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最强全才 > 第四十五章 让我来试试

第四十五章 让我来试试

    只见在切割机结构复杂的内部,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线路覆盖着主机械臂,芯片卡槽存在与切割机的主机箱中,看上去有条不紊非常的精致。[燃^文^书库][www].[774][buy].[com]不得不说,R国这个国家虽然人长的猥琐挫了点,但这技术确实是一流的。
  
      只不过,技术质量一流是回事,可只要是人恐怕多少就会出现瑕疵。萧强通过透视之眼清清楚楚的看见,在这密密麻麻的线路中,机械臂的底部明显有一处线路是处于断裂的状态!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那么可以肯定这线路断裂才是造成切割机无法启动的罪魁祸首,这内部线路出现断裂,肯定是机器生产制作过程中本身就存在的问题,根本不可能会是人为造成的!
  
      “陈主任,你过来下。”就在萧强暗暗分析之时,脸色有些不好看的萧万忠没有反驳宫本藤的话语,而是朝那些正分析图纸中的一名略显疲惫,浑身邋遢的中年男人招了招手。
  
      那位陈主任此时才发现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群人,看架势便知道是领导视察,立刻起身来到了萧万年身旁,有些忐忑道,“萧厂长,您叫我?”
  
      “是的,陈主任,这位是赵县长,是专门前来调查切割机故障事件的,你向赵县长汇报汇报吧。”萧万忠说到这,恭敬的朝赵县长道,“赵县长,这位是切割车间的陈主任。”
  
      萧强听到这不由一楞,将目光落在了这位陈主任的身上。看来,他想要找的那位切割车间主任,应该就是他了!
  
      “陈主任,你好啊!”赵县长与他握了握手后便关心道,“怎么样,对于修理这切割机有什么进展吗?”
  
      陈主任脸色有些难看的摇摇头,略带沮丧道,“赵县长,说来惭愧,我和切割车间的职工们已经加班两三天没怎么合眼了,可光是这切割机的图纸都没能研究透彻,里面结构实在太复杂,又不敢贸然拆开来进行研究,实在是……没有什么进展。”
  
      “哼!”听到陈主任沮丧的话语,那位R国代表不由不屑的轻哼一声,露出得意之色趾高气昂的开口便道,“我劝你们就别浪费什么心思了,如果我R国这么精密的仪器说研究就能被研究的话,那还敢卖给你们仿制这么厉害的华夏国厂家吗?光有图纸就想把这机器修好?简直是异想天开!”
  
      宫本藤的话语令玉石厂所有人心里都很不是滋味。技术不如人,就只能吃哑巴亏。虽然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但是换做谁心里都憋着一股怨气。萧万忠脸色难看的此时瞪了陈主任一眼,咬牙道,“陈主任,你们是怎么搞的!一个月还未到的机器到你们切割车间就坏了,还修不好,让厂里受制于人,你这个主任当的就不称职!厂里会对你的问题进行讨论处理的!”
  
      “这……萧厂长,我,我也不想这样啊!谁知道这切割机说坏就坏了……”陈主任见萧万忠要对他进行严肃处理,弄不好就要掉了车间主任这顶帽子,不由急着一跺脚咬牙道,“萧厂长,要不这样,我们把切割机给打开,仔细按照图纸一个部位一个部位的查过去,我就不信查不到问题所在!”
  
      “不行!只要你们敢擅自拆开机器外壳进行私自维修的话,那么保修将会直接作废,一切后果由你们自己来负责!”宫本藤直接便打消了陈主任的这个大胆想法,嘲讽道,“就凭你们区区一个县级厂的水平还想自己维修机器,简直是痴人说梦!”
  
      “你……”陈主任明显能感受到宫本藤的鄙夷之色,气的半天憋不出话来。萧万忠和赵县长也是纷纷绷紧起脸来,一个个脸色都不好看。
  
      人群不远处的萧强皱起了眉头,他也觉得这个R国代表实在太嚣张了!这时候他双眼突然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
  
      因为切割机故障的原因,玉石厂陷入了无比被动的困难局面。如果请R国专家来维修,不但将被认定是人为操作损坏,而且还要支付三十万维修费!不但丢了人而且还损失了钱财,更重要的是在县领导面前丢了人,不光陈主任这个车间主任要麻烦,恐怕就连厂长萧万年也吃不了兜着走!
  
      可是……如果这切割机能被修好的话……那不但问题迎刃而解,并且修好机器的那人,定然会成为萧万忠和陈主任感激无比的对象!恰好,他萧强很想要和陈主任拉近关系,想要从他口中询问关于父亲之事!
  
      想到这里,萧强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他早就看那个眉飞色舞,嚣张跋扈的宫本藤不爽了,有技术就了不起,就可以这样恬不知耻明目张胆的进行威胁?更何况,这本身并不是玉石厂的错!
  
      他暗暗鼓足了勇气,迈步便高亢的出声道,“宫本先生,我想请问下,目前这切割机没有被我们擅自拆解过吧?”
  
      萧强的话一出,立刻引来了所有人的注意。这时候,萧万忠有些不满的急忙朝他道,“萧强,你乱问什么呢?领导在这,别乱出声!”
  
      “二叔,我没有乱问。”萧强坚定的说到这,朝着那有些茫然的宫本藤继续问道,“如果宫本先生肯定确认目前这架切割机器我们没有擅自拆解过的话,那我想我应该明白这切割机问题出在哪,而且很可能修复的起来!”
  
      “什么!!”萧强的话顿时震惊四座,也有很多人立刻传来不信任的目光和表情。不过也是,萧强看上去只是个年轻小伙子而已,他说出这样的话来,无疑没有什么人会相信。
  
      萧万忠颇有些尴尬,他面对赵县长的询问之色,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有些内疚道,“赵县长,对不起,这是我的侄子,不知道怎么就跟我们进了这车间,小孩子胡言乱语,赵县长别见怪。”
  
      赵县长朝萧强看了眼,刚想说些什么,此时宫本藤倒是轻笑道,“小伙子,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说我只要确认机器没有被拆解过,你就能知道问题出在哪还能修复?呵呵,就算是专业维修人员,恐怕也不敢说这样的大话吧?”
  
      “宫本先生,你只需要回答,这机器到底拆没拆过!”萧强必须要让宫本藤亲口肯定这切割机是未拆解过的,为的就是以绝后患!要不然一会萧强拆开机器找出问题所在,又被宫本藤以之前拆解过为借口又将机器问题怪罪到人为失误上,那可就更加说不清了!
  
      宫本藤根本没料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如此充满自信,简直自不量力!他有些不屑的根本没想搭理萧强,别过脸去根本无视了他的询问。
  
      萧强心里此时一阵发苦,他最无奈的情况还是出现了,在这玉石厂,他连普通工人都算不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发言权,以至于他就算知道问题出在哪,宫本藤也根本不会去鸟他,更别说去回答他的提问!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