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最强高手在校园 > 第四十一章 历史就是这么创造的

第四十一章 历史就是这么创造的

刘魁点了点头:“绑匪提出要一百万赎金,叶区长的意思是,只要儿子能回来,给赎金也没关系,只是她担心对方不守信,所以我们就做了两手准备,我们把赎金放在对方要求的位置,然后等对方拿赎金就进行跟踪,我们在赎金里也放了追踪器,如果对方拿了钱放人,那自然是最好,若是对方拿钱不放人,我们也能追踪过去。”

    “为了一百万,绑架副区长的儿子,值得吗?”唐清清却自言自语般说了一句。

    刘魁脸色微微一变,然后才低声说道:“希望绑匪只是为了钱吧,不然可真麻烦了。”

    看了看地上那个提包青年,刘魁继续说道:“现在就只能指望能从他口里问出一些什么了。”

    “清姐,我们走吧,那女人的儿子是死是活,跟我们没关系。”唐金对此事却已经没什么兴趣,说完这话,他就拉着唐清清想要离开。

    “唐金,等一下。”刘魁急忙喊了一声。

    “做什么?你也想挨两巴掌吗?”唐金不高兴的问道。

    “我想请你帮个忙。”刘魁颇有些低声下气的味道。

    “没兴趣。”唐金一口拒绝。

    “刘组长,你先说说什么事情吧。”唐清清插了一句话。

    “小唐,情况紧急,我们必须马上对他进行审讯,可他现在已经昏迷,我怕时间上来不及,所以想问问唐金,有没办法把他马上弄醒。”刘魁看着地上那个青年说道。

    唐清清看着唐金:“小弟,有办法吗?”

    “有,不想弄。”唐金很干脆的回答道。

    “就当帮姐一个忙啦,是我不小心破坏了刘组长他们的行动,谁让我穿着警服在这里逛呢。”唐清清觉得自己还是有些责任的。

    “好吧。”唐金一脚踢在那青年身上,然后拉起唐清清就走。

    刘魁微微一愣,正想说什么,却听到一声闷哼,然后便发现,那青年醒了过来。

    “这个唐金,还真不是普通人啊!”刘魁不由得冒出这个念头,随即,他便马上将那青年从地上提了起来,厉喝道:“说,叶翔在哪?”

    ************

    远离湖边,唐清清终于忍不住说道:“小弟,我发现你惹祸的本领绝对是一流啊,和你在一起,好事坏事总是一起来!”

    “清姐,正所谓祸福相依,这乃是真理,不过呢,和我在一起,好事最后终究会是好事,坏事最后也会变成好事,所以呢,你不用担心,有我罩着你呢。”唐金不紧不慢的说道。

    唐清清正想说什么,她的电话却又响了。

    几分钟后,唐清清挂了电话,用古怪的眼神看着唐金:“小弟,你还真行啊,涂队长给我打电话,说抓的那男的,真是杀人犯,他的指纹和一起没有侦破的入室抢劫案吻合,虽然那人没招供,不过只要再验证一下DNA,就能给他定罪。”

    “那当然,我什么都很行。”唐金一副早知道如此的样子。

    “涂队长跟我说,这是个大案,让我回去,和他一起负责这个案子,这样我就能得到最大的功劳了。”唐清清颇为开心,似乎已经忘了脸上的巴掌印,“小弟,你还要在这继续玩的话,就只能你一个人玩了啊,姐要回去主持正义了。”

    “不玩了,我也回去了。”唐金本来就不是来这里玩的,现在花花也饱餐了一顿,既然唐清清要走,他一个人留在这里就更没意思了。

    “那行,一起走吧,姐先送你回学校。”唐清清说道。

    唐金点点头,两人很快离开公园,然后唐清清便用她的新警车将唐金送到了宁山二中门口,她自己接着又赶往市局。

    ************

    唐金来到高一四班的教室时,还有五分钟就要开始上午的最后一节课,历史。

    “哥们,你可真强啊,昨天逃了四节课,今天一上午,你就逃四节课了。”张小胖越来越崇拜唐金了。

    “身为一个伟大的人,每一天,我都要超越自己。”唐金一副很严肃的样子。

    “牛!”张小胖朝唐金竖起大拇指,然后弱弱的问了一句:“你真的不怕开除?”

    “我就怕没人开除我。”唐金无精打采的回应了一句。

    张小胖有些无语,又有些羡慕,学生能当得唐金这么自由,实在是太爽了。

    上课铃响,走进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

    唐金也不喜欢历史,所以上课不到三分钟,他便趴在桌上开始睡觉。

    两分钟后,一颗粉笔头突然从历史老师手中脱手,朝唐金的脑袋飞了过来。

    几十双眼睛跟随着粉笔头的运动轨迹而转动,几乎每个人都想看到唐金这家伙被粉笔头砸一下,一些人甚至在期待这家伙被砸之后的反应,可他们很快就失望了,因为他们发现,当粉笔头快要砸到唐金脑袋的时候,看似正在睡觉的唐金,突然一伸手,用两根手指夹住了粉笔头,就像是头顶上也长了一只眼睛一般!

    “我靠,这也行?”众人瞪大眼睛,这货也太强了一点吧?

    更离谱的是,这家伙夹住粉笔头之后,也没有抬头,依然趴在桌上,一副要继续睡觉的模样。

    唐金的这个举动,却彻底激怒了历史老师,他又一甩手,又有一个东西从他手里飞出,但这一次,飞出的却不是粉笔头,而是黑板擦!

    黑板擦飞出一半,唐金却手指一弹,粉笔头从他手指飞出,半空中,粉笔头和黑板擦碰撞在一起,急速飞行的黑板擦和粉笔头突然停滞在半空中,然后,直坠而下。

    “啊!”一个女生惊叫起来,沾满粉笔灰的黑板擦,就这么落在了她的头上。

    一群人傻眼了,历史老师那老头也愣了,而那个被弄了一头粉笔灰的女生,则有些委屈也有些怨忿的看着历史老师,她想不通自己好好的为什么就被砸了一头灰!

    “你,给我出去!”历史老师反应过来,用手指着唐金,怒吼道。

    唐金终于抬起头,看了众人一眼,然后起身,感慨了一句:“历史,就是这么创造的。”

    说完这话,唐金施施然的走出教室,全班师生则是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