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最强高手在校园 > 第六十三章 我不需要你怕我

第六十三章 我不需要你怕我

“你,你别乱来啊!”小豆芽真的开始惊慌起来,糖精哥怎么还没来呢?

    唐金本来是和小豆芽一起到了医院,不过刚才他接了个电话,就让小豆芽先来病房,说他马上就来,可小豆芽怎么也想不到,在医院的病房里,居然也会遇到危险。

    “那个,表哥,这里是医院。”陈军也忍不住提醒了瘦小男子一句,这突然发生的事情,让他也有些意外,他只是刚好在医院遇到表哥,所以就让他来教训一下杜建飞,只是,尽管他听说表哥有些比较独特的兴趣,可他还是怎么也想不到,这表哥看上了这么一个身材完全没发育的小女生,更想不到的是,这表哥居然就想在医院动手,这,这也太变态了一点吧?

    “医院又怎样?老子昨晚就搞了个护士,还不是屁事没有?”瘦小男子瞪了陈军一眼,“老子现在一肚子的火,昨晚还没发泄够呢!”

    陈军终究还没坏彻底,他看了小豆芽一眼,小声说道:“表哥,她只是个学生,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闭嘴,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瘦小男子冷哼一声,“给我把嘴巴收紧点就行!”

    陈军一时噤若寒蝉,不敢再说什么。

    而瘦小男子则再次转向小豆芽,朝她慢慢走去:“小丫头,配合点,我会给你一万块,若是你不配合,老子一毛钱也不给你!”

    小豆芽被吓得脸色苍白,一时间居然忘了喊救命,但就在这时,一个凳子狠狠砸向瘦小男子,同时,还传来杜建飞的声音:“肖玉婷,快跑!”

    瘦小男子一矮身,躲过了凳子,然后怒视杜建飞:“要找死是吧?老子先弄死你!”

    说话间,瘦小男子便扑向杜建飞,一脚狠狠朝他踹去。

    “嘭!”就在这时,病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瘦小男子猛然收回脚,看向门口,这一看,顿时脸色微微一变。

    “糖精哥!”小豆芽大喜嚷了一句。

    陈军等人脸色也都是一变:“唐金?”

    “小子,是你?”瘦小男子看着唐金,咬牙切齿,显得异常愤怒,但隐隐又有一丝畏惧的感觉。

    “俗话那个说,白痴总是聚一起,人渣喜欢凑成堆,这话真是不假啊。”看到瘦小男子,唐金也稍稍有些惊奇,因为他居然见过这人,这人居然就是瘦虎那两个手下之一。

    “糖精哥,要不要报警啊?”小豆芽已经跑到小豆芽身边,小声问道。

    刚刚小豆芽被吓得有些不知所措,不过现在看到唐金,她也马上镇定下来。

    “报警?”唐金摇摇头,“那就太便宜他了。”

    看着瘦小男子,唐金懒洋洋的问道:“说吧,你是想自己走出去呢还是被抬出去?”

    “小子,别以为你上次偷袭了老子,我就怕了你……呃!”瘦小男子一副凶狠的模样,只是他话没说完,便突然惨叫出声,唐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欺身上前,一把抓住瘦小男子的左手,然后用力一扭,就扭断了瘦小男子的一只胳膊。

    “我不需要你怕我。”唐金懒洋洋的说道:“你正在这里陪瘦虎吧?等你四指全断的时候,你就可以真正去陪他了。”

    瘦小男子脸部肌肉似乎微微扭曲,眼中的恐惧更盛了一些,他并没有看到唐金是怎么把瘦虎弄成那样的,因为当时他已经昏迷过去,也正因为如此,他虽然觉得唐金不好惹,但之前还是心存侥幸,觉得他和唐金还有一战之力。

    可左臂传来的剧烈疼痛,顺进击碎了他的幻想,他终于明白,在唐金面前,他根本没有任何还手的能力,难怪在道上以凶狠能打闻名的虎哥也被这小子弄得手脚全断!

    “你想怎么样?”瘦小男子看着唐金,气势在无形之中已经弱了下来。

    “如果你能证明你的手脚对我也有用处的话,我可以暂时留着它们。”唐金扫了陈军三人一眼,“唔,比如,我想教训他们一顿,可我这人又不喜欢暴力,所以呢,若是你能帮我动手的话,我会觉得,你的手脚对我其实也有那么点用处。”

    听到这话,陈军顿时有些气愤:“唐金,你什么意思?我得罪你了吗?”

    唐金却根本就懒得理会陈军,他看着瘦小男子,自言自语:“接下来,我是先打断另一只手,还是弄断腿呢?其实,好像也差不多啊!”

    “啪!”一个重重的巴掌声,打断了唐金的自语,却是瘦小男子猛然扇了陈军一个耳光。

    “表哥,你真打我?”陈军先是一愣,随即就有些气愤。

    “就这么点用处吗?看来还是打断算了。”唐金又在那里自言自语。

    “啪啪啪……”瘦小男子快速出手,左右开弓,连着在陈军脸上扇了十几巴掌,然后还踹了他一脚。

    “哎,不要只记得照顾自家兄弟嘛。”唐金却还是不满意,“那边还有两个呢!”

    瘦小男子这次没有任何犹豫,马上就冲向另外两人,一阵拳打脚踢,没一会,陈军三人都是鼻青脸肿的躺在地上痛苦呻吟。

    而一旁的杜建飞,则是看得目瞪口呆,他认识唐金,整个高一没人不认识唐金,但他却不知道,唐金居然如此强悍。

    曾几何时,他以为自己是清水中学最风光的学生,即便在这里饱受歧视,他依然觉得自己在清水中学一起考入宁山二中的那些人里,自己是最出色的,可现在,他突然发现,这个根本不是考入宁山二中的唐金,远远要比他风光无数倍!

    “我草,有你这样的表哥吗?”陈军在地上骂骂咧咧的,显然他现在最恨的不是唐金,反而是他表哥。

    “这样行了吗?”瘦小男子却没理会陈军,只是咬着牙询问唐金。

    “差不多了。”唐金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吧?”瘦小男子又问道。

    “当然可以。”唐金点了点头,但随即,他却话锋一转,“不过呢,我觉得,你恐怕只能爬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