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最强高手在校园 > 第五十六章 你会早死

第五十六章 你会早死

这栋别墅占地面积很大,而车库也是相当之大,至少也能同时停下十几辆轿车,不过,现在车库里面却是很空,没有车,只有一个人,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

    这年轻男人本来应该挺帅,只不过现在他鼻子上却贴着一块胶布,让他不但再也帅不起来,还有那么几分小丑的感觉。

    但此刻,年轻男人的脸上却露出明显的兴奋神情,眼神里,更是闪烁着**邪的光芒,隐隐还有那种报复得逞的快感。

    这年轻男人,赫然就是那早熟甚至可能是早衰的林俊雄,昨天和唐金交易失败反而被唐金打破鼻子继而打昏进了医院的他,把这件事当作是奇耻大辱,而在昨天刚刚从医院清醒过来之后,他便马上开始计划报复,而他的报复计划,便是绑架秦水瑶!

    在林俊雄看来,对一个男人的最大报复,就是污辱他的女人,对他来说,这样不仅能得到秦水瑶,还能狠狠的报复唐金,可谓一举两得,至于这样会有什么后果,他却是根本就没有去想,因为在他看来,不论有什么后果,他父母都会帮他搞定,根本无须担心。

    奔驰车熄火,绑匪老大和老二下了车,看着林俊雄:“俊少,货已经送到,钱准备好了吗?”

    “钱在这里,五十万现金。”林俊雄指了指他脚下的旅行袋,然后问道:“人呢?”

    “后备箱里,俊少自己去看吧。”老大不慌不忙的说道,然后走到林俊雄旁边,打开旅行袋,检查了一下,然后就重新把袋子拉了起来,同时朝老二点了点头。

    林俊雄有些急切的走到奔驰车旁,打开后备箱,一看之下,脸上的兴奋顿时一扫而光,他蓦然转身,朝两个绑匪吼了起来:“你们搞什么?这根本不是秦水瑶!”

    “俊少,别激动。”老大一脸平静,“秦水瑶伤了我一个兄弟逃脱,不过我们抓来的这个妞也不错,我相信俊少一定能玩尽兴的。”

    “我要的是秦水瑶,秦水瑶,这个女人连秦水瑶的万分之一都比不上!”林俊雄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不行,你们必须把秦水瑶抓来,否则,我不会付钱的!”

    “这是不可能的,我们三兄弟在每个地方都只会行动一次,行动不论成功还是失败,我们都会马上离开,同样,不论成功还是失败,该我们的钱,我们也一定要。”老大提起那袋钱,同时朝老二示意了一下。

    老二心领神会,直接将后备箱的张妮拖了出来,扔到地上,而老大则把那袋钱扔进后备箱里,然后继续说道:“俊少,妞我给你送来了,玩不玩是你的事情,我们现在就要告辞了。”

    “俊少,若是你真不想要这个妞,送给我们也行,我们回程的路上也正好找点乐子。”老二看了地上的张妮一眼。

    张妮现在虽然不能说话,但她却还是清醒着的,看到林俊雄的时候,她眼里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而现在听到老二这话,她眼神里又满是恐惧。

    林俊雄愤怒的看着老大老二两人,一脸不甘心的模样,但最终他还是只得不情愿的挥挥手:“走吧,不过你们这样做事,我会向九叔投诉的!”

    一颗小石子突然飞了进来,砸在张妮头上,张妮没有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便昏迷了过去。

    “说得对,这么做事确实不对。”懒洋洋的声音突然响起,车库里,悄无声息的多出一个人,一个脸上带着淡淡笑容的少年。

    看到这少年,林俊雄顿时脸色大变:“唐金?”

    老大也是脸色一变:“小子,你是谁?”

    “俊少,这你的人?”老二则怒视着林俊雄。

    “我是唐金,唐门的唐,黄金的金。”少年却正是尾随而至的唐金,“还有,我暂时还是秦水瑶的未婚夫,所以,你们是自裁呢还是要让我动手?”

    “唐金,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林俊雄有些恐惧,还有些难以置信。

    “我说我一直跟在车后面,就是为了找到你这真正的绑匪,你信吗?”唐金灿烂一笑,“我知道你们不会信的,不过没关系,反正,你们就要死了。”

    林俊雄脸色又是一变,然后有些失控的大吼起来:“杀了他,快杀了他,否则我们都完蛋了!”

    不需要他提醒,绑匪老大和老二已经动手了,老大徒手扑向唐金,而老二则掏出一把刀,同时也朝唐金扑了过来。

    但就在这时,他们的视线里,突然看到一点金光闪过,同时,他们还听到了唐金的声音:“你们的兄弟,正在等你们!”

    “呃!”

    两人几乎同时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叫,前扑的身体突然像是失去控制,直接就扑向了地上,两点金光同时从他们的后脖颈飞出,然后回到唐金的手上,正是两支黄金镖。

    “你们的贡献不错,让我三支黄金镖都开锋了。”唐金自言自语,然后看向林俊雄,“我终于知道,你不是早熟,也不是早衰,可能**,但可以确定的是,你会早死。”

    “你,你杀了他们?”林俊雄脸色惨白,眼神里难以掩饰恐惧的神情,他下意识的往后退,“唐金,你想做什么?你,你不能杀我,我爸是副市长,我妈是宁山市首富,你敢杀我,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到这个时候才来威胁我,你不觉得太晚了吗?”唐金摇摇头,“即便我不杀你,你也会找你爸妈来对付我,既然这样,我又何不干脆干掉你呢?最重要的事情呢,你不明白两件事,第一呢,我根本不怕你爸也不怕你妈,第二呢,就是你爸妈根本不会知道是我动手杀了你,唔,就算他们怀疑,也找不到证据的,他们最多来跟我玩阴的,不过嘛,玩阴的,我喜欢,就像现在这样。”

    唐金一边说话,一边用两根手指转动着手中的黄金镖,似乎随时都会用这两根黄金镖洞穿林俊雄的喉咙。

    一股发自内心的恐惧,从林俊雄心底里涌起,迅速将他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