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最强全才 > 第四十九章 扑朔迷离

第四十九章 扑朔迷离

    “我这个人,向来赏罚分明,今天萧强小同志无疑是最大的功臣,不但帮了玉石厂大忙,而且还狠狠打击了那些想用技术主义大炮轰炸我们的外国奸商!对于功臣,我们一定要奖励,就算萧强不是玉石厂的人,也必须要一视同仁!”掌声结束后,赵县长大声说到这,扭头朝一旁的萧万忠道,“萧厂长,你策划策划,这次不但省了维修费,而且还从R国公司那得到三十万赔偿,我看就拿出这赔偿的一部分当做奖励,具体数额和名单做出来,好好犒劳犒劳这些有功之臣,知道吗?”
  
      “是,赵县长,我们一定会照做的!”萧万忠笑着说到这里道,“这一切功劳都是在赵县长领导下才得以进行,要说功臣,赵县长也功不可没。[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萧厂长,无功不受禄,你别拍我马屁,我自己有多少能力还不清楚?”赵县长瞪了萧万忠一眼,笑道,“今天这事做个总结,我准备向全县国企进行推广,让所有人都知道外国商人那些小伎俩,谨防再次上当受骗!这次我们有萧强小同志帮忙,可下次就没那么运气好了。”
  
      “是,是,我一定做好总结。”见赵县长推辞,萧万忠也不敢再作邀请。赵县长又说了几句话后,意味深长的瞧了萧强一眼,便笑着在人群簇拥下离开了玉石厂。
  
      “好小子,你今天可真给二叔争脸了!”赵县长一走,领导所在的压抑气氛就不那么浓烈,萧万忠这才笑着一拳锤在了萧强肩膀上道,“你放心萧强,二叔一定给你个大红包!今天可多亏了你,我都还不知道你有这一手呢!”
  
      萧强笑了几声谦虚道,“其实这也是二叔和赵县长信任我,要不然我的提议根本不可能会被采纳。”
  
      “呵呵,那也是你有能力才行,你就别谦虚了。”萧万忠拍拍他的手臂道,“我真是服了你啊,你是怎么知道那切割机里竟然有条线路是松开的?这都能根据书本上的知识推断出来?”
  
      “因为三十六号线路对应的就是主控制启动系统,所以我才敢断定是三十六号线路有了问题。其实这里面也有一些运气成份在其中的。”萧强无奈之能继续撒谎,没办法,他总不能说实际上这机器根本就不懂,完全是因为他拥有透视的能力才发现其中的缺陷吧?
  
      “你胆子也真够大的,刚才要不是赵县长力挺你,老实说我还真下不了那个决心。”萧万忠叹了口气道,“看来还是赵县长有眼光啊……行,这问题解决后,我还有很多后事要处理,就不和你多聊了,等过几天奖励下来,我就拿给你妈去。”
  
      “好的二叔,再见。”萧强主动挥手告别,萧万忠又与陈主任嘱咐几句后,便离开了切割车间。然而,当萧万忠转身离去之时,谁都没有看见,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满脸的阴沉之色!
  
      赵县长和萧万忠两人走后,萧强的目光很快落在了不远处正在指挥试验切割机性能的陈主任身上。而陈主任也发现了他,笑着便走过来道,“萧强,我代表切割车间所有工人感谢你,要是没有你啊我们还不知道要熬多少个夜呢!非但如此,我这主任恐怕也要背负责任。现在好了,事情总算解决,多亏了你的点子。”
  
      “陈主任夸奖了,我也是根据一点所学推测出来的。”萧强笑着谦虚的回了句,他可不想错过这个与陈主任交流的宝贵时刻,想了想后便主动道,“陈主任,能不能借一步说话?我找你有些事……”
  
      “哦?”陈主任有些意外的看了萧强一眼,点点头后转身吩咐了手下几句,便同萧强走进了车间内他的办公室中。
  
      给萧强倒了杯水后,陈主任坐到办公椅上,面对着他笑道,“这里是我的办公室,没有其他人,你有什么事直说就是。今天你帮了我的大忙,我理应好好感谢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陈主任你误会了,我不是来邀功的。”萧强知道陈主任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不由开口解释道,“我只是来想向您询问一些事情。我也就不拐弯抹角开门见山了,陈主任,我从其他人那里得知,我父亲曾经在前往采购切割机之前见过你,并且向你仔细询问过一些问题是吗?你能不能告诉我,当时我父亲找你问了些什么?”
  
      陈主任原本热情的笑脸几乎瞬间僵硬,他的脸色渐渐变的有些尴尬和冷淡道,“萧强啊,这都两年多前的事了,我现在哪还想的起那么多……而且,我奉劝你一句,别太执着,该放下的总该放下才是。当年的事已经有了定论,你再怎么想去推翻也是不可能的了,为什么……”
  
      “我相信我父亲是清白的!甚至换一种可能说,他是被冤枉的!”萧强冷冷的严肃道,“我一定要替我父亲洗刷冤屈!陈主任,你也说我这回帮了你大忙,我甚至可以把我那份奖金都给你!你放心,我不会把你牵扯进来的,我只是想知道,当时我父亲到底和你说了什么,问了什么?”
  
      “这……”陈主任脸色阴晴不定,好半饷后才道,“萧强,既然你执意想要调查你父亲的事,那我也不好说什么。今天你帮了我和整个切割车间大忙,我要是不告诉你确实有些不好做人。不过你也不要抱太大希望,毕竟我与你父亲的那次交谈也当不成什么证据。”
  
      “恩,我知道的陈主任,我只是想了解的更多一些。”见陈主任答应告诉自己,萧强不由心里隐隐有些兴奋,他总感觉今天这趟应该会有些收获,哪怕只是蛛丝马迹!
  
      陈主任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之后,这才似乎边回忆边开口道,“我记得那时候正是厂里确定要采购一批玉石切割机,当时你父亲主动找到了我,向我咨询了比较需要的切割机型号。当时厂里的切割机普遍都太老旧,效率有低,我早就已经研究市场上一些新的切割机设备,就和他仔细讲解了一些,其中就有今天维修的这台高级切割机。”
  
      “就只有……这些吗?”萧强略微有些失望道,“除了切割机,我父亲还和你聊过些什么?有没有说过其他事情?”
  
      “其他事情嘛……”陈主任重复了这个词之后,突然双眼一亮,似乎想起什么道,“哦对了,你父亲那次来车间找我,除了询问采购切割机型号的事之外,还问了我关于玉石货量的问题。不过这里面有些和玉石厂的进货数目有关,涉及厂里机密是不能告诉你的。你父亲问了我切割车间的出货量之后,便没有了下文。”
  
      “询问切割车间出货量?”萧强明显一楞,随即陷入了沉思之中。虽然他不是玉石厂的职工,但是从小跟着父亲耳濡目染,玉石厂一些采购玉石流程他还是知道的,玉矿石被采购进厂后经过切割车间加工才能最终切割成能雕刻用的原石,这其中会消耗和去除大量的废矿和毛料,所以玉石厂采购原矿石是一回事,但真正的玉石成品数量是要由切割车间来实现报备的。
  
      父亲为什么要询问切割车间的出货量?难道,他怀疑切割车间出货量有问题?又或者,这件事与他蒙冤有所关联?
  
      萧强面色渐渐凝重起来,这件事……看样子倒是越来越有些扑簌迷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