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最强全才 > 第二十四章见见世面

第二十四章见见世面

“萧强,你小子可真行!哈哈哈,痛快,真他娘的痛快啊!”放学后,宋晓侯一把勾住萧强的脖子,大笑着激动道,“你都不知道,看见平常嚣张跋扈,总以为自己是厂长儿子有多了不起的萧志伟吃瘪那样子,别提有多爽了!”

    萧强朝他笑了笑道,“这种跳梁小丑算的了什么,分分钟收拾的他服服帖帖!”

    “嘿嘿,以前你若说这话我一定会呲之以鼻,但现在我可是真服了!”宋晓侯朝萧强竖起大拇指,神秘的继续道,“说说吧?原本不是说要开除你吗?你是怎么转危为安,扭转败局的?”

    萧强当然不可能把自己透视发现李副校长与数学老师梅玉霞的好事抖漏出来,他打了个哈哈便道,“本来教导主任确实是想把我给开除的,可我据理力争啊,结果恰好这事被李副校长知道了,他为人正义又公道,一听萧志伟根本没受伤,又看了医院证明连轻微伤都不是的时候,就主动发飙,说萧志伟这是倒打一耙,接下去的事你也知道了,我就是要让萧志伟彻底丢一回脸,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老是找老子的麻烦。”

    “萧强,你这运气可真不是一般的好,竟然能碰上李校长帮忙!”宋晓侯感慨道,“老实说,我真以为你要出事了呢,还跑去和校花赵清妍质问,责怪她帮萧志伟作证的事。”

    萧强一楞,笑着摇头道,“这事其实也不能怪她,毕竟她身为班长和见证人,必须要实话实说才行。”

    “你啊就替她说话吧,红颜祸水你不知道呢?赵清妍可不是好追求的主,可别竹篮打水一场空。”宋晓侯瞪了萧强一眼,有些无语的摆手道,“行了,你小子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主我也不多说了。文杰约好在游戏机房那边等我们呢,咱们可有好久没聚了,走!”

    萧强笑着一点头,便和宋晓侯一起走出了校门,沿着大路朝着南边的游戏机房进发。

    邵文杰,宋晓侯,这都是萧强从小学开始就在一起接触的好朋友,铁哥们。他们一起读了小学和初中,只不过邵文杰因为学习成绩不好而只考上了职高,加上家庭贫困,中途退学便混了社会养活自己。

    当然,这并不代表三人的感情会淡薄,邵文杰辍学后便跟了个老板四处奔波,有时候甚至一个月都难得回一趟永安县。但每次他回永安县,三兄弟都会相聚。

    萧强和宋晓侯来到他们的根据地游戏机房门外,便看见了在一旁台球室正打着球的邵文杰。一个月未见,邵文杰变化很大,叼着香烟染黄了头发,穿着花哨的短袖衬衫,脖子上还挂着细细的金项链,满满的暴发户嘴脸。

    “文杰!”萧强短暂的一楞神,旁边的宋晓侯便已经高兴的叫出声来。邵文杰扭头朝他们笑着招了招手,随手将烟头给潇洒的扔在了地上。

    来到邵文杰打台球的一桌,恰好他将最后的台球给准确打进洞内,兴奋的拍手便朝对手道,“哈哈,愿赌服输,给钱吧!”

    那对手很不情愿的将一百块钱递给了他,邵文杰笑着收了钱,这才收起球杆朝二人道,“小强,猴子,你们可来的真准时,怎么样?要不要玩几把?”

    “算了吧,我们可不会。我说文杰,你行啊,这一个多月没见,回来就都差点认不出了呢!”宋晓侯满脸好奇道,“以前你打台球一局最多可就搞五块的,现在一把就一百,这是暴富发达的节奏啊?”

    “切,这算什么!”邵文杰得意的一挥手道,“告诉你们个好消息,我最近给个老板赚了一笔钱,今天啊,我就要带你们去场子真正的见识见识!”

    “场子?什么场子?”萧强有些担心的开口道,“文杰,你到底给你老板做什么工作?正经不正经啊?”

    “什么正经不正经的那么难听,我给老板打工,他给我钱用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邵文杰笑着搂住萧强的肩膀道,“走,我带你们去好好玩玩,一会我请你们吃大餐!”

    宋晓侯笑着便跟着邵文杰走出台球室,萧强跟在两人身后,三人很快上了出租车,沿着外围街道很快便驶出了县城,来到了郊区。

    等到出租车停下后,萧强走出来才发现,自己现在已经处在离县城很偏远的方向,在路口的不远处,有一幢看上去已经废弃的工厂耸立在那。

    “还记得这里吗?呵呵,以前的木材加工厂,我们小时候还在这一起玩过球呢!”邵文杰一拍萧强的肩膀,感叹道,“不过几年前这工厂就倒闭了,现在被一个私人老板买下,建成了赌石场。”

    “赌石场?”萧强一楞,鉴于他对于玉石的理解,不由好奇道,“你说的赌石场,是不是赌玉石的地方?”

    “也是,也算不是吧!嘿嘿,等会进去你们就知道了。”邵文杰拉着两人朝前边走边兴奋道,“这里可比普通赌石的地方要好玩上许多,我上回帮老板讨回了债务,奖励了我三万多呢!今天说什么也得进去试试运气,嘿嘿!”

    萧强一听就似乎有些明白这里是什么地方了,不由皱眉道,“文杰,你家庭状况不好,这钱还是给你爸妈的好,乱玩掉可不行。”

    “这可不算乱花,萧强,你也知道我家的情况,那老爷子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我回家看着就心疼。”邵文杰狠狠抽了口烟,吐了口浊气道,“他这病得动手术又要疗养,起码要准备十万块钱,我就想搏一搏,万一真赚到钱,就带我父亲去省城治病,我就不信父亲的病治不好!”

    原本萧强还想说些什么,可听到这话他张了张嘴,又将想说的给塞回了嗓子里……

    废弃的木材加工厂占地面积依旧很大,在这厂房的门前,挂着刻有文辉石材切割厂几个大字的牌匾。这应该是为了掩人耳目,把原本的木材厂伪装成了石材切割厂。

    三人来到大门前顺利的便通过了门卫进入到了厂区之中。邵文杰所说的赌石场,就位于现在这切割厂的最大仓库楼房,也是厂区的正中央。

    一进入仓库内,里面的人山人海与外面的冷清简直可以用冰火两重天来形容,在这宽敞到有标准足球场大小的厂房中,摆放着许多用桌子拼凑起来的台位,拥挤的人群纷纷聚集在这些赌石的区域,看的人多,当然花钱的人也不在少数。

    萧强看了几眼,很快就明白为什么文杰说这里比普通赌石的市场要好玩许多了。普通赌石,那就是自己在市场挑选原石毛料然后拿去切割,如果切割出好玉那就赌发了,如果没切割出来那自然就亏了钱。可这里却完全不是如此,这里,赌的性质明显比玉石本身的价值要更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