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最强全才 > 第二十八章 误会

第二十八章 误会

夏国航瞪大眼珠盯着萧强,许久之后这才猛的开口道,“你说你姓萧?”

    萧强这时候看见夏家父女俩的表情,似乎总算是有些反应过来,惊讶道,“怎么?难道你还不知道我姓什么?那么取消婚约这事……不是你派你女儿去的?”

    “你姓萧……你居然姓萧!”夏国航猛的一扭头,狠狠瞪了女儿夏瑶一眼,怒道,“夏瑶!你来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说的退婚到底是不是真的?你……”

    “是是是,都是真的!”夏瑶不满的大声娇怒道,“是我隐瞒了你行了吧!爸,我们家和箫家这都多少年没往来了?我只是让刘秘书打听到箫家的消息,让他提前通知了我这有什么错?反正这娃娃亲不都说好了不履行,那你去还是我去取消婚约又有什么关……”

    “啪!!”夏瑶强词夺理蛮横的话还没说完,谁料想夏国航竟然不由分说,愤怒的一巴掌狠狠甩在了夏瑶的俏脸上!从声音都能听出这一掌有多重!

    夏瑶的俏脸很快通红起来,她整个人更是被打蒙了般呆住了,数秒后这才眼圈一红,仿佛难以置信的哽咽颤声道,“爸……你,你打我??”

    “我……”夏国航一出手眼神中便露出了悔意,刚才很显然是真的愤怒到了极点。他气呼呼道,“夏瑶,平日里你怎么古灵精怪我都不管,可这件事你竟然瞒着我去退婚,我到现在竟然都不知情,你,你实在做的太过分了!!”

    “呜呜呜……坏爸爸,你是坏爸爸!!”夏瑶失声痛哭着头也不回的便冲出了仓库外,夏国航望着女儿消失的背影,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夏总,我,我去安慰下小姐,这里的事……”刘秘书见夏瑶这样离去,也是满脸愧疚,毕竟这事他也是有一点责任的。

    夏国航叹了口气,也没心思责怪刘秘书了,只是挥挥手示意他赶紧离开。等刘秘书走了之后,他这才朝那张管事尴尬的笑了笑道,“张管事,小女不听话让你见笑了,能不能让你老板稍微等我会,我有些话要对这小兄弟说,给我们安排个房间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这边请。”张管事显然从这些人的交谈中多少明白了些什么,不光客气的爽快答应下来,连带着看向萧强的眼神也不一样,变的有些尊敬起来。

    “小强,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啊?什么时候你们家居然还有这么厉害的亲戚?”宋晓侯边走边一脸羡慕道,“刚才那什么张管事多霸道多凶啊,一见到夏总你瞧客气成了什么样?那夏总一定是了不起的大人物!”

    “你不是废话吗?能在赌石场上贵宾区的,哪个不是家产万贯的牛逼人物?”邵文杰说到这也是充满羡慕道,“小强,你要是和这夏总搞好关系,以后可就真不用发愁了!”

    萧强没有回话,他其实心里也很清楚,这张管事之所以对他尊敬当然是因为夏国航的实力。虽然这种受人敬重的感觉很舒服,但却根本不是靠他本身赚来的。

    望着前面行走的夏国航背影,他捏紧拳头在内心暗暗发誓,总有一天,他也能成为像夏国航这样的人物!

    张管事带着众人来到了一个套间,看来这赌石场为了招揽生意改装这仓库确实花了大价钱。夏国航要和萧强谈事,当然不可能让邵文杰和宋晓侯旁听,与是便安排两人在这套间客厅里喝茶,两人单独进了卧室。

    关上门,夏国航便迫不及待的激动道,“你就是萧万年的儿子是吗?真是不好意思,我都忘了问你叫什么了。”

    “我叫萧强,是萧万年的儿子。”萧强见夏国航真的不知情,刚才的不满和怒意早就已经烟消云散。相反他觉得这个父亲曾经的好友,要比他女儿要好说话的多。

    “你叫萧强……自强不息,好!你爸当年就说,如果肚子里的是小子,就一定要让他自强自立!”夏国航说到这,似乎想到了什么,激动道,“对了,一会我办完事立刻见我去见见你爸,我和他这么多年未见,实在是……”

    “我爸他……已经去世了……”萧强心里一痛,但还是咬牙说出了这句话。

    “什……什么??”夏国航浑身一颤,似乎有些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半饷后,他才喃喃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你快和我说说!”

    萧强犹豫了会后,便将父亲怎么出事,遭到冤枉然后服毒含冤自杀的事说了出来,然后又把夏瑶怎么去自己家取消婚约的经过也说了,最后才道,“夏总,我有自知之明,该说的都说了,谢谢你今天帮了我,我该走了。”

    “等等!”夏国航一把按住了萧强的肩膀,有些惭愧道,“萧强,我爱人死的早,这女儿我一直小心呵护着,惯出了她一身的脾气,伤害到了你和你妈妈,真的对不起。”

    “你不用道歉,这事和你并没有什么关系。”萧强见夏国航道歉态度这么诚恳,心也软下来轻叹了口气道,“其实将心比心,我也能理解你女儿为什么要取消婚约,毕竟指腹为婚这种事在这个年代确实荒唐了些,而且彼此之间若没有感情,就算勉强凑到一起也没有意思,所以夏总,对于这桩婚事,我们两家都不要当回事了。”

    夏国航楞了楞,深思了会后道,“哎,其实我也知道这婚约不靠谱,可就是觉得欠你们家一份情……如今你爸爸不在了,看的出来你是个很要强的孩子,如果给你钱资助你会觉得我是在施舍你……可当年如果不是你父亲救我,我也许根本就没有今天,所以现在你箫家落了难,我也绝对不能袖手旁观!萧强,你看这样行不行?如果你不嫌弃的话,跟着我做事好吗?我给你提供机会,你靠自己发家致富,怎么样?”

    “跟着你……做事?”萧强楞了楞,苦笑道,“可是我才是个高三的学生,虽然已经十八岁了但什么社会经验没有,又能干什么呢?”

    “别担心,我会慢慢教你的,你先给我打下手,等你熟悉了之后上手就容易了。”夏国航微笑道,“放心,给我做事不会耽误你的学习,只是在需要的时候叫上你就行。”

    “什么工作这么好?还不耽误学习?”萧强有些好奇也有些犹豫,这本来若是他没捡到那神奇的玉佩,没有获得特殊能力的话,夏国航的这个条件他自然会很心动。可是现在他就算不跟着夏国航干光是捡漏就能赚大钱,又何必要如此费力不讨好呢?

    也许是看出了萧强眼神中的犹豫之色,夏国航笑道,“也许是我急了些,没顾及到你的感受。这样吧,你先和我试着看看,如果觉得没兴趣再拒绝也可以,怎么样?”

    见夏国航一脸热情,萧强一时倒也不好意思拒绝,他有些委婉的笑道,“那个……夏总,试试倒没什么,可能跟我说下什么时候?我好安排下时间。”

    “不用安排时间,就现在!”夏国航咧嘴笑道,“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做生意而来的。当然,今天这笔生意,只是我众多生意里面的一种。你可以先陪着我瞧瞧如何?”

    “什么?现在?”萧强楞了楞神充满了意外之色,此时的他倒是更加好奇,这夏国航竟然跑来这种赌石场的地方做生意?他口中的生意,到底是指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