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最强高手在校园 > 第三十三章 没有牙齿的狗

第三十三章 没有牙齿的狗

出声喝止两人的正是何伟明,他现在还不知道唐金为什么会从审讯室出来,但他知道不能让唐金就这么离开,唐金一走,那整个计划就有可能前功尽弃。

    “咦,哪里有狗叫?”唐金却没回头,只是有些惊奇的看着唐清清。

    唐清清又是愣了愣,这小弟在做什么呢?

    “唐金,谁让你离开审讯室的?”何伟明厉喝道。

    唐金终于转过身,看着何伟明:“噢,原来是你在叫啊!”

    “你说什么?”何伟明怒视唐金。

    “猪要有做猪的觉悟,左小龙那只死肥猪没有做猪的觉悟,所以他断了一只猪蹄,同样,当狗也要有狗的觉悟,不要随便咬人,否则的话,不小心会被拔掉牙齿的。”唐金看着何伟明,语气不缓不急,“我知道你在玩什么花样,不过我是个低调的人,我不想把事情闹大,所以呢,你若是觉悟高点,让我和清姐就这样离开,我就当什么也没发生,不然的话,我就会让明白,没有牙齿的狗,是没法继续咬人的。”

    “唐金,我真的很佩服你,我当警察十几年,从没人敢这样骂我,更没人敢这样威胁我!”何伟明冷冷的看着唐金,他的身躯微微颤抖,显然是异常愤怒,但他却依然保持着镇定,不得不说,这家伙的心理素质还是挺强的。

    “小弟,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啦?他们不是要冤枉你故意伤人吗?怎么你又出来了呢?”唐清清这时终于稍稍冷静了一些,小声询问道。

    唐金还没说话,一个警察已经匆匆跑出,一脸紧张的对何伟明说道:“队长,他们两个在审讯室昏迷过去了!”

    何伟明脸色一变:“叫救护车。”

    “是,队长。”那警察应了一声,然后便进去打电话。

    何伟明这时看着唐金,冷哼一声:“唐金,你这是要畏罪潜逃吗?”

    “看来你也有病。”唐金打了个哈欠,“算啦,我没心情和一个病人计较,你还是治病去吧!”

    他话音刚落,何伟明便突然一头栽向地面,噗通,人事不省。

    唐清清目瞪口呆,这,这是怎么回事?

    “和我玩阴的,我三岁就会给师傅下泻药了呢。”唐金自言自语,然后再次拉住唐清清柔软的玉手,转身,不慌不忙的朝前面走去。

    “小弟,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唐清清忍不住问道。

    “清姐,我也不知道啊。”唐金一脸无辜的表情。

    “来人,快来人,队长昏倒了!”背后,传来一声惊呼,慌乱的脚步声响起,而唐金和唐清清则恍然未觉,继续朝外面走去。

    出了警局,唐清清终于再次忍不住询问:“小弟,你快告诉我,你在审讯室里,他们都问了你一些什么?”

    唐金也不隐瞒,把当时的问题和回答都说了出来。

    “他们居然想让你供出所谓的教唆犯?这不就是想让你指证我吗?”唐清清脸色再变,贝齿紧咬,“我终于明白了,何伟明说是为了我好,实际上根本目标还是我!若是我们俩互相指证,最终的结果就是我们都要坐牢,何伟明根本就是不想给我任何翻身的机会!”

    “清姐,你明白就好。”唐金其实听到了唐清清和何伟明之间的对话,他叹了口气,“哎,我还指望真有个姐能罩着我呢,可惜啊,清姐,以后还是我来罩着你吧。”

    “该死的何伟明,一定是早就被左小龙收买了!”唐清清愤愤的说道,然后一脸担忧的看着唐金,“小弟,现在我们怎么办?我们就这么一走,不会成为逃犯了吧?”

    “清姐,我问你,你觉得那只死肥猪有可能把你们警局所有人都收买吗?”唐金问道。

    “应该不会吧,也没有这种必要啊,对他来说,能收买何伟明这样一个刑警大队长就足够了。”唐清清想了想说道。

    “那就对了,现在何伟明昏迷了,我们自然就没事了。”唐金轻描淡写的说道。

    “可他醒过来之后,不会找我们麻烦吗?”唐清清依然很担忧。

    “相信我,他暂时不会醒的,等他醒来之后,他的刑警大队长就已经是别人的了,没有这个职位,就等于被拔掉牙齿的狗,没什么大不了的。”唐金叹了一口气,“师傅说,我应该低调,所以呢,这次我就只是拔掉他的牙,等下次,他再想咬我的话,我再把他变成死狗。”

    唐清清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唐金,美眸中,似乎还有几分迷茫,突然之间,她发现自己完全看不透这个骗来的小弟。

    半晌之后,唐清清才重新开口:“小弟,你是说,我们就这样,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没错。”唐金嘻嘻一笑,“再说,我本来就什么都没做嘛。”

    顿了顿,唐金又说道:“清姐,我该回学校了,把你手机号告诉我,明天我给你打电话。”

    唐清清点了点头,说出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她现在脑袋晕晕的,似乎无法正常思考,突然之间,她只想快点回到家,回到父亲的身边。

    救护车呼啸而来,停在市局门口,而唐清清和唐金则分头离开,各自回家。

    ************

    唐金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不过,这个时间对他来说,其实还早。

    “第二天了,我越来越喜欢这里了呢。”唐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自言自语,“骗到一个姐姐,还找到一个先天毒体。”

    轻轻吐了一口气,唐金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自己的左手手腕,那里,戴着一只手镯,一只漆黑而且有些粗糙的黑玉手镯。

    “我长得这么帅,运气又这么好,一定能找到爸妈的。”唐金喃喃自语,他轻轻抚摸着那个粗糙的黑玉手镯,眼神却出现几分迷茫,“爸,妈,你们还活着吗?”

    父母的记忆,从未在他脑海中清晰过,从一岁开始,他就跟在师傅旁边,他们给他留下了价值连城的珍宝,但却从未在他的生活中出现过,自从他懂事以来,他就一直有一个愿望,那就是,找到他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