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最强高手在校园 > 第三十一章 男女关系

第三十一章 男女关系

唐清清有些无语,这家伙明摆着睁眼说瞎话,就算他学习能力强,也不是这么个学法。

    “以后再和你这家伙算帐!”唐清清娇哼一声,“走吧,我给你指路。”

    片刻之后,当唐金骑着电动车在街上轻松自如的穿梭之时,唐清清更是确认,这家伙绝对是骗了她。

    这让唐清清有些纠结起来,唐金不久前的表现,让她确认自己真的骗到了一块宝,只是,她也发现,这骗来的小弟明显对她有些存心不良,活脱脱就是个隐藏得很深的小色狼,她这以后,岂不是要与狼共舞?

    十几分钟之后,唐清清在纠结中和唐金一起来到了宁山市警局。

    虽然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但警局里依然有不少人,一路上,唐清清遇到不少人,几乎每个人都和她打招呼,看得出来,唐清清在这里人缘确实不错。

    其实这也正常,唐清清这么漂亮的女警,总是很引人注目的。

    当然,唐清清在这里的人缘好,却也并不只是因为她漂亮,还因为她父亲,唐浩然。

    唐浩然曾经是宁山市警局最好的刑警,可惜十几年前的一场意外,让唐浩然双腿瘫痪,从此只能和轮椅相伴,而唐清清身为唐浩然唯一的女儿,当她警校毕业之后,便被直接招进了市局,然后她也很自然的受到不少人的关照,市局现任局长,就是唐浩然曾经的上司,而刑警大队队长何伟明,曾经乃是唐浩然的徒弟。

    有这么一些关系在内,加上唐清清现在又是市局当仁不让的警花,所以,尽管唐清清的办案能力实在不敢恭维,但她在警局里依然是很受欢迎。

    刚刚到市局的时候,看到唐清清这么受欢迎,唐金也开始相信她确实有罩他的能力,只是,很快他便发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来到市局十分钟之后,唐金又一次坐在了审讯室。

    审讯室里,除了他之外,还有两个警察,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警察,还有一个年轻女警在旁边做记录。

    “叫什么名字?”这中年警察刚开始问话的时候倒是很和气。

    “唐金,唐门的唐,黄金的金。”唐金回答道。

    “多大了?”中年警察继续询问。

    “十六岁。”唐金也继续回答。

    “还在读书吧?”中年警察微微皱眉,似乎没有料到唐金年纪还这么小。

    “刚上高一。”唐金打了个哈欠,这些问题真是无聊啊。

    “在哪上学?”中年警察依然询问着这些看似无关紧要的问题。

    “宁山二中。”唐金又打了个哈欠,做笔录真无聊啊。

    中年警察又看了唐金一眼,似乎有些意外,停顿了两秒,他才继续问道:“你和唐清清什么关系?”

    “姐弟关系。”唐金言简意赅。

    “亲姐弟?”中年警察微微皱眉。

    “不是,她是我干姐姐。”唐金开始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了,他不是来当证人的吗?怎么看起来,就跟昨天晚上在城南派出所一样呢?

    “除此之外,你们还有别的关系吗?”中年警察继续问道。

    “唔,我想想。”唐金一副考虑的样子,然后点了点头,“还有。”

    “什么?”中年警察追问了一句。

    “男女关系。”唐金一本正经的说道。

    中年警察眼里闪过一丝喜色:“你们是情侣?”

    “不是。”唐金却摇头。

    “你不是说你们有男女关系吗?”中年警察语气微怒。

    “我是男的,她是女的,不就是男女关系吗?”唐金一本正经的说道,他看了旁边的那女警一眼,“你看,你是男的,她是女的,所以你们的关系,其实也是男女关系。”

    “嘭!”中年警察一拍桌子,“胡说八道,给我老实点!”

    “我就知道这回又出问题了。”唐金不由得叹了口气,他这是什么霉运啊,第一次进警局,本来说是做笔录,结果人家把他当犯人了,今晚第二次进警局,本来应该是当证人,可现在看来,明显也不是那么回事。

    “唐金,你寻衅滋事,造成一人重伤两人昏迷的严重后果,我劝你最好老实一点交代!”中年警察脸色阴沉起来,语气也异常严厉,“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还是未成年人,若是你被人唆使的话,只要你供出唆使你的人,你就会被从轻处罚!”

    “我就说嘛,那个死肥猪被带走的时候怎么那么配合呢?敢情早有后招啊。”唐金喃喃自语,他突然意识到,唐清清可能有大麻烦了。

    “你在那嘀咕什么呢?快点老实交代!”中年警察又是一拍桌子。

    “我要见唐清清。”唐金淡淡的说道。

    “等你交代了,自然就能见她!”中年警察冷冷的说道。

    “看来,清姐果然是有麻烦了呢。”唐金喃喃自语,然后站了起来。

    “做什么?给我坐下!”中年警察霍地起身,而那个正在做记录的女警也一脸警惕的看着唐金。

    “你们病了,我去给你们找医生。”唐金不慌不忙的说道,一边说一边朝审讯室门口走去。

    “胡说八道,谁说我们病了,给我站住……”中年警察怒喝一声,只是就在这时,他突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接着眼前一黑,无力的坐了下去,然后就趴倒在审讯室的桌上,昏迷过去。

    而那个坐记录的女警几乎是同一时间,也趴在了桌上,人事不省。

    “我就说你们病了嘛。”唐金自言自语,“讳疾忌医是不对的。”

    一边说,唐金一边迈出了审讯室。

    ************

    刑警大队队长办公室里,唐清清看着何伟明,一脸的难以置信。

    “队长,你说什么?你们放了左小龙不说,还要抓唐金?这怎么行?”唐清清甚是气愤。

    “清清,现在有足够证据表明唐金先动手打人,造成左小龙重伤,他的两个手下现在还昏迷不醒,这是很严重的犯罪,我知道他是你刚认的干弟弟,我也想要帮他,但现在证据确凿,我也无能为力。”何伟明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