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最强全才 > 第七十章 套中套

第七十章 套中套

“徐大少,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这么好的寿礼可别错过了?”见徐扬陷入沉思中,张国伦有些不耐烦道,“你看也看了,我也报价了,如果觉得贵,那我就登记拍卖喽?你要后悔的话,可以去拍卖会上重新拍卖,不过到那时候还是不是这个价,那可就不好说了!”

    张国伦说完,也未等徐扬开口,直接便朝鉴宝师道,“给我张登记表,我把东西登记托管给你,拍卖会上,这东西底价就是五百万!”

    这话一出,傻子都听的出来要是徐扬真想要的话,就算去拍卖会,也肯定要出比这五百万更多的钱。徐扬脸色一变,犹豫了会后伸手便笑道,“张先生别急嘛!我又没说不买,只是刚才在想该怎么包装送出去才会给爷爷惊喜,这不就走神了,对不住对不住,不就五百万吗?只要我爷爷高兴,就算是一千万我也出!”

    徐扬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同意出五百万买下这南红玛瑙玉佛,这时张国伦笑了笑道,“行,那咱们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吧!不过我事先声明,交易完成后就不能反悔,我可不喜欢那种秋后算账的人。”

    “你我还信不过吗?你愿买我愿卖,交易完后谁也不会反悔!好,我马上开给你支票,咱们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徐扬笑着便掏出支票本,拿起笔便开始在上面填上数字和签名后一撕便道,“给,这是五百万支票,去指定银行就可以转账!”

    “好,果然是爽快人,和徐大少做生意舒服!”张国伦笑着拿起那块玉佛也递过去道,“合作愉快,下回你若要去拜访吴老,我会帮你做做中间人。”

    “真的?那可太好了,吴老我早就想拜访,可就苦于没有门路,张先生,那就先谢谢你了……”徐扬笑着将支票递了过去,正当要抓住那块玉佛之时,突然间有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徐大少,你要是这样把支票交出去,恐怕你这打眼王的称号,就真的从头上拿不掉了!”就在双方即将交易成功之时,萧强却是毫无征兆的突然出声冷笑道,“你若真买这玉佛送给你爷爷,五百万打水漂不说,这寿礼丢人更丢到家!”

    萧强的话语声音不大,但却清清楚楚的落入到徐扬的耳中!他猛的一缩拿着支票的手,目光朝着萧强望来,惊讶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萧强淡淡的看着徐扬,镇定的嘴角露出笑容道,“你买个假货当寿礼送出去,你说你爷爷会高兴吗?你说你在家里还能有脸面吗?”

    “什么!!”萧强的话一出,顿时全场震惊!他的意思已经说的很明白,这南红玛瑙玉佛竟然是假的,张国伦在卖假货!

    “萧强,你干什么啊?你别乱来!”温碧柔吓的魂都快没了,她怎么可能会想到萧强突然来这招!此时急忙的一拉萧强手臂便急道,“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疯了?这些人咱们可惹不起!”

    萧强朝温碧柔眨了眨眼睛,好像在说稍安勿躁,他自有分寸。这时候,震惊之后的张国伦突然大笑出声,朝着萧强意味深长的瞧了眼,冷冷道,“小伙子,你还真有胆量,敢在这胡言乱语?你知不知道,如果你解释不清楚这事的话,我可以告你诽谤,让你坐牢!”

    “你不用这样威胁我,怎么?既然你敢做为什么不敢当?”萧强丝毫没有被张国伦的话语所吓到,冷笑道,“这南红玛瑙玉佛到底有没有问题,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吧?”

    “放屁!你还真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人家鉴宝师都鉴定是真的,你还真以为自己比鉴宝师还厉害?简直无理取闹!”张国伦一挥手怒道,“我们可没时间跟你在这瞎扯淡!你说我这玉佛是假货?证据呢?证据拿出来!要是拿不出来,可别怪我叫保安把你扭送警察局!”

    “张先生,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以为你做的手脚天衣无缝就万事大吉了?呵呵,你有没听说过什么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萧强说到这,扭头朝徐扬道,“徐大少,先把你的支票收起来,我来告诉你,这玉佛里到底有什么秘密,为什么我会说这是假货!”

    徐扬脸色阴晴不定,想了会后还是点头道,“好,我倒要听听看你凭什么说这是假货!如果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我就算想保你也保不住!”

    萧强点头后,便伸手朝着那摆在桌子上的南红玛瑙玉佛一指道,“大家都知道南红玛瑙的特性,那么造假之人想要做到绝对逼真,当然不会笨到不把南红玛瑙的特性消失,可谁都清楚,如果南红玛瑙真的连特点都能被仿制的话,那根本就不会有如今的价值,早就假货泛滥成灾了!所以,高明的造假师傅要想以假乱真,那么只有一条路,就是用真的南红玛瑙来做假!”

    “哗……”萧强的话一出口,立刻引起拳场一片哗然!本来张国伦的师傅是吴老,玉石界的泰山北斗,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所以这里的事已经引起了整层楼宾客们的注意,此时又出了这样的事情,很快四周早已经人满为患,他们都想知道,这张国伦到底有没有在卖假玉石!

    “笑话,用真的南红玛瑙做假?请问有必要吗?如果有真的,那何必还要去做假!你这话本身就有些相互矛盾!”张国伦大笑声中便道,“我看你就是个骗子,根本就没必要相信你这种人,趁早给我滚蛋!”

    张国伦说话嗓门越来越大,虽然他极力压制,但萧强感觉的出来,他有些心慌了!而这其实也给萧强一种变相的鼓励,他越是心慌,就越是代表他猜测的方向是对的!

    “凭什么真的南红玛瑙就不用作假?”萧强突然提高声音,扭头朝徐扬便道,“徐大少,你把那玉佛拿起来,仔细瞧瞧底部靠右侧的位置,认真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底部?”徐扬楞了楞,不过还是很快便将玉佛拿起翻了过来,按照萧强所说仔细观察了许久后,露出丝奇怪之色道,“这底部……好像有一处颜色有些区别,不过似乎并不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