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最强全才 > 第二十二章一物降一物

第二十二章一物降一物

“李……李校长?”门外来人正是永安一中副校长李逵元,钱主任惊讶之余立刻堆起了笑脸道,“您……您怎么来了……”

    “哼,我要不来,是不是学校什么事就由你一个人做主就行了?”李逵元板着脸瞪了他一眼,毫不客气的便坐到了旁边沙发上,冷笑道,“钱主任,你可真行啊,开除学生这么大的事,居然连我这个副校长都不知道,这学校是你家开的?”

    “不不不,当然不是,当然不是……李校长您千万别误会,我这,我这也只是刚进入调查阶段,这不等一查实后就上报校委会,至于如何处理,当然是您和王校长定夺的了。”钱主任被李逵元不满的话语吓了一跳,急忙尴尬的出声解释。

    萧强将这一幕看见眼里,心里暗暗偷笑。看样子自己走的这步棋没有错,果然这教导主任见到李逵元就像猫见了老鼠,还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钱主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刚进入调查阶段?这萧强打伤我儿子这事铁证如山,完全就是既定事实,按照校规,萧强就应该被开除!”一旁坐着的包玉琴满脸不满的出声便道,“我今天一定要等到你们学校给我个结果!”

    “这……”钱主任没想到包玉琴竟然如此不留情面的便质问出声,现在他明显有些左右为难,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李逵元看了包玉琴一眼,打量了会后笑道,“这位女士,你口口声声说萧强打伤了你儿子萧志伟,可我看你儿子好好的就站在面前,根本没有受伤嘛!你说他受伤了,证据呢?医院开据的证明总有吧?”

    “有,当然有!儿子,给你们校长把医院证明拿出来看看。”包玉琴似乎有备而来,萧志伟接到母亲命令后急忙抽出张医院开据的单子递给了李逵元。

    “脸颊部肌肉轻微红肿,带有可能性内腔炎症。”李逵元看了眼单子上的结论,不由笑道,“我说包女士,你这证据也太牵强了吧?轻微红肿,可能性内腔炎症,这种结论说明什么?说明根本连轻微伤都够不成,你说萧强打伤了你儿子,你儿子连伤都没有,这也叫打伤?”

    包玉琴一楞,她没想到这李逵元竟然这么懂医疗证明,脸色有些难看道,“李校长,就算我儿子没有构成轻微伤,但至少确确实实被萧强打了吧?要不然他脸颊红肿的证明也开不出来啊?”

    “呵呵,包女士,我不知道钱主任是怎么和你说的,但我必须要告诉你,我们学校确实有规定,凡事打架斗殴的学生一律开除。但问题是这个条款是有前提的!”李逵元说到这里,脸色变的有些严肃道,“打架斗殴是需要一定因素构成的,校规明确规定,未构成轻伤以上的冲突,是不算在打架斗殴范围之内,也就是说,您儿子和萧强同学的冲突根本构不成打架斗殴的评级,顶多算是同学之间的争执而已,这样的事情,我们学校建议是……口头教育。”

    “口头……教育??”包玉琴瞪大双眼,充满着难以置信。她兴师动众的跑来学校,威逼利诱的好不容易把教导主任给搞定,可这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校长随随便便就把原本开除的惩罚变成了口头教育?

    萧强差点嘴巴都没有笑歪,这李校长果然够意思啊,几句话就让这事不了了之不说,还狠狠打了包玉琴的脸!你不是玉石厂厂长的老婆吗?你不是要来学校闹事吗?行啊,我看你能不能翻天!

    “钱主任!李校长说的都是真的?只是……口头教育??”包玉琴把最后四个字咬的非常紧,眼神中明显充满着警告的意味。

    教导处的钱主任哪能不知道包玉琴这是已经在威胁他了,脸色有些难看的朝李逵元瞧了眼后,咬牙道,“李副校长,这事……要不要和王校长商量下?您不知道,这位包女士可是玉石厂厂长的……”

    “我知道,她是厂长的夫人是吧?哪又怎么样?难道我们学校就因为领导干部的子女就可以偏袒吗?”钱主任这话不说还好,一提李逵元便满脸愤怒的猛一拍桌子吼道,“钱主任,你的意思是,王子犯法就要轻判,庶民就要重罪是吗?我看你这人的思想就有严重问题!在永安一中,我们就是要纪律严明,一视同仁!别说是玉石厂厂长的儿子,就是永安县县长的儿子,我也一样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李逵元都已经义愤填膺的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钱主任已经知道事情已经没有了回转的余地。这时候,萧强突然冷不丁大言不惭的叹息一声道,“李校长,我被冤枉这没什么,如果学校难做的话,就算是开除我我也觉得光荣。”

    “噗……”萧强这话差点没让钱主任和萧志伟母子三人气的一口血喷出来,这家伙简直是得理不饶人,这装的也太恶心了点吧?脸皮还能更厚点吗?

    “萧强同学,你放心,学校是不会冤枉每一位同学的!”李逵元强忍着呕吐感,朝着萧强坚定无比的回道,“你的冤屈,学校一定会帮你洗刷!你非但没有错,而且还是受害者!萧志伟同学诬蔑你打架斗殴这事,我会亲自严查!只要属实,按照学校规定,必须要给予处分严肃处理!”

    “什……什么??”这下轮到萧志伟彻底傻眼了,他现在总算是明白什么叫做偷鸡不成蚀把米!这原本他想把萧强赶出学校的计划非但没有泡汤,反而自己成了诬蔑同学要被处分!

    一个高中生,而且还是位马上就要高考上大学的高中生要是挨了处分意味着什么自然不言而喻,那可是要记进档案的啊!

    “妈……妈……我,我不要挨处分,不要!”萧志伟彻底慌了神,急忙拉住他母亲的手像个小学生样哭闹起来。

    包玉琴这时真有些慌了神,她的确是厂长的妻子,可玉石厂厂长影响力大归大,但却不是万能的啊!现在学校领导不吃你这套,你这厂长夫人的光环自然就不攻自破了嘛!

    “呵呵,李校长,那个……有话好好说,可能,可能是我们一时冲动没有冷静下来,才把事闹的有些大,那个……您看,能不能这处分什么的就免了?”包玉琴无奈,只能自降身份,开始委婉的求起李逵元来。

    李逵元能当上副校长这种职务,自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故作深沉的考虑了会后道,“这要免了处分也不是不可以,但前提是当事双方要达成和解。所以说,只要萧强同学决定不追究和计较,那这事就可以当作没发生过了嘛!”

    萧强一听就知道这是李逵元故意要把主动权交给自己,送人情呢!对于看见包玉琴和萧志伟吃瘪他自然是非常乐意的。

    小样,你不是要玩我吗?嘿嘿,风水轮流转,现在该轮到老子怎么玩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