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最强全才 > 第三十章打眼

第三十章打眼

如果论起别的本事,萧强或许还真要掂量掂量,可论起鉴别古董玉石的能力,他还真的有那么点信心!为什么?因为他拥有别人都没有的神秘玉佩!既然玉佩里的能量能让他透视玉石,那自然这些古董也能有所研究!
  
      很快,脖颈处的玉佩产生熟悉的温热之感,在萧强大脑的控制下,金色能量沿着经脉流动而上,直接融入了双眼之中。
  
      熟悉的刺痛感,熟悉的睁开双眼,眼前的世界看似相同,但面对桌上那些琳琅满目的玉器古玩之时,却已经截然变样。
  
      拥有透视功能的目光落在这些古董之上,很快便令萧强有了新的发现!
  
      这些桌面上的古董瞬间被他的双眼完全透视,内部结构简直全部一目了然,萧强很快就发现,在这些古董的内部,大部分都普通的不能再普通,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但一件古董中却流动着熟悉的淡淡金色迷雾!
  
      拥有透视玉石的经验,萧强很快便激动的反应过来,原来古董也和玉石一样,只要是极品,就会残留有可以提供神秘玉佩吸收的金色能量!也就是说,萧强完全可以吸收这些金色能量进入玉佩之中,提供特殊能力的消耗!
  
      这龙形的神秘玉佩拿到手也已经有段时间,萧强用的是越来越顺手,也无疑懂了些运转的规律和秘密。他发现,使用透视功能时,金色能量消耗的比较少,次数使用还是比较多的。可是如果将金色能量运用到自己的拳头上,那消耗的能量可就很大了。
  
      萧强今天为了揭穿副校长李逵元和数学老师梅玉霞的好事,不得不灌注能量进入右手,靠拳头砸开了办公室的门锁,可就是这么短时间的使用,玉佩内的金色能量就已经明显少去了一半!他正愁上哪去找金色迷雾进行补充呢,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误打误撞的就这样撞上了!
  
      也许拥有金色能量的古董在这些老板眼里都是钱,可在萧强眼里,那可都是神秘玉佩的大补品啊!
  
      “夏总,你看这些货品质如何?这可是我与几位老总这几个月淘来档次最好的了,有些货我们也真是一知半解,还需要您来看看到底好不好呢!”杨宜生客气的说着,显然夏国航鉴宝师的身份让他很是尊崇。
  
      “杨老板,诸位老板,稍安勿躁,别急,待我挑些感兴趣的先瞧瞧咱们再说。”夏国航说完,便挑选起古董拿出专业的放大镜等工具仔细的开始进行鉴定。
  
      萧强原本还一直奇怪,为什么像夏国航这样有钱又有名的大人物会愿意回到永安县来,看来不止是他想偿还欠箫家的情,而且他还想在永安县做古董生意。
  
      永安县确实是个贫穷落后的山区县,经济不发达不是说说的,可是这里也有非常独到的特色,那就是盛产的黄花玉石以及曾经古代商道繁华所留在民间的各式古董玉器。在江南省区域内,很多古董界人士都知道永安是个淘古董捡漏的好地方,夏国航自然也不例外。
  
      看见夏国航手中正捏着一块玉鼻壶研究,萧强目光落在那玉鼻壶上却是暗暗摇了摇头。这玉鼻壶通过透视竟然连一点金色迷雾都没有,显然应该不是什么正宗的古董,很可能要么不是仿冒品要么就是年代不够久远。
  
      在萧强做出判断之后,夏国航便放下工具道,“这玉鼻壶不知道是哪位老板的?购入花了多少钱?”
  
      “是我的,有个朋友转给我的,这玉鼻壶名叫紫砂玉鼻壶,说是古代皇宫内的贡品,因为走私才流落到民间的。”杨宜生旁边有位胖胖的老板满脸紧张的笑道,“呵呵,夏总,我花了八万多买的,不知道值什么价,还请夏总给掌掌眼。”
  
      夏国航叹了口气道,“很遗憾的告诉你,这玉鼻壶年代并不久远,而且这也不是纯玉制作的。紫砂玉鼻壶可是玉鼻壶中的精品,无论成色,质地,都无疑是玉中精品,可是你这件,衣钵单薄,通透性差,而且质地与纯玉相差太远,制作工艺倒挺精良的,我怀疑这就是新货。”
  
      新货和打眼,捡漏,掌眼等都是属于行话,意思就是现代制作的假货。萧强没吃过猪肉自然见过猪跑,在古玩街常年混着多少也懂一点。
  
      “新货?”胖老板震惊无比的喃喃道,“那才值多少钱啊?”
  
      “大概价值,也就一千块钱左右吧。”夏国航随口回了句。
  
      “什么??”那胖老板顿时气的浑身发抖,脸上充满了失望之色。也是,这花了八万多买的玉鼻壶,结果鉴定一下才值个千把块,换做谁谁心里会舒服?
  
      可是古董交易这种事就是这样,买卖自愿,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就算知道买了假的也怨不得别人,只能怪自己水平不够。
  
      “黄老板,这回你可输大发了,哈哈,上回还笑我,这回你比我还惨呦!”胖子黄老板身边一位戴金边眼镜的中年男人嘲笑出声,看来上回他估计看走眼恐怕也没少被讽刺。
  
      那黄老板冷哼了声,气呼呼的收了自己的玉鼻壶也没敢说什么,估计丢了脸面也不好意思再还嘴了。
  
      这时,杨宜生眼珠一转,笑着将桌上摆着的瓷瓶递了过去道,“夏总,您给掌眼瞧瞧这瓷瓶如何?”
  
      夏国航接过杨宜生的瓷瓶后看了几眼,顿时面露惊讶之色,激动万分道,“这青花瓷……这青花瓷难不成是……”
  
      话说到一半,他急忙拿起放大镜仔细的进行研究,抚摸着这青花瓷瓶的光滑瓶身许久之后,夏国航这才感叹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青花紫气东来祥瑞图罐虽然是赝品,却是有几百年历史的旧仿!”
  
      夏国航此话一出,立刻引来众老板的一阵惊呼。收藏爱好者都知道,新货和旧仿是有本质区别的,新货代表着的是现代的仿制品,一旦认定是新货的话,那贬值可就厉害了。可旧仿就不同了,旧仿代表的是古代仿制的赝品,有些旧仿甚至比真品价值还高!
  
      “那夏总,这赝品价值应该不菲吧?您有兴趣吗?”杨宜生试探性的笑道,“我这人只懂乱收古董进行买卖,您开个价,合适我就卖了!”
  
      “老子过函谷关图……寓意紫气东来,祥瑞尽出。嗯……卖相也不错,好瓶,真是个好瓶。”夏国航赞叹的说到这,却是收敛了内心的激动与兴奋,思索了会后反问道,“杨老板,咱们合作过很多次了,你也知道我是个古董商人兼鉴定师,说白了就是中间商,从民间古董爱好者中拿货,然后放入拍卖行或者公司寄售,赚取其中的差价。我这人不会让买家吃亏,也不会让卖家吃亏。这样,你给我个心理价位,我觉得可以就拿下!”
  
      杨宜生听到这话眼神中明显露出丝笑意,可这笑意在萧强看来,却明显有那么点不对味。倒不是他对杨宜生有偏见,实在是他通过透视发现,这个叫什么紫气东来的青花瓷瓶有问题!
  
      打眼打到老师傅身上来了,这杨宜生……可真不简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