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最强全才 > 第三十五章 不可限量

第三十五章 不可限量

此话一出,诸位老总见有了希望,立刻像打了鸡血一样继续进行报价。可出来出去,这价格到了一百二十万就涨不上去了,毕竟这些家伙都是商人,一个个都贼精贼精的,他们可不会傻到把价格往死里报。

    “萧强,如果你愿意的话,这残图,我一百五十万收了!”夏国航这句话出口,其他老板总算是没有了继续往下加钱的意思。毕竟一百五十万对于这仅仅只是残图来说,已经没有多少利润空间。他们可不像夏国航那样,朋友遍布古董界,所以自然没有价格方面的优势。

    “那个……夏叔叔,我不知道你对这图也感兴趣,你若要的话,给我一百万就行了。”萧强可不是个不知恩图报之人,他心里清楚今天要不是夏国航带他来这里,他根本就没有可能碰上这发财的机会。

    “那不行,这是你的机遇,我怎么可以白白赚你的钱呢?”夏国航摇头笑道,“你放心,我拿了这残图肯定不会亏本的,我是个商人,不会做赔本买卖,相反还会赚一笔,所以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

    既然夏国航这样说,那萧强也就不客气的点头答应下来,将残图交给了他。夏国航接过残图后小心翼翼的包装好,然后问了萧强的银行账号。萧强把自己银行卡号报出后,很快那刘秘书便打开随身携带的电脑,用网银转账成功!

    一百五十万转眼间到手,令萧强实在有种难以言喻的不真实感,他甚至都有些想掐掐自己看看是不是在做梦!买卖古董这种钱实在来的也实在是太容易了些!当然他也清楚,这一切都是因为拥有透视这种特殊能力的原因。

    “小兄弟,你可运气真好,随随便便就用八万换了一百五十万,你这捡漏水平真不是盖的。”虽然没买到残图,不过看样子那位胖子钱老板倒没多少沮丧,笑着道,“我很好奇啊,你刚才是怎么发现那古画里还藏有残图的?”

    萧强从兴奋中回过神来,想了想便随口敷衍道,“我这人手感向来很好,刚才一摸古画就感觉到里面好像还夹着什么东西,就尝试着剪开来看看了。我也没料到这古画里居然有残图存在,算是撞大运了吧。”

    众人听完这种不靠谱的解释顿时一阵无语,花八万块钱只因为感觉里面有东西就切割开了古画?这种事换做谁恐怕都不会相信。可是不信归不信,事实就是如此,他们除了感叹萧强运气实在太好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解释了。

    “萧强兄弟,运气好归好,可总有到头的那天。小心下次看走眼把钱全赔进去,那可就得不偿失了!”杨宜生冷不丁的开口说了句话,听起来像告诫,实际上明显就是酸葡萄心理。

    萧强冷冷一笑,这家伙刚才卖古画就没按好心,现在却又冷嘲热讽的,真当自己没有脾气是吗?反正这梁子已经结的很深,不可能成什么朋友了,他干脆回击便道,“啊,说起来我还真得感谢你啊杨少,不光这古画是从你那买来的,而且我忘了说了,这买古画的八万块钱,也是我之前从一楼你赌石场里赢来的。”

    “噗……”听到这里,几名老总中有人忍不住幸灾乐祸的笑出声来,可杨宜生却是气的差点要喷出一口血来!萧强真是让他丢脸彻底丢到家了,这么说来,他等于就是白送了这价值两百万的古画残图啊!

    越想越气的杨宜生铁青着脸,咬牙切齿道,“好,很好,萧强,我记住你了!”

    “呵呵,杨老板息怒,萧强年少不懂事,别跟他一般见识。那个……要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这回我买到了残图,此行也算收获不小,得先急着拿回去做进一步的鉴定,改日再来叨扰。”见局面似乎有些失控,夏国航知道再呆下去对谁都不好,便主动起身告辞。

    杨宜生点点头算是默认,此时的他满肚子怒火,要让他送客也是不太可能的。

    很快,萧强和夏国航等人走出了贵宾房,来到了一楼。在门口附近,宋晓侯和邵文杰早早的已经等在那里,见到萧强后便很快迎了上去。

    众人出了大门之后,夏国航这才抽出张名片递给了萧强,皱眉小声道,“萧强,这杨宜生可是永安县出名的地头蛇,你可惹不起,以后还是尽量小心为好。如果真的遇上麻烦,你就打名片上的电话给我。”

    “谢谢夏叔叔关心。”萧强也知道杨宜生不是好惹的主,可是他连续破坏了杨宜生两次赚钱机会,已经结下仇怨,现在也只能小心为上了。

    夏国航此时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开口道,“对了,你既然能看出古画内另有乾坤,那自然也应该能看出杨宜生卖我那图罐有问题,你刚才……是故意摔的图罐对吧?是想给我留面子所以没有当众提醒?

    萧强笑了笑,避重就轻的开口道,“我其实有个姐姐在古玩街开玉石店,我经常到她那玩,对鉴定这方面还是有些经验的。”

    这话的意思其实已经说的很明白,夏国航满意的点头拍拍他的肩膀道,“好啊,后生可畏,我一开始还想带你做古董生意,想收你为徒,可实际上看来你我之间的水平并没多少差距,你缺的只是机会而已。以后,咱俩可要多多交流才是!”

    面对着父亲极度看好的萧强,夏瑶此时抿着嘴却是一句话也未说出口。她已经对萧强的能力有了全新的认识,再也不敢把他当什么都不懂的菜鸟来看待。一切都靠事实说话,夏瑶知道自己这一回算是真的看走眼了。

    与夏国航又聊了几句后,萧强三人便转身离开。望着萧强消失的背影,夏瑶忍不住出声道,“爸,你就那么看好他?这家伙说不定真的只是运气碰巧了呢?实在难以置信就他这么一个学生,居然有这么厉害的鉴宝能力……”

    “夏瑶,你必须要相信事实,从今天的情况来看,萧强必然对古董方面已经有了很高的造诣。”夏国航长微笑道,“说不定再过不久,就连我都要向他请教了。”

    “有那么夸张嘛……”夏瑶撇撇粉嫩的粉唇,有些不服气道,“爸,我看你是不是就因为他是你故人之子,你才故意这么看好的?你这可是意气用事!一个小县城里的穷学生赚了点钱而已,你还真以为他能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啊?”

    “呵呵,我的宝贝女儿,莫欺少年穷呦!”夏国航长呼一口气道,“他的父亲萧万年当年就是人中龙凤,我有种感觉,这个年轻人的未来……不可限量!”

    听见父亲如此重视的话语声,夏瑶的美眸中总算是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兴趣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