看,才发现家门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许多双鞋子。

    萧强眉头猛的一皱,平时无人问津的家里怎么可能来了这么多客人?他想了想后,抬头便再次动用玉佩中神秘金色热能流入双眼,很快面前生锈的老铁门便如同成了玻璃门,里面的客厅顿时一目了然!

    在狭窄的客厅中,母亲站在茶几旁,面色充满着愧疚与无奈,不停的说着什么,而在她的面前沙发上坐着的众人萧强自然都熟悉无比,除了其他箫家的其他亲戚,还有位脸上包着纱布的正是被自己打的堂弟萧志伟,而坐在他身旁唾液横飞的,则是他的婶婶,萧志伟的母亲包玉琴!

    兴师问罪!萧强的脑海里瞬间出现这个词,他收回目光,内心的愤怒几乎瞬间爆炸!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