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最强全才 > 第四十四章 嚣张的顾问

第四十四章 嚣张的顾问

是的,萧强发现在不远处的人群中,那位县领导身后的跟随着他不但脸熟,而且还想起了他到底是谁!

    这个男人,不正是上个星期自己和赵清妍在公园被痞子于海和其手下包围,带着警察前来解围的那位王秘书吗?很快,萧强便有些恍然大悟过来!难怪啊,这赵清妍口中的王叔叔敢劈头盖脸的训斥警察,这王秘书看样子应该是县领导的秘书!县领导的秘书啊,在永安县里,那当然也是呼风唤雨的人物了嘛!

    这么说来……赵清妍的叔叔是县里的大秘书,那她父亲,应该肯定也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吧?萧强暗暗有些无奈,看样子想追赵清妍,难度恐怕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主任,这些人都是来视察的县领导吗?”萧强小声的朝旁边雕刻车间主任问道,“这切割机没有用,县领导来了就有办法能修好?”

    旁边的主任朝萧强看了眼后皱眉道,“说来也真是憋屈,厂里技术不行就只能被外人欺负。瞧见那走在前面矮小戴着眼镜的家伙没?那家伙叫宫本藤,他身为宫本公司的代表早已经来过厂子几次,可硬说切割机坏了是人为的不给保修,要厂里出钱维修。厂里没技术,可也不能被人牵着鼻子走吧?沟通好几次都没沟通出结果,这不被县领导知道这事后,又只能出面请他前来进行调解。厂里也急啊,这机器老这么坏着也不是个办法,不然一百万不就打水漂了?这回你叔叔压力很大,要不是实在没办法,谁愿意看这狗日的趾高气昂那模样!”

    听见雕刻车间主任这样说,萧强心里也是一阵不爽,看样子,这R国顾问显然有些狗眼看人低欺负人了。

    “赵县长,我代表玉石厂全体员工欢迎您前来玉石厂莅临指导!”就在这当口,萧万忠已经走到了那为首的赵县长面前,恭敬的握手笑着道,“徐书记出差去了,厂里其他干部我已经通知他们……”

    “萧厂长,就不要打扰同志们的工作了,该干嘛干嘛,我这次来可不是来指导的,而是来替你们玉石厂擦屁股的!”萧万忠的话还没说完,这位为首的赵县长便一挥手直接打断他的话,脸色有些不满道,“出了这么大的事却不上报,要不是宫本先生去我那告玉石厂的状,我这个主管工业的副县长还被蒙在鼓里呢!”

    “这……”萧万忠脸色尴尬的朝旁边昂着头得意洋洋的宫本藤瞧了眼,勉强又堆起笑容道,“宫本先生,我正要去找您呢,没想到你倒是个华夏通,竟然主动联系上了县里。”

    “萧厂长,我们大R国生产的ST1990型玉石切割机是采用国际最先进的技术,也是质量最好的机器,却因为你们的工人技术水平落后,不懂得正确使用而在短短一个月之内就坏了,我深感痛心!现在要修好这机器,就必须要从我国派专业的人士前来进行维修,包括调换零件等费用你们却硬要由我方来负责,这是毫无道理的!”宫本藤开口便用蹩脚的华夏语强词夺理道,“我方要求维修费用应该由你方来支付,无论是从合同还是道理上来说,都是完全正确的!”

    听见宫本藤这话,萧万忠脸色渐渐阴沉了下去,他想了想后皱眉道,“宫本先生,我们的技术工人是严格按照手册上的流程去操作的,怎么可能就是人为造成的损坏?您这样说恐怕有些太武断了吧?而且这……”

    “萧厂长,事情有分歧咱们就要化解分歧,光争论是没有用的。”见萧万忠要与宫本藤进行争论,那赵县长皱了皱眉头打算他的话后扭头朝宫本藤笑道,“宫本先生,我想请问下,这机器如果要维修的话,大概需要多少资金?”

    宫本藤想了想后,一本正经道,“我们公司派遣出国维修人员费用加上零件进口等费用,加起来估计要三十万元左右。”

    这话一出,顿时众人都惊呆了,就连旁边的萧强也有些傻眼。开什么玩笑,一百万买来的机器手还没焐热就要花三十万费用来进行修理,这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啊!

    “怎么?你们嫌贵?呵呵,那也没关系,只要你们自己能修好这笔费用不就不用出了?”宫本藤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笑道,“不过我可要事先申明,如果你们擅自把机器拆开,那保修期可就算是自动作废,到时候一切事情都和本公司无关!哦对了,顺便再说句,这个型号的机器是非常先进的,整个华夏国都别想找到专业的维修人员,到时候再来找我公司的话,维修费可就又要翻倍了!”

    “你……”萧万忠气的差点没背过气去,这宫本藤的意思在场的所有人都无疑听明白了,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威胁!

    宫本藤一脸我就是这么嚣张你咬我的欠扁表情站在那双手叉腰,得意洋洋的令其他人是又恨又气。说白了,玉石厂这维修费在他眼里恐怕是付也得付,不付也得付!如果不付,那就无疑意味着这切割机将会报废,到那时候可就不是损失三十万维修费,而是整整一百万购买费了!

    那位赵县长无疑脸色也很难看,可他还是勉强笑道,“宫本先生别急,我们先去看看机器的情况,眼看着也快到饭点了,一会咱们去旁边酒店吃顿便饭再慢慢谈,您看如何?”

    萧强知道,这赵县长是想先把冲突压住,靠酒桌文化来说服宫本藤,不说让他保修这机器,最起码也要把维修费降低一些。

    宫本藤似乎也知道赵县长的意思,不过毕竟这是县长的邀请,他也没有拒绝。这时,在众人的簇拥下,他便陪同赵县长一起走进了切割车间内。

    由于副县长的大驾光临,全厂的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领导身上,自然谁也不会去关注走在后面不起眼的萧强。很快,萧强蒙混跟着也走进了切割车间。

    切割车间内虽然宽敞,切割机众多,但还是能一眼就看见摆在中间流水线上的那架一看就最高级最复杂的进口切割机。此时这台机器周围还蹲着四五个厂里职工,似乎正在研究这机器的图纸,专心到都没注意县领导这些人的到来。

    “赵县长,这机器就在那里,实际上已经不用看了,机器坏了就无法进行工作,光看表面根本就看不出什么问题。”宫本藤一脸随意道,“切割机现在的问题是供电都无法启动,我怀疑是受到严重操作失误导致的损坏。”

    人群中为首的那位赵县长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旁边的萧万忠一脸的憋屈,他知道这宫本藤根本就是睁眼说瞎话,可偏偏就是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萧强望了那无法启动的切割机一眼,想了想后默默暗中让玉佩中的金色能量流入其双眼之中,他的目光穿透了切割机的外壳,里面的线路与芯片以及零件,被他看的是一清二楚。

    很快,他似乎便有所发现,皱着眉头流露出了一抹奇怪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