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最强高手在校园 > 第四章 为了世界和平

第四章 为了世界和平

“那几个不靠谱的神仙今天这么听话?”唐金嘀咕一句,然后急忙往右边平移了一米远,就算那玩意真是黄金,也不能被它这么砸啊。

    “啪!”黑影坠地,尘土瓦砾齐飞。

    唐金一看,却发现是个花盆,别说黄金了,连黄土都没有,那土都是黑的。

    “上帝如来神马的,果然是不靠谱啊!”唐金嘀咕一句,然后就抬头朝上面嚷了一句,“喂,谁乱扔花盆啊?”

    “老子扔的,叫个鬼叫?”五楼阳台却突然伸出一个光头,粗声粗气的大吼,“再叫老子抽你!”

    “你承认就好,快点给我下来,赔我精神损失费,你差点砸到我了!”唐金不爽了,这都啥人啊,从高楼上乱扔东西下来还有理了?刚才要是换个人站在他的地方,八成就直接被砸破脑袋挂掉了。

    本来唐金只是那么一嚷,表达一下不满,若是上面没人回应,他也就算了,哪知道上面那光头居然反过来威胁他,他就马上改变了主意,绝对不能算,让那死光头赔钱,他现在正缺钱呢!

    “赔你娘!”那光头暴怒,“老子想扔就扔!”

    “有本事你把自己扔下来,不然就给我滚下来赔钱!”唐金这回真生气了。

    “老子马上就下去,有种你就别跑!”光头吼了一声,然后就从阳台消失,看起来似乎真的想下来教训唐金。

    “小伙子,快走吧,那是王蛮子,不好惹的。”就在这时,一个白发老人出声劝慰唐金,刚刚唐金和那光头的对骂,引起几个人的围观,而这个白发老人正是其中之一。

    “多谢大爷。”唐金朝白发老人笑了笑,“其实呢,我也不好惹。”

    白发老人叹了口气,他也只是顺口一劝,可毕竟事不关己,既然这小伙子不听劝,那他自然也就不再说什么。

    这里是商住两用楼,下面一排靠街的商铺,而上面都是住的居民,而这片居民楼的出口乃在前面大约五十米远的地方,唐金等了大概一分钟,便看到一个身材不高满脸横肉的光头怒气冲冲的跑了出来,然后朝他这边冲来。

    看到光头的出现,包括白发老人在内的几个围观众都像是躲避瘟神一般躲开,只有唐金依然站在原处,这也让他自然成为最明显的目标。

    “就是你让老子赔钱?”光头冲到唐金面前停下,气势汹汹的质问道。

    “没错,拿来吧,收费标准一万,不过我现在对你很不爽,所以打个十二折,给我一万二,你就可以滚了。”唐金懒洋洋的说道。

    “我赔你老娘,从来没人敢找老子赔钱!”光头怒吼一声,然后便一拳朝唐金砸了过来。

    “我真不喜欢暴力。”唐金摇摇头,然后就是一拳击出,“可你这死光头真的很欠揍!”

    “嘭!”两个拳头狠狠的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响。

    “咔嚓!”清脆的骨裂声,引来杀猪般的惨叫,“啊……”

    白发老人他们虽然躲开,却并没有远离,还在不远处看着,而这凄厉的惨叫,也让他们一愣,他们本来下意识的都以为发出这惨叫的乃是唐金,但随即他们却觉得,这惨叫声,咋就这么熟悉呢?这不是那光头王蛮子的声音吗?

    仔细一看,那正惨叫的可不正是王蛮子吗?他用左手捏着右手,瞬间就疼得大汗淋漓,至于他们之前担心的那小伙子,却好端端的站在那里,半点事也没有呢。

    就在这时,唐金却又行动了,他突然一抬脚,踢在王蛮子膝盖上,王蛮子又是一声惨叫,噗通,倒在了地上。

    “滥用暴力是不对的。”唐金自言自语,却又是一脚踢在王蛮子腰上,“不过呢,我是个伟大的人,伟大的人,总会为了伟大的事业做一些错误的事情。”

    唐金又是一脚踢出:“为了社会和谐!”

    再一脚:“为了世界和平!”

    接着又一脚,把王蛮子踢得在地上翻滚了几圈:“为了我的一万二!”

    最后,唐金一脚踩在王蛮子的胸口:“现在,想赔钱了吗?”

    王蛮子没有回答,他似乎已经晕了过去。

    旁观的几个人目瞪口呆,往日在附近横行霸道无人敢惹的王蛮子,居然被打得跟死狗一般?

    “住手!”一辆警车突然停在旁边,一个身材魁梧的年轻警察还没完全钻出警车,便大声喊了一句,“王蛮子,你又在……咦?”

    来人乃是城南派出所的副所长高升,刚刚接到报警电话,王蛮子又打人了,他便马上朝这边赶了过来,生怕弄出什么事来。

    王蛮子真名其实叫王平,很普通的名字,不过这家伙从小就有一身蛮力,但却也只有一身蛮力,没什么脑子,从十七岁开始第一次坐牢,到现在已经是四进宫,老婆也换了三个,最近听说又在和老婆闹离婚,他的左邻右舍都没人敢惹他,就连高升他们这些派出所的人,看到王蛮子也觉得头疼。

    派出所的普通警员都镇不住王蛮子,只有高升出面,王蛮子才会畏惧他几分,也正因为如此,高升才会亲自急忙赶来,而他刚停好车,就马上喝止,只是等他钻出警车,却突然发现有点不对劲,这,这似乎不是王蛮子在打人啊,那明明是个看起来才十几岁的少年。

    走近一看,高升便有些凌乱了,那被人踩在地上的,可不正是王蛮子么?敢情今个儿太阳真从西边出了啊,王蛮子终于从打人的换成了被揍的。

    “怎么回事?”高升看了唐金一眼,“先把他放了。”

    “警察大哥,他欠我钱。”唐金一本正经的说道。

    “欠你钱?”高升愣了愣,不过他倒是觉得王蛮子欠人钱是半点也不奇怪的,“不管是不是欠你钱,你也不能这样打人,行了,先不说这个,他看起来都昏过去了,把人先送医院再说!”

    “好吧,等他醒了,我再找他要钱去。”唐金这时也发现王蛮子确实昏了过去,找个昏迷的人要钱显然是不现实的,便也只好暂时作罢。

    收回脚,唐金转身就想走,高升一皱眉,急忙喊了一句:“站住,你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