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最强全才 > 第六十四章 赵国志的机遇

第六十四章 赵国志的机遇

    “什么?赵光荣??你是说你那位今晚刚订婚的未来亲家??”不光是门外的萧强,坐在赵国志面前的夏国航同样露出了无比震惊之色失声道,“这,这怎么可能?”
  
      “呵呵,没有什么不可能的。[燃^文^书库][www].[774][buy].[com]”赵国志脸色渐渐冷了下来,颇有些无奈道,“当年我还在宁海市局里工作的时候,就因为与杨光荣是老战友,在他的劝说下才动了心思,积极的走门路获得了下放到永安县当副县长的机会。原本以为到了永安县,有杨光荣这位老牌县长压阵,就可以大展拳脚,积攒在底层政绩加上年龄优势步步高升,可我来到永安县后才知道,这一切其实压根就不是这么回事!”
  
      说到这里,赵国志缓缓吐了口浊气,似乎想要发泄般的继续又道,“哼,这天下间还真是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又或许赵光荣根本一开始就没帮我当成他的朋友,而只是他布局里的一枚棋子!来到永安县后我渐渐才发现,自己不但手中无权,而且任何事情都必须受到他的限制,工作很难开展。我不介意他与我分享成果,但我受不了什么事都任由他搞一言堂,让自己成为傀儡!”
  
      夏国航听到这里,以他的老道已经明白了很多,皱眉道,“没想到会是这样……当年赵光荣可是和你关系那么好,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呐!那你……为什么还要让女儿与他儿子订婚?这……”
  
      “这些年我为人低调,杨家倒也没过多为难我,我女儿赵清妍与他儿子杨宜生倒是因为住的近,经常彼此之间有所交流,也渐渐熟悉成了朋友。不过令我感到意外的是,杨光荣前阵子竟然主动示好,说是想替他儿子说媒订婚,对象就是我女儿,当时确实很惊讶。”赵国志说到这顿了顿道,“不过我回家问女儿,她似乎并没有反对,这才感觉两人可能已经有了感情基础,想想也就默认了。”
  
      夏国航皱了皱眉头道,“清妍这孩子我知道,从小文静单纯,不太可能会喜欢上像杨宜生这样在外面闯荡的男人,而且我在古玩界也有很多朋友,这杨宜生的口风似乎并不怎么好……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的事情……你女儿知道吗?”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其实我也怀疑我女儿是不是因为我才答应与杨家的订婚。”赵国志说到这颇有些无奈道,“可是我这小女啊,别看她文文弱弱的,可实际上倔强的很,她一旦认定的事,八头牛都拉不回来,我现在根本不知道她到底是因为我还是真的喜欢杨宜生才订了这门亲,但是说实话,这门亲事的确能让我的所有问题迎刃而解。”
  
      原来是这样……隔在门外的萧强将这些话一字不落的听进了耳中,他的眼神中透露出的除了惊喜之外,更充满着坚定!赵清妍绝对不会是因为真的爱上杨宜生才答应订婚的,一定是因为她知道了父亲被杨家压制的事,为了赵国志才被迫答应的,一定是这样!
  
      “看样子,因为订亲的原因,杨光荣已经对你更信任,让你放手去做事了?”包厢内的夏国航叹气道,“这个杨光荣,当年对你那么客气,可现在却如此势利,真是……”
  
      “哎,其实这也不能全怪杨光荣,他有野心,想要拥有在永安县绝对的掌控权,这点我可以理解,我隐忍这么多年,一直低调唯他马首是瞻,是就想等待一个证明自己能力的机会。”赵国志说到这,双眼中有亮光闪动道,“而现在,这个机会已经来了!”
  
      “哦?机会已经来了?”夏国航惊讶道,“什么机会?让你如此看好?”
  
      “其实,这个计划已经在我心中酝酿许久,我之所以邀请你回永安县来发展,就是因为我想你也参与其中!”赵国志兴奋道,“老夏,你是我现在最信任的朋友,我要找的合作商人,只有你最适合!相信我,这次机会,你也会从中获得不少的好处!”
  
      “老赵,你说的让我都有些蠢蠢欲动了,说来听听?”夏国航笑着喝了口茶水道,“我可就只是一个普通商人,要是计划不好,我可不敢以身涉险。”
  
      “你啊你,嘿嘿,行,我可以提前告诉你。”赵国志想了想后,开口道,“你应该知道,永安县玉石厂现在的销售是每况愈下,这里面既有设备技术的问题,可最大的问题就是国营体制的问题,但是你也说了,永安县玉石产业是依旧有潜力的,所以我在前几个月,私下里给市里领导提出了目前国家普遍热衷的国企改革方案。简单来说,就是引进民营资本,进行股份制改革,政府以厂房,地皮设备参股,而私人则以资金,模式,技术来参股。我最中意的人选就是你,怎么样,愿意助我一臂之力吗?”
  
      “什么!!”夏国航吃惊不已道,“你是说……永安县玉石厂,要进行股份制改革?”
  
      “是的,而且市里已经批准了,打算由我牵头成立改革小组,这回的改革是大刀阔斧式的,你不用担心政府会过多干预,因为此次股份制改革,将会完全由民营资本领头,占大股权!”赵国志笑着道,“也就是说,只要你投资数目足够多,股份将你占大头,以后玉石厂,就完全由你来运营,你来操作,政府不来干预,只拿分红!”
  
      听到这里,夏国航不由有些激动起来。国企改革很多其实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可若是真如夏国航所说的如此深度改革,完全由私人来经营玉石厂,这可就是相当于买了过来!不说玉石厂那规模,地皮,厂房,设备,就说那么多熟练工人,都是笔完全无法忽视的财富!
  
      “玉石厂,只是因为体制问题才会出现经济问题?恐怕不会那么简单吧?”没过多久,激动的夏国航却渐渐再次冷静下来,他是个精明的商人,自然方方面面都会进行深度的考虑,不由皱眉道,“我怎么总觉得,玉石厂的问题没有这么简单?还有,我若想投资的话,会不会有竞争对手?还有什么附加条件吗?”
  
      “老夏啊老夏,你可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够谨慎的啊你!”赵国志笑着伸手指了指夏国航,呼了口气道,“我不瞒你,原本呢最大的阻碍其实就在杨光荣手上,如果他不撒手,我就没有进行改革的权力,就算市里强压下来同意改革,他也会从中作梗,让他所熟悉的商人来投资,可是你也看见了,我们两家未来可是要结成亲家的,如此一来,赵光荣再怎么说也会给我这个面子吧?只要这次体制改革能成功,我就有了资本,到时候是留是走,那都有了选择的余地,整盘棋就盘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