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最强全才 > 第三十二章误打误撞

第三十二章误打误撞

“这是……”当夏国航看清楚那碎片内壁面的印鉴字体后,顿时惊讶无比的震惊道,“这图罐……竟然是吴志道制作的?这,这怎么可能??”

    激动不已的夏国航看完着印鉴后,立刻似乎想要求证什么般急忙将几块大碎片拼凑起来,又仔细的拿出专业的鉴定工具似乎开始重新进行鉴定。

    杨宜生脸色渐渐变的有些难看,等了会后他忍不住出声道,“那个……夏总?怎么,这图罐碎都碎了,你难道还有什么新发现?”

    夏国航根本没有理会杨宜生,整个人似乎都沉浸在了鉴定之中。又过了五六分钟后,他才脸色有些潮红的无奈叹了口气,苦涩的笑道,“想我堂堂二级鉴宝师,竟然都被这家伙制作的图罐给蒙骗过关,真是惭愧啊惭愧!”

    萧强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夏国航这样说显然是已经明白了这图罐的来龙去脉,他故意出声附和道,“夏叔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夏国航摇摇头,他朝着旁边坐着的杨宜生意味深长的瞅了眼后才道,“这是件赝品中的赝品,是目前行业里最有名的瓷器造假大师吴志道制作的假货!这花纹,这工艺,真当是将仿制品都仿制的如此惟妙惟肖,可惜总是有那么一丝的猫腻之处,刚才我太激动居然都没有察觉,是我看走眼了!”

    “什么!!”夏国航这话一出,顿时几位老板忍不出发出惊呼之声,他们纷纷将目光落在了杨宜生的身上。

    夏国航是什么人?那可是出名的鉴宝师啊!没想到竟然也在这里栽了跟头。这杨宜生竟然能把古董以假乱真到这种程度,不由令其他老板们纷纷面露出警惕之色。

    杨宜生现在那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他知道这事一出自己的信任感就会急剧降低,急忙装作很意外道,“哎呦,夏总,这……这我可冤枉死了,我收这瓷瓶的时候真不知道这居然是假货啊!我也是花了大价钱收进来的呢!”

    “杨总,恕我眼拙,被打眼了也怪不得别人。不过这图罐摔破总归是我有责任,多少得赔一些给你,你看赔多少合适?”夏国航对于杨宜生是否故意的根本没兴趣,他此时朝着萧强看了眼,眼神里透露出明显的感激之色。

    如果他发现不了这图罐是假货,这还真不光是赔钱和丢脸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这事要传出去那无疑对他鉴宝师的身份是严重的打击!幸亏萧强这一摔令他及时发现错误进行补救,这才免于身败名裂,自然要感谢他了。

    “夏总说笑了,我买到假货是我自己运气不好,既然图罐碎了就算了,当我花钱买个教训吧。”杨宜生果然爽快的没有让夏国航赔钱。既然鉴定出是假瓷瓶,就算赔也赔不了多少钱,还不如做个人情,把这事产生的尴尬化解。

    只不过嘴上说的爽快,可杨宜生忍不住暗地里偷偷盯着人畜无害的萧强,目光中透露出的全是怨毒与恨意!也是,原本都快到手的钱就这样被萧强这个愣头青给破坏的不翼而飞,换谁也会心有不甘。

    萧强当然感觉到了杨宜生的不善目光,本来他和杨宜生就有过节,两人间这梁子越结越深也是没办法的事。

    夏国航继续开始鉴定起古董,就好像刚才假货那事没有发生过一样。其他老板们似乎也都闭口不谈,大家仿佛都达成了某种默契,不愿意让今天的鉴定收宝闹的不欢而散。桌上的古董就十几件,夏国航又挑了几件却都没有找到心仪的宝贝,不由靠在椅子上短暂的进行闭目养神。

    夏瑶从满脸的不可思议中恢复过来,她此时朝着萧强仔细瞧了几眼,俏脸忍不住有些发红,估计是想起刚才责怪萧强摔破图罐的苛刻话语了吧……

    萧强没多关心她的表情,倒是将注意力回归到了桌子上的这些古董中。通过刚才的透视观察,这桌上琳琅满目的古董中只有一样内部流动着特殊的金色迷雾,那就是摆在桌子上左侧并不起眼的一幅古画。

    对于这件古画,萧强自然是志在必得的,他想了想后突然出声道,“夏叔叔,我想买样古董试试手。”

    “哦?你想要买古董?”夏国航睁开双眼,有些意外的朝萧强看了看道,“萧强,你也懂鉴宝?”

    “经常在古玩街上玩,对古董有那么点研究而已。”萧强笑了笑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碰碰运气。”

    “哼,想买古董可以,可别又摔碎了就行!”杨宜生冷哼一声,目光不善的扫了萧强一眼。

    萧强没有理他,此时夏国航犹豫了会后笑道,“没想到你竟然也懂鉴宝,好,买卖古董能增长见识和经验,既然你觉得自己有些把握,那试试手也行。”

    见夏国航答应下来,萧强自然点头故意来到了摆放在桌子上的古董前,仔细用目光挑了好几遍后,他将桌子中最不起眼的古画拿到了手上。

    将古画徐徐展开,立刻一幅普通的华夏风格水墨画跃然于纸上,画的景倒比较普通,乃是钓鱼翁与山水之间的意境画面。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由于这首诗在古代的盛行,所以很多大画家都喜欢以钓鱼翁与山水拿来作画,晓是想达到诗词中的意境。”夏国航看了萧强所挑选的画一眼后,有些惋惜道,“此画中规中矩,所提款也并未为名师之手,普通之极,萧强,你觉得这画有独特之处?”

    “我觉得这画挺不错的,比较喜欢。”萧强笑着回了句话,此时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他拿捏着古画的右手中已经有道金色热流正源源不断的从此画的背部沿着其经脉而入,最终流到了他脖颈中所挂的玉佩之内!

    夏瑶不屑的轻笑了笑,忍不住开口道,“爸,他就是一个新手,刚才摔破罐子是误打误撞而已,你还指望能挑出什么好东西啊?”

    夏国航并未反驳女儿的话语,实在是萧强挑选的这幅画确实太普通了,就算是件古物,恐怕也没多少价值。

    不过这古画的主人杨宜生倒是露出了丝玩味的笑容,他盯着萧强缓缓开口道,“怎么?喜欢这古画?这画可是我去年从一家农户那收来的,当时花了三万多的价格,既然你喜欢,那我也就不多说了,一口价八万,喜欢拿去,不喜欢就把画放回去吧!”

    杨宜生这话一出,众人冷不丁全都倒吸了口冷气!刚才夏国航都已经说的很清楚此画有多么的普通,更何况杨宜生这种人就算是再不懂鉴宝,长年累月的接触玉石古董这类东西,怎么可能会眼拙到花这么多钱收购这古画?傻子都知道这家伙是在睁眼说瞎话呢,他收这古画估计出了一万块有没有都是问题!

    不过很快其他人一想也纷纷明白了,杨宜生这种年轻公子哥,自然是有仇必报的类型。刚才萧强虽然不是故意砸碎的图罐,但确实让他一下子损失了六十万,他当然心里憋着口气,这会看样子纯粹是在故意刁难萧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