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最强高手在校园 > 第四十二章 又想请我吃饭吗

第四十二章 又想请我吃饭吗

一个上午,唐金两次被赶出教室,这绝对创造了宁山二中的历史,而上午五节课,唐金实际上一节课也没上完,这也算是个记录了,高中毕竟不是大学,逃课的学生还是很少的,而且像唐金逃得这么光明正大的就更少,其他人就算要逃课,多半也会找个借口,请个病假什么的。

    唐金对逃课这种事一向都是当做家常便饭的,对于自己一个上午逃了五节课的记录,他倒也不放在心上,只是他却发现,其实逃课也未必是好事,因为他发现自己有些无所事事起来。

    “现在去吃中饭,好像早了点呢。”唐金一边走一边暗自嘀咕,现在去做点啥好呢?

    但下一秒,唐金便否定了自己的说法:“对于吃货来说,不论什么时候吃东西都是可以的,所以,我还是去吃饭吧。”

    走出教学楼,唐金却又开始纠结起来,今天是继续去大肥羊呢还是去四海火锅店吃自助?又或者是,找家新的餐馆?

    正当唐金纠结中午吃什么的时候,迎面却走来一群人,依然是清一色的高一校服,不是别人,正是非暴力不合作六人组。

    六人依然是昂首挺胸,大摇大摆的走在路上,一副谁也不敢惹他们的样子,只是,就在这时,他们突然看到了唐金,原本那整齐划一的前进步伐,顿时就被打乱,然后齐齐停下了脚步。

    而他们之前那种无人敢挡的气势,瞬间也消失得一干二净,几乎是出自本能的低了低头,但随后,六人却又将头抬了起来,直视着唐金,显然,尽管他们潜意识里对唐金有着一股畏惧,但他们却也不想就这样对唐金示弱。

    “咦,猪头非,你恢复得挺快的嘛。”唐金一脸惊奇的看着王非,才这么一天多时间,王非的猪头已经完全消肿,基本上恢复了原样。

    王非脸上顿时出现愤怒的神情,想要发火,但终于还是强忍了下来:“唐金,你别得意太早!”

    “我没得意啊。”唐金一脸无辜的样子,“我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得意的。”

    稍稍停顿了一下,唐金又说道:“我说,你们拦在我前面,是又想请我吃饭吗?”

    “唐金,你走你的路,我们走我们的路,谁拦你了?”王非有些气愤的说道。

    “你们现在拦住我路了。”唐金很认真的说道。

    “路这么宽,你不能从旁边走吗?”王非有些恼怒的说道。

    “我不喜欢走弯路。”唐金打了个哈欠,“你们看到我这么帅的人,难道就不应该主动让开路吗?莫非,你们又觉得我没你们帅?其实,我不介意和你们再比一次谁帅的。”

    这赤果果的威胁,让王非等人都觉得异常憋屈,可憋屈归憋屈,就犹豫了那么一秒钟,他们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让开了路。

    “这才对嘛。”唐金很满意,从六人身边走过,同时感慨一句,“我的帅,果然无人能敌啊!”

    唐金很快走远,王非终于忍不住朝他的背影吐了一口唾沫:“我草,这货的脸皮真是无人能敌了!”

    “非哥,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李布衣一副不甘心的样子。

    “不算又能怎么样?那小子打架太他妈厉害了,我们六个加一起都不是他对手。”张力有些气馁。

    “能打又能怎么样?他能打赢我们六个,能打赢六十个六百个吗?”王非冷哼一声,“就算他能打赢六百个,弄把枪,一枪就能撂倒他!”

    “非哥说得对,我们可不能这么算了,想我们纵横宁山二中足足有三年,从来没吃过这种亏!”张小豹一脸不爽。

    何军插上一句话:“非哥,要不,去道上找个人,弄残这丫,然后我们再慢慢折磨他。”

    “这主意好,我赞成!”孟作林也开口说话了。

    “你们以为我没想过这么做吗?”王非哼了一声,“只是,暂时还不能这么做。”

    “非哥,这是为什么呢?”李布衣有些迷惑。

    “这种方法,只能用在对付没钱没背景的人身上,若是对方也有很强的后台,用这种方法就会有很大风险。”王非脸色有些阴沉,“我本以为唐金这小子没什么背景,哪知道秦轻舞却很护着他,似乎把他真正当作秦水瑶的男人了。”

    “妈的,那小子真是狗屎运,怎么就有这么好一个未婚妻呢?”何军有些羡慕嫉妒恨的感觉。

    李布衣顿时有些无精打采:“非哥,那照这么说,我们还是只能算了?”

    “当然不能算。”王非坚决的摇头,一声冷笑,“现在那王八蛋有秦轻舞护着,我就先忍忍,不过,我已经得到消息,秦轻舞的好日子不多了,等秦轻舞自身难保的时候,我看她还有没有那能力护着唐金!”

    “秦轻舞自身难保?”张小豹顿时有了兴趣,“非哥,快跟我们说说,你有什么内幕消息?”

    “别问了,我也不是很清楚,总之,先等着吧!”王非显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等会我们去找张小胖报名,我们先去篮球场上羞辱一番那王八蛋再说!”

    六人商定对策,然后继续大摇大摆的前行,继续一副舍我其谁的模样,似乎完全忘记了刚刚在唐金面前的不堪。

    ************

    唐金站在宁山二中门口,足足有一分钟没有动,他还在纠结是该向左走还是向右走,向左走,就是去吃自助火锅,而向右走,则是再去吃涮羊肉。

    “每顿吃羊肉也会腻的,还是再去吃自助火锅吧,选择的余地更大。”想了好大一会,唐金总算是做出决定,当然,去吃自助火锅还有个好处,那就是能省不少钱,以他的超大饭量,吃自助一顿不用一百,而若是去吃涮羊肉,一顿至少得一千,身为一个穷人,唐金觉得自己应该节约一点。

    “节约是一种美德,我果然是德帅兼备啊。”唐金赞美了自己一句,转身向左,迈动步子,但就在这时,身后却传来一个有些气愤的女声:“唐金,你给我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