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最强全才 > 第四十二章 机会

第四十二章 机会

一晃好几天过去,转眼便到了星期六。萧强坐在温柔阁玉石店里,对着一个花瓶傻傻的笑着,此时他的脑海里已经在想着明天与校花赵清妍一起看书,吃饭时的温馨画面,以及两人日久生情后情愫暗生的美好景象……

    “喂,萧强,在想什么呢?看你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还不快擦擦!”温碧柔看着这小子一脸花痴的模样,不由笑道,“我这花瓶有那么好看吗?”

    “呃……哈哈,有些走神,走神了。”萧强尴尬的笑着将花瓶放回原来的位置,其实这几天来,他除了读书学习之外,就是来到古玩街想要寻找些古董和玉器,好让玉佩中的金色能量恢复一些。可是找了半天却依旧没有什么收获,毕竟古玩街里真货少假货多,要想真的找到带金色能量的好宝贝实在太难了。

    可是要让萧强再次前往赌石场又不太可能,毕竟他已经得罪死了杨宜生,就算他想去也没那机会了。而夏国航那边最近似乎也没什么动静,自从夏瑶成为他的同桌后,就压根没给他任何夏国航的消息。

    想起夏瑶,萧强就是一阵头疼。这丫头片子自我感觉实在是太良好了些,转学到高三2班第一天就向校花赵清妍发起了挑战,现在别说整个班,就是整个年级都已经知道了这事,甚至很多人都暗中把这次两女在学习上的比试看做成了校花名头之争!

    也是,说实话,夏瑶和赵清妍论长相不相伯仲,只能说是各有特色,确实有当校花的潜质。但是如果要萧强来选,他绝对喜欢赵清妍这种温柔文静类型的美女,像夏瑶这种高傲的小公主,他可没兴趣!

    赵清妍虽然没有接受夏瑶的挑战,但这种学习成绩的事就算她不接受,也会自然而然被许多同学所注意,骑虎难下,恐怕就是这种情况了……

    “萧强,又在那发什么楞呢?”温碧柔见萧强又有些出神,出声便道,“我这几天和古玩街上的几个老板接触了下,询问了关于省城展销会的事,已经有了结果。下个星期双休日,省城便将会举办南方三省一次大规模的展销会,到时候肯定会有很多富商收藏家前往,我们这对冰种翡翠球只要能进行拍卖,应该能获得个好价钱。不过……这展销会好像不是对外的,要想进去就得拿到入场券,恐怕到时候还得想想办法才行。”

    展销会?萧强听到这里,顿时双眼一亮!倒不是他对那冰种翡翠球能拍出多少好价格而感兴趣,实在是他知道展销会上一定有很多真品古董玉石宝贝!既然如此,那他只要能摸到这些宝贝,岂不是就能补充回玉佩中的金色能量?

    “好,碧柔姐,那我们下个双休就去展销会走一趟吧!”萧强哪有拒绝的道理,点头笑道,“省城我都好多年没去过了,这回也算是去开开眼。”

    “嗯,好,那我现在就去和隔壁的章老板约一下,坐他的车前去。”温碧柔从柜台中走出,朝着门口边走边道,“这个展销会不对外,门票很难搞到,这章老板是省古董玉石协会的会员,有他带我们去,这样就能解决……哎呀!!”

    温碧柔话还未说完便是一声尖叫,原来她今天穿着的黑色高跟鞋竟然不小心一扭,娇躯失衡,整个人便朝着门边摆放着的一排排瓷器扑倒!

    萧强瞪大双眼,一个箭步便急忙冲了过去!他倒是没想英雄救美,可是万一要是温碧柔扑倒了摆放瓷器的架子,这一摔可就能让成百件瓷器瞬间变成废品!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幸好距离温碧柔不远,三两步便冲到其身边,一把便紧紧抓住了白皙柔嫩的小手,用力的将温碧柔朝自己这边猛的一拉!

    原本倒向瓷器的温碧柔娇躯被萧强的力量猛的给拉了回来,一股脑的便扑进了他的怀中,两人此时此刻便紧紧抱在了一起!

    今天的温碧柔虽然穿着一身职业正装,但是温香软玉入怀的感觉还是令萧强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她身上传来的淡淡体香,胸前柔软的挤压,一切的一切都令血气方刚的萧强差点把持不住,鼻血都要喷出!

    有惊无险的温碧柔一时间被吓的半天没回过神来,当她发现自己还处在萧强怀中时,两人保持着拥抱的姿势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看着自己就这样被萧强给抱在怀里,温碧柔俏脸唰的一下红透了半边天,急忙一把推开,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害羞不已的温碧柔一时间显得无比尴尬,这种事骂又骂不得怪又怪不得,相反她甚至还要表示感谢。毕竟刚才如果不是萧强,她不但要扑倒瓷瓶架,自己多半也要摔伤!很明显,他是做了件好事。

    “碧柔姐,你没事吧?”萧强厚着脸皮小心翼翼的询问出声。刚才救人是真,但抱住温碧柔后他确实有了舍不得放开的冲动,所以两人才会拥抱那么长时间。这事让萧强觉得挺不好意思的,万一让温碧柔生气那误会可就大了。

    “我,我去和章老板约一下……”温碧柔的眼神有些躲闪,她刚要转身离开,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扭头道,“哦对了萧强,我爸说上次拿去的上品黄花玉他已经雕刻出件了,你要没什么事可以去玉石厂那货给取来店里,那块玉是你切出来的,由你去取也好。”

    “玉石厂吗?”萧强有些意外,不过很快脑海里便灵光一闪!自己不是正愁没什么好机会能接触到玉石厂切割车间的主任,想询问他关于父亲的事?正好借此机会,何不前去试探试探?这也许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想到这里,萧强便毫不犹豫的便答应下来,离开温柔阁玉石店,朝着玉石厂走去。

    玉石厂是国营大厂,自然闲杂人等不能进入。但是若真有事情,只需要登记之后,由厂里的职工带着就能进入。当然,这职工也分等级的,像是邵二东那种零时工显然不行,不过对于雕刻车间的温师傅来说,自然不在话下。

    萧强和门卫大爷也挺熟,打了声招呼后没多久便看见了温师傅走来的身影。温碧柔的父亲名叫温广胜,是玉石厂雕刻车间的老师傅,为人忠厚老实,对人坦诚相待,这两年成为温家的邻居后没少照顾萧强母子,这些恩情他都一一记在心里。

    “萧强!”温广胜见到站在门口的萧强后便热情的打了声招呼,门卫见他来领人,便熟练的将铁门给打开,放萧强走进了厂子里。

    “温师傅好!”萧强笑着礼貌的回了句,他当然不会把碧柔姐交代的事在这说出来,毕竟厂里雕刻工干私活怎么说也是违反规章制度的,不过最近厂里效益也不是很好,很多雕刻师傅都接私活,也算是种默许了。

    “呵呵,走,跟我去雕刻车间。”温广胜拍拍他的肩膀,两人便往厂区走去。渐渐距离门卫有些远了后,他这才又道,“萧强,一会进车间别乱说话,我把雕刻好的玉石交给你你就走,这几天厂子里出了事,不光厂里的领导,今天听说县里领导都要来,千万别给人发现了,要不然我可就麻烦了!”

    “哦?厂里出了事?”萧强有些意外,这玉石厂除了自己父亲萧万年当年出了事之外,好像已经好久没出事了,不由好奇道,“温师傅,到底出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