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最强高手在校园 > 第三章 你帅还是我帅

第三章 你帅还是我帅

硕大的拳头直奔唐金的脑袋,唐金却似乎根本就不知道躲避,人群中有人不由得惊呼出声,这一拳若是打中,弄不好会死人的。

    眼看王非的拳头就要和唐金的脑袋进行一次亲密有力的接触,唐金终于有了反应,他轻抬左手,看似动作缓慢且软绵无力,但就那么一瞬间,他的左手便抓住了王非的拳头,而王非那高速奔行的拳头,便再也无法前进哪怕一丝一毫。

    “我草……”王非张嘴就骂,脸上却突然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啪啪啪……”一阵清脆的巴掌声,再次让围观的众多男女生目瞪口呆,唐金左手抓住王非的拳头,右手却也没闲着,而是左右开弓,瞬间就在王非脸上扇了十几个耳光!

    可怜王非被这十几个耳光扇得头晕脑胀,一时间脑袋昏昏沉沉,反应也变得异常迟钝起来。

    “现在你还觉得自己比我帅吗?”唐金松开王非的拳头,双手随意拍了拍,轻描淡写的说道。

    众人甚是无语,王非都被唐金这货打成猪头了,还能比他帅吗?

    别说唐金,现在随便拉个人出来,都会比王非更帅。

    “我草,大家一起上,这货居然偷袭了非哥!”到这个时候,非暴力不合作六人组里的另外几个人,终于反应了过来,李布衣高喊一声,然后便朝唐金冲了过来,跳起来就是一个飞踹。

    唐金依然不慌不忙,很随意的一伸手,便抓住了李布衣的脚踝,将李布衣整个人都抡了起来。

    “啊……”李布衣惊恐的叫了起来,“救命啊!”

    另外四个人终于一起冲向唐金,可惜他们还没冲到唐金面前,唐金便抡起李布衣在空中转了一圈,和他们四人都来了一次人体碰撞试验。

    “呃……啊……”

    惨叫声,痛哼声交织在一起,下一秒,五个人都躺在了地上,唯一还站着的,倒是最早成为猪头的王非。

    “牛啊!”一群人目瞪口呆。

    “唐金这货还真能打……”还有人喃喃自语。

    “哇,唐金好帅,我好喜欢他……”某个花痴女生继续犯花痴。

    被打成猪头的王非呆呆的看着唐金,眼神里隐隐有了一丝畏惧,这个时候,他就算是傻子,也明白他们根本打不过唐金。

    “哎,猪头非,我帅还是你帅?”唐金看着王非,懒洋洋的问道。

    “你,你……”王非咬着牙,他不想低头,可现在的形势,却不由得他不低头。

    “我什么?说清楚点。”唐金有点不悦的样子。

    “你帅!”王非终于清晰的吐出了这两个字,他现在只想快点离开,不然他在这里越久,就越丢人。

    “那你服了吧?”唐金又问道。

    “服了。”王非又很爽快的回答。

    “噢,既然这样,那你肯定愿意请我吃饭吧?”唐金笑嘻嘻的看着王非。

    “愿,愿意。”王非咬着牙回答。

    “哎,你们看,我早说你们要请我吃饭的,你们偏不信,现在信了吧?”唐金摇摇头,然后一挥手,“走了,吃饭去!”

    唐金很干脆,说走就走,而非暴力不合作的六人组,虽然不情愿,也不得不马上跟着唐金离开,他们相信,若是他们不听话,这号称不喜欢暴力的家伙,肯定会再对他们施以暴力。

    就这样,在上百人的视线中,唐金施施然的带着鼻青脸肿的非暴力不合作六人组朝街上走去。

    几秒钟之后,人群中,有人发出一声惊叹:“我擦,唐金这货还真是个牛人啊,怪不得这丫敢跟秦水瑶退婚呢!”

    众人深表赞成,这货,确实是个牛人啊!

    ************

    宁山大道乃是宁山市市区里的主干道,也是宁山市内最热闹的街道,宁山大道其实是两条路,它们呈十字在宁山广场相交,分成四段,分别叫宁山东路,宁山西路,宁山南路和宁山北路。

    在华夏这个有着许多上千万人口特大城市的国家,市区人口刚刚超过一百万的宁山市,也只是被当作中等城市看待,不过,实际上,宁山市其实算得上是个现代化的城市,有机场,有火车站,城市公交也很发达,而民以食为天,这城市的餐饮业,同样更加发达。

    宁山二中就在宁山南路旁边,而从宁山二中出门右拐,大概步行十分钟,就能看到两家在宁山市颇有名气的餐馆,小肥羊火锅店和大肥羊涮羊肉馆。

    小肥羊火锅店在全国都是知名,这大肥羊涮羊肉馆却是宁山市本地很有名的馆子,而此刻,唐金正坐在大肥羊涮羊肉馆的一张大桌子旁边,这张至少能坐十个人的大桌,上面已经放满了盘子,而这些盘子里所装的,清一色的都是羊肉!

    “这差不多有一只羊了吧。”唐金喃喃自语,双眼放光,然后便朝王非挥挥手:“猪头非,你们可以走了,看到你们,会影响我食欲的。”

    “我草!”王非在心里恨恨的骂了一句,嘴里却是什么也没说,马上转身离去,他现在急需去医院。

    一旁的服务员看到这一幕,也是一阵发呆,本来她觉得,七个人吃这么多,都已经有些超量了,闹了半天,这是一个人吃的?

    好在他们已经买单,她倒是不用担心这家伙要吃霸王餐,尽管觉得奇怪,她也没说什么。

    而此刻,唐金也开始行动起来,一盘盘的羊肉直往火锅里倒,一边倒他还一边哼起歌来:“世上只有师傅好……啊呸,没有师傅能吃好,有了师傅吃不饱……”

    唐金拿起筷子,在火锅里一阵搅拌,然后便开始狼吞虎咽,脑子里却不由得冒出一个长相猥琐的老头模样:“师傅啊师傅,我可真被你害惨了啊,你装死也就算了,可居然只给我留下一百块,这年头一百块就只能买五斤猪肉啊,我一顿就能吃完啊,你这让我怎么活啊!”

    唐金有些悲愤,他很想找那老头算帐,可老头不见了,他现在只能化悲愤为食欲,不停将羊肉塞进嘴里。

    桌上的空盘子越来越多,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唐金从火锅里捞出最后一块羊肉,塞进嘴里,咀嚼几下,吞了下去,然后拿起纸巾,擦了擦嘴巴,起身离开座位,不徐不疾的走出了涮羊肉馆。

    轻风拂面,还带着一丝尚未散去的燥热,唐金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然后仰天长叹:“上帝耶稣如来玉皇,送给我一吨黄金吧!”

    “哗啦!”一团黑影从高空急速坠落,直奔唐金而来。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