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最强全才 > 第十九章醉翁之意不在酒

第十九章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个……夏小姐,我好像应该不认识你吧?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张翠花又仔细看了遍夏瑶那漂亮的脸蛋,摇了摇头充满疑惑道,“你这么年轻漂亮的小姑娘长相肯定让人记忆犹新,我如果熟悉的话不可能会觉得陌生。”

    夏瑶坐在简陋的沙发上,随意的扫了眼这家徒四壁的房子,露出丝笑意回答张翠花道,“阿姨,是这样的,您不认识我很正常,因为我和您从来没有见过。但是,我的父亲曾经是萧万年叔叔的好友。”

    一听见萧万年这个名字,萧强的脸色顿时凝重起来。没有错,萧万年就是他的父亲,这两年多来,只要有人提起父亲的名字,不是嘲笑侮辱,就是追债要钱,所以他一听就会本能的紧张!

    不光是萧强,张翠花的脸色也很明显白了白,她的眼神中露出担心和害怕之色,一把抓住夏瑶的小手激动道,“夏……夏小姐,您的意思是不是……我,我家已经走了的那个……欠你家的钱是吗?能告诉我多少钱,我,我只要有就一定还……”

    “不不不,阿姨你误会了,叔叔并未欠我父亲钱,相反我父亲还欠着叔叔一个人情。”夏瑶见张翠花误会,急忙解释出声道,“我听我父亲说,当年他与萧叔叔同在一个农机厂里工作。萧叔叔工作认真踏实,技术又好,很快成了管理生产车间的队长。他们两人私下关系很好,很是投缘,所以成了好兄弟。”

    听夏瑶说到这,张翠花双眼一瞪,似乎想起了什么出声惊讶道,“你姓夏……那,那你说的该不会是夏国航老弟吧?”

    “妈?你认识她父亲?”萧强一听见母亲喊出夏瑶父亲的名字顿时觉得很是意外,看来夏瑶说的应该不会有假。

    “是啊,认识。那还是你父亲任乡下农机厂车间队长的时候,他和夏国航关系很铁,是很好的兄弟。”张翠花似乎想起了尘封已久的记忆,朝着夏瑶看了眼后感叹道,“时间过的真快啊……这一转眼都二十多年过去了……”

    “我爸说,当年他犯了大错,造成车间的机器巨大损失,如果问责的话是要坐牢的,恐怕一辈子都要毁了,萧叔叔知道这事后,主动把责任都扛到了自己身上,最后害的他大队长的职务被撤销。我爸因为心里内疚和自责远走他乡……”夏瑶说到这里,朝着刘秘书使了个眼色。

    刘秘书当然心领神会,直接二话不说从挎包中取出了三叠厚厚的百元大钞放在茶几上。这时夏瑶不顾张翠花震惊的目光,继续开口道,“我爸在外打拼多年,却一直不忘萧叔叔的大恩,这些钱,算是对萧叔叔的一点补偿。”

    听着夏瑶的话,萧强倒是慢慢明白了过来。虽然在他懂事起父亲萧万年就被调到了玉石厂工作,但是之前曾经父亲有说过,他在乡下农机厂确实干过一段时间,真没想到这里面竟然还有这样的内情和故事。

    “这怎么能行呢!夏小姐,你爸的心意我们领了,但这钱我们不能要。老萧当年替你父亲顶罪是自愿的,你父亲完全不必自责的。你父亲不辞而别远走他乡这事,老萧生前还一直念叨过,甚至找过他,可当年通讯实在太落后了,所以也没找到。”张翠花摆了摆手摇头不肯收下这钱。

    夏瑶见张翠花不肯收钱,不由急道,“阿姨,这钱您拿着吧,您瞧您日子过的这么苦,萧叔叔又去的早,现在正是缺钱的时候,我们家也帮不上什么忙,如果您嫌少,我还可以再给一些的。”

    萧强听见夏瑶这话,怎么总觉得越来越不对味呢?如果夏国航真的这么感激父亲萧万年,那他为什么不亲自登门,而只是让他女儿前来?还有,什么叫嫌少可以多给?这话怎么听都不像是报恩的话,反倒像是来谈买卖谈条件的?

    “真的不用夏小姐,这么多年过去了事情早就没必要再深究,虽然我们家确实过的苦,但至少问心无愧,这钱如果我拿着,心里不踏实。”张翠花还是摇头不肯收钱,萧强深知她母亲的脾气,不是正规的钱财她是不会要的,更何况父亲那事一出,对于钱她就无疑更加谨慎了。

    夏瑶见张翠花不收就没继续恳求,她犹豫了会后,俏脸微微有些泛红道,“阿姨,我这次来,除了代表我父亲感谢你们外,还有件事……麻烦和您两家之间说说清楚,以免以后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夏小姐,你说,我听着。”见夏瑶还有下文,张翠花楞了会后便点头聆听。

    夏瑶张了张嘴,可似乎实在有些难以启齿,美眸朝旁边的刘秘书扫了眼。那刘秘书心有灵犀的一点头便开口道,“张女士,是这样的,我的老板夏总他心里挂念着一件事。当年,夏总与萧先生曾经指腹为婚过一桩婚事,不知张女士还记得吗?”

    “指腹为婚?”张翠花略微皱眉后便陷入了沉思之中,不过很快她似乎想起什么惊讶道,“你难道是指……两家的娃娃亲?”

    “是的,夏总这些年一直把这事挂在心里,总是说要履行当年说定的娃娃亲。可是张女士您也知道,时代在变化,夏总一飞冲天,况且萧先生也已经不幸去世,指腹为婚算是旧时代的风俗,早已经被取缔为非法,您看这婚约能不能……”

    刘秘书说到这里没有继续说下去,实际上他也已经将想表达的意思全都表达了出来,没有人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张翠花惊讶中朝自己的儿子萧强看了眼,神色颇为复杂。

    萧强其实也是很惊讶的,因为这事父母压根就没和他提起过!什么娃娃亲的他压根就没有任何印象。原来这闹了半天,这夏瑶根本就不是来感恩的,她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来取消婚约的!

    “张阿姨,其实我和父亲回永安县,都没有料到萧叔叔家会变成这样,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夏瑶见张翠花闭言不语,还以为她不同意解除婚约,不由急着开口道,“这样吧……我再加您三万,您看……婚约那事能不能……”

    “夏瑶,你把我们家当要饭的了是吗?”这时候,萧强终于忍不住站起身冷笑道,“是,我们家是缺钱,但还没有到那种吃嗟来之食的地步!之前我看你是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对你傲慢的脾气会有忍让,但我绝对不允许你拿钱来侮辱我的父母!”

    见萧强生气,夏瑶似乎也有些尴尬的辩解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想未来拥有属于自己的爱情,对于你们家的遭遇,我也只能做我力所能及之事,我……”

    “少在这假惺惺的,说到底你不就是想瞒着你父亲找上门来解除婚约吗?我告诉你,你家有没有钱和我没关系,你和我的婚约我也没兴趣!”萧强伸手朝门口一指道,“拿着你的钱立刻离开,我们家不欢迎你们!还有,你记住,还轮不到你解除婚约,是我们箫家先退婚!”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退婚?我……”夏瑶哪里受过这样的气,不满的便要开口找萧强理论。

    “小姐,这不正合你意吗?解除婚约和退婚又没有什么区别,还争论个什么,万一人家反悔岂不更麻烦,就这样定了赶紧走吧!”刘秘书急忙低声耳语了句,令夏瑶楞了楞神。原本她俏脸上的不满之色渐渐消失,她狠狠瞪了萧强一眼,扭头便与刘秘书起身告辞。

    待二人的身影消失之后,萧强轻拍了拍母亲的肩膀,目光坚定道,“妈,别担心,等你儿子出人头地后,一定给你找个漂亮的儿媳妇来,这种什么娃娃亲,不要也罢!”

    张翠花轻点了点头,可是怎么都能看出,她眼神中的那种深深的惭愧与内疚之色。也许在她看来,如果不是家里发生这么大的变故,也许漂亮美丽的夏瑶真有可能成为她的儿媳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