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最强全才 > 第九章曾经的记忆

第九章曾经的记忆

“怎么?不想要?那行,那就当我什么话都没说过,我收起来。”萧强弯腰便想把钱从茶几上拿回来,这下姑姑婶婶们立刻跳起身,抢先一步把钱给抓到了手上。

    “呵呵,大嫂,那啥,我想起家里好像还有事要做,我先走了啊!”三姑姑拿走了一万块,仿佛生怕要被抢走般,站起身便前脚告辞。

    “你们……慢慢聊着,我也走了,才想起要回去烧饭呢,就不多呆了。”四婶点了八千块钱也塞进了口袋,尴尬的厚着脸皮说了句便也屁颠屁颠的后脚离开。

    很快,桌上的钱只剩下了两千块,而除了萧志伟和他母亲包玉琴外其他亲戚已经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震惊中的包玉琴这才回过神来,当她伸手便要拿取桌上仅剩的所有钱时,却被萧强抢先一步将剩下的钱全收了回去。

    “萧强,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其他姑姑婶婶都把钱拿走了,为什么不给我?”包玉琴眉头一皱,伸手道,“我不管你这小子从哪搞到的钱,总之五千块赔偿费,给我拿来!”

    “凭什么?”萧强瞪了她一眼便道,“三姑和四婶虽然过分,但毕竟我和母亲的确问她们家借过钱,欠债还钱我认,所以这钱我给。可你有什么资格问我要钱?就因为我打了萧志伟一拳?不好意思,那是他活该,谁让他嘴贱!什么狗屁赔偿费,我一分钱都不会出!”

    “你……你……”包玉琴气的差点七窍生烟,强忍住怒气便道,“好,你不愿意赔钱是吧?咱们走着瞧!儿子,我们走,等过几天我就去学校告状去!”

    “妈,我早和您说过,这萧强根本就是个忘恩负义的混小子!”萧志伟此时也是恨的咬牙切齿道,“我这一拳可不能白挨!”

    “弟妹,别啊,有话咱们好好说……弟妹??”张翠花吓的急忙想要挽留,可是这话语还未说完,包玉琴便已经与萧志伟走出了门外,狠狠将房门给重重关上!

    “萧强!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你知道不知道,一旦你婶婶真去学校告你状,你可能真的会被学校开除的!”望着已经重重合上的房门,张翠花一脸无奈的痛苦道,“你要是连大学都读不了,你让我怎么向你死去的爹交代啊!”

    “您别担心,我只是打了萧志伟一拳顶多吃个处分而已!我就是看不惯婶婶的做派,见钱眼开,什么人呐!”萧强气愤的说到这,望着双鬓斑白,操劳过度的母亲,眼睛一热便跪倒在了她的面前道,“妈,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欺负这个家!我一定会让您享福,一定要让您过上快快乐乐的幸福日子!”

    “萧强……”张翠花老眼一红,急忙将儿子给扶了起来道,“你的心意妈领了,现在你还是要以学习为主,争取考上大学给妈争口气知道吗?实在不行,我就舍下脸去求你二叔,无论如何不能让你退学!对了,我问你,那两万块钱你是怎么来的?”

    “我放学的路上捡到一个富商的钱包,还给他后他硬要塞给我的两万块做为奖励。”萧强当然不敢和母亲说实话,认真道,“妈,我不是故意要打萧志伟的,实在是他老是说父亲的坏话所以我才……”

    “我知道,其实我都明白……儿子,你为这个家在外面受的委屈我都懂……哎,两万块啊,本来留给你读书多好……”张翠花抹了抹泪水,有些哽咽道,“萧强,你一定要记住,你爸绝对不是骗子,更不是赌鬼!那些公款不是你爸私自用掉的,你一定要相信他……如果连我们娘俩都不相信的话,那就真的没人信了……”

    “放心吧妈,我不但信我爸是无辜的,而且我发誓一定会把这事调查的水落石出,让父亲在天之灵得到慰藉,还他以清白!”萧强的双眼中充满着坚定的目光道,“我还要让这些年看不起我们的所有人刮目相看,让那些势利的亲戚们再也不敢小瞧我们家!”

    “好,妈相信有那一天的到来!”张翠花怜爱的摸了摸萧强的脑袋道,“快去房间学习去吧,天色不早了,我去烧饭。”

    萧强点点头,转身便走进了自己的小房间中。

    布满细微裂缝,脱落一片片白粉的墙壁,断了根桌腿的发黄老方桌,一张小板床一张木凳,这就是屋子里的一切。

    整整两年多了,他到现在还记得自己曾经所住的那三层小洋楼里的房间,舒服柔软的席梦思大床,白洁光滑的整套书桌,真皮靠椅,等等等等,一切如今早已灰飞烟灭,犹如幻象。

    有钱能使鬼推磨。刚才那些势利亲戚们的嘴脸,勾起了萧强内心深处尘封已久的记忆。两年多前,他的父亲原本是国营玉石厂的厂长,家庭幸福生活美满,可谁料到一次采购玉石切割机的货款不翼而飞,父亲被指控携带公款赌博,被认定负全部责任。

    父亲不服,却不得不变卖家产来抵债。蒙受冤枉的父亲不但丢了厂长的职务,而且还负载累累,一时冤屈想不开喝农药自尽,就只剩下了他和母亲二人相依为命。要不是新任的厂长,也就是萧志伟的父亲帮忙,那最苦的时候,他们母子甚至连饭都吃不起。

    萧强始终坚信父亲是含冤自杀,是清白的。其实他一直想要把这事调查清楚,可毕竟他只是个学生,根本就没机会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这一过就是两年多,这事却丝毫没有头绪。

    “哎,不想那么多了,我就不信只要我努力,事情就不会水落石出!”萧强摇摇头暂时不去想这些不愉快的往事,打开书包,将里面的书本给拿了出来。

    望着眼前的书本,萧强有些无奈的露出丝苦笑,从父亲去世,家里负债累累的时候开始,他就已经决定不考大学,高中一毕业就出学校打工赚钱替母亲还债。

    可是萧强心里其实很清楚,母亲是很希望他能读大学继续学业的。只不过家里的条件……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的便将口袋中那块神奇的龙形玉佩取了出来,放在了桌上。也许,靠这玉佩,自己真的有可能上大学也不一定?

    仔细观察这玉佩,无论是雕工还是白玉的品质就算他这个外行看来都是绝对的极品,应该历史非常悠久,就算没有特殊能力,这玉佩恐怕也是古董级别的,珍贵异常。

    “这玉佩中神秘的金色能量流入眼睛就能透视,那如果流入其他器官的话,是不是也能有不同的其他能力?就比如,如果流入鼻子的话,是不是我的嗅觉会提高呢?”

    想到这里,萧强便准备进行尝试。他手着握住玉佩,很快玉佩中便产生熟悉的温热之感,金色的能量非常清晰的再次从玉佩传递进入到了他的体内!而这一次,萧强仔细观察着那金色能量从玉佩进入到身体的整个过程。一切起初都很顺利,但是当金色热能到达自己鼻子的部位后,却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无法畅通的进行通过,最终被迫又流回了玉佩之中。

    失败并没有让萧强沮丧,反而令他精神大震更加兴奋的自言自语道,“看样子,应该是玉佩内的金色能量还不够强大,所以没有能力突破进入到鼻子中,也就是说,很有可能只要让玉佩吸收更多的像上品黄花玉中那样的金色迷雾,就能够使玉佩里的这能量变强,从而突破阻碍,让自己获得新的异能!”

    【作者题外话】:PS:新书期,每天两到三更,还请读者朋友们见谅。如果觉得本书好看,麻烦收藏一下,书评一下,以资鼓励,小紫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