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最强全才 > 第七十九章 邵文杰的麻烦

第七十九章 邵文杰的麻烦

    “萧强,你来了?没什么事,快,快过来坐!”邵文杰看见走进门的萧强,震惊又高兴的说到这,才发现病床四周已经没了空位,不由脸拉了下来气道,“你们还有什么事吗?没什么事就请离开,我朋友来探望我父亲了,别挡着道!”
  
      “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难道没听见这住院部王主任的话吗?这年头,居然还有你这种死皮赖脸的人,真是奇葩!”就在这时,旁边有位戴眼镜嘴猴腮的中年男子居然直接挡在了邵文杰的面前,趾高气昂的双手叉腰喊道,“你不要给你脸不要脸,一会要是叫保安给赶走,你父亲要是受了什么伤害可都由你自己负责!”
  
      邵文杰气的伸手朝他一指,又怒又气道,“你们……你们这就是仗势欺人!我告诉你,凡事都要讲道理,你没有理由让我走!”
  
      “你说什么?理由?嘿!我说的话就是理由!”那中年男子怒极反笑,阴沉着脸扭头便朝旁边一位穿白大褂的医生道,“王主任,你看见了,这家伙就是一泼皮,根本说不通。[燃^文^书库][www].[774][buy].[com]你看怎么办吧!”
  
      邵文杰脸色难看的正想反驳,这时萧强忍不住开口询问道,“文杰,到底怎么回事?”
  
      “萧强,你来评评理,我真的是快被这些人给气死了!”见萧强询问,邵文杰立刻委屈的生气道,“我带我父亲来省城看病,结果到了才发现原来这大医院看病得排号,这一排就是几天时间。这还不算完,好不容易排完号看了医生,由于父亲的肺病根深蒂固比较难治,所以医生直接让他住院。可是住院因为病床紧张也要排队,我等了足足近两个星期,在外面住最便宜的宿舍,好不容易才把父亲住进了病房,可这才住了一天时间都没到,竟然就有人要让我们离开!”
  
      说到这,邵文杰一指旁边那戴眼镜的中年男子,气呼呼道,“这家伙自称是什么卫生局的刘科长,他的亲戚得了肺病,结果医院没病床,他竟然就要来抢我父亲的病床!我不同意,他就打电话让负责住院部的这位王主任出面做工作,就是想让我们滚蛋!你说,这还有王法有天理吗??”
  
      听到这里,萧强立刻就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说白了,就是眼前这卫生局的刘科长以权压人,想要霸占邵文杰父亲的病床!这卫生局分管的下属单位的正是医院,这王主任要是不听刘科长的那才有鬼了!萧强听了也很不爽,这事明眼人都知道是谁对谁错,这些家伙确实有些太过分了!
  
      那王主任此时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心虚的开口道,“这位家属,你别动怒,咱们有话好好说。刘科长的亲戚确实病比较严重,你就发扬一下谦让精神让一让,我承诺过几天有了就会让你父亲回来,你看行不行?”
  
      “发扬谦让精神?王主任,你这话说的真好笑,那刘科长为什么就不知道谦让谦让,马上离开这里呢?”萧强抢先冷笑着回答道,“怎么?刘科长的亲戚就是人,我兄弟的父亲就不是人了?”
  
      “你算什么东西,这事和你无关,你凭什么插嘴多管闲事!”刘科长皱眉不满道,“阿猫阿狗都来指手画脚,简直可笑!”
  
      “我若不算什么东西那你又算什么东西?”萧强也气坏了,别人的事他也许可以不管,但邵文杰可是他最好的兄弟,要是他父亲的事都不管他做不到!见刘科长这态度,他顿时便反驳道,“住院的不是你,也不是你的父亲,你又凭什么在这指手画脚!”
  
      “你……”刘科长气的脸都有些发青,可是萧强完全是在借力打力,这话说的他根本没有任何辩解的余地。的确,他只是帮一个亲戚的忙而已,和萧强的身份也差不了多少,萧强没资格管这事,那他自然也没资格。
  
      无奈之下,刘科长只能气急败坏的朝旁边王主任道,“王主任,你瞧瞧,这些刁民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你现在马上把保安叫来,把他们赶走!”
  
      “我看你们谁敢!”萧强怒吼一声道,“自古穷山恶水才出刁民,难道刘科长你想说这宁海市是穷山恶水吗?”
  
      “我懒的理你们,既然道理说不通,那就用拳头来说话!”刘科长说到这,得意的笑道,“臭小子,你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人呢?我今天把话放在这,这病床你们别想霸占!要是再不走,我可要对你们不客气了!”
  
      萧强阴沉着脸,他知道这刘科长是耍横想要硬来了。还真别说,虽然他嘴上气势很足,但底气却实在没有。民不与官斗,这自古就有的谚语不是没有一定道理的。现在就算邵文杰占着理,可是要想真的靠道理来抗拒显然已经有些行不通。要怪只怪他们都只是平民百姓,哪怕是一个小小科长,要想斗赢恐怕也是千难万难……
  
      旁边的温碧柔暗暗着急,她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来帮他们。毕竟这里是省城,人生地不熟的要想和这些人斗,实在难度太大了些。犹豫了会后,她拉了拉萧强的衣袖低声道,“萧强,我看要不还是算了……要是真闹的不可收拾,一会你恐怕都会脱不了干系。这里是省城,我们斗不过他们的……”
  
      温碧柔的话萧强岂会不明白?可是要让他眼睁睁看着邵文杰带他父亲离开病房,实在是于心不忍。权力凌驾与规则与道理之上,虽然从表面上来说这是完全不对的,可现实社会就是如此残酷,有时候你不得不去面对!
  
      看见萧强深深无奈的模样,邵文杰捏紧了自己的拳头,咬牙通红着双眼。他知道,就算萧强来也改变不了什么,他们根本没有实力与眼前这嚣张跋扈,卑鄙无耻的刘科长抗衡,再继续斗下去等到保安来了恐怕也只能是自取其辱而已。
  
      “爸……对不起,儿子没用……”邵文杰面对着躺在床上一脸焦急之色的父亲邵二东说到这,委屈与痛苦已经让他的眼睛之中渐渐充满水雾,硬撑着不让泪水从眼角滑落。
  
      男儿有泪不轻弹,萧强太了解这个兄弟,当年他因为打架腿部骨裂,那种钻心的剧痛都没让他掉哪怕是一滴眼泪,可现在他却竟然哭了!一股深深的愤怒与无力之感从萧强的心中猛然升起,他再一次感受到了那种没有实力所带来的憋屈与痛苦。
  
      “没事,文杰,我早就说把床位给他们,可你就是倔……这不萧强来了,正好搭把手,把东西收拾收拾,咱们……走!”邵二东轻叹了口气,透露出无奈之色,在剧烈咳嗽之后在邵文杰的掺扶下穿鞋离开了病床。
  
      “早点这样不就什么事都没了?给你们脸不要脸,一群有妈生没爹教的废物!”看见邵二东从床上下来,那刘科长无疑更加得意,不屑的辱骂出声。
  
      没爹教的废物???
  
      萧强听见这辱骂之声,终于再也忍受不住,竟然在所有人都未预料中一把冲到那刘科长面前,揪住他的衣领便是狠狠一拳砸了过去!
  
      【作者题外话】:感谢书紫,大本营,不见往昔,陌上人成双,细草微风等书友的打赏支持,还希望喜欢本书的书友未收藏的赶紧收藏先,不胜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