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最强高手在校园 > 第六十五章 上课打发时间

第六十五章 上课打发时间

“清姐,怎么了?”唐金问了一句。

    “小弟,我爸出了点事,我要先走了。”唐清清说着便站了起来。

    “清姐,要我帮忙吗?”唐金主动询问。

    “不用了,应该只是小事。”唐清清摇摇头,“你慢慢吃吧,有事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唐清清很快离去,既然她说不需要帮忙,唐金自然也不会非要跟去,再说了,他这顿饭还没吃完呢。

    被唐清清的事情打断了一下,小豆芽也就没再提起帮唐金做饭的事情,

    两人一起吃完午餐,然后就一起回到了学校,各自回自己的教室。

    现在时间还比较早,还不到两点,离上课还有将近一个小时。

    唐金进教室的时候,刚刚有个人从他的座位上离开,还一副挑衅的样子看了唐金一眼,然后走了出去。

    “那小子谁啊?”唐金坐了下来,随口问了张小胖一句。

    “噢,又一个报名挑战你的呗。”张小胖随口应了一句,然后有些惊奇的询问:“我说哥们,你不会今天想上一整天课吧?”

    “有这个打算。”唐金伸了个懒腰,“今天很无聊,没事做,就来上课打发一下时间了。”

    因为无聊所以来上课?

    张小胖有些无语,这哥们的大脑构造绝对跟普通人不一样啊!

    “对了,哥们,现在报名挑战你的人很多,你打算什么时候应战啊?”张小胖开口问道。

    “收了多少钱?”唐金最关心的是钞票。

    “已经超过十万了。”说到钱,张小胖就很兴奋,“现在都存银行呢,到时候我再一起给你。”

    “才十万啊。”唐金有点失望。

    才十万?

    张小胖的积极性再一次受到严重打击。

    唐金想了想,又说道:“张小胖,你告诉他们,这个星期六我就接受他们的挑战,想报名的尽快,机会只有这一次,以后谁想挑战我,除非他比我帅。”

    “呃,好。”张小胖怔了怔,然后连忙点头。

    “顺便,把每个人想要挑战我的方式先登记一下。”唐金又说道。

    “这个不用你说,我早登记过了。”张小胖有些得意,然后又有些担心,“哥们,我跟你说啊,这挑战你的方式可谓五花八门,虽然大部分是篮球足球之类的,可还有很多比较怪异的挑战方式,唱歌的,跳舞的,甚至还有比声音大的,还有个想和你比喝可乐的,你真有把握赢他们吗?”

    “我当然会赢。”唐金信心十足,“除非我不想赢。”

    “呃,哥们,你不会真不想赢吧?”张小胖愣了愣。

    “看我心情吧。”唐金懒洋洋的说道:“反正输了对我也没损失,让秦水瑶请他们吃饭去吧。”

    张小胖再次无语,秦水瑶咋就摊上这么个男人呢?

    ************

    当下午第一节课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高一四班五十个学生都朝后排看了一眼,当他们发现唐金还坐在那里的时候,每个人脸上都露出怪异的神情。

    而当第二节课下课之后,他们发现唐金还在的时候,每个人都有种末日来临的感觉,这家伙今天居然没逃课?这实在是太不正常了,难道是世界末日真的要来了?

    十分钟后,最后一节课上课铃声响起,大家再次不约而同的看向唐金的座位,然后,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世界末日,这家伙终于还是逃课了。

    而此刻,唐金已经来到宁山二中校门口,一辆崭新的警车停在那里,甚是醒目,唐金直接走了过去,拉开车门钻进车里,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小弟,你来啦。”唐清清露出一丝有些勉强的笑容,看得出来,她现在心情不太好。

    “清姐,你爸没事吧?”唐金忍不住问道。

    中午吃饭的时候,唐清清就是因为她父亲出事临时离开,现在唐金见她还是一副心情不好的模样,也就很自然的询问起来。

    唐清清摇摇头:“没什么大事,有两个小混混找他麻烦,推倒了他的轮椅,让他摔了下来,不过刚好有巡警路过,我去的时候,他们已经处理好了。”

    “那,清姐,你找我有什么事啊?”唐金有些迷糊,刚刚他接到唐清清的电话,电话里,唐清清并没有说什么事,只是说在校门口等他,所以他就马上出来了。

    唐清清看着唐金,犹豫了一下,然后才开口问道:“小弟,你真的不会医术?”

    “真的不会。”唐金点了点头,“清姐,你问这个干嘛?”

    “我爸曾经是宁山市最好的刑警,嫉恶如仇,让宁山市的罪犯闻风丧胆,而当年,左小龙开地下赌场,就是被我爸抓了,坐了五年牢。”唐清清缓缓叙述着,“左小龙出狱之后,就对我爸进行了报复,然后,我爸就意外发生了车祸,双腿瘫痪,从此就只能坐在轮椅上,其实,小弟,你知道吗?我最大的愿望,并不是找左小龙报仇,而是想让我爸能重新站起来。”

    唐清清美眸不知不觉中有些泛红:“当年他是何等威风,宁山市那些道上的大佬见到他也会主动退避,可现在,连两个小混混都可以随意羞辱他,你不知道,我中午去见我爸的时候,他正自己努力从地上爬上轮椅,死命也不肯要人帮忙,我……”

    唐清清有些哽咽,再也说不下去。

    唐金默然不语,他也不知道能说一些什么。安慰女孩子似乎并不是他的强项。

    唐清清却很快就走出这种有点伤心的状况,她擦了擦眼睛,深呼吸了一口,脸上重新露出笑容:“小弟,不准笑话姐,姐只是一时有些感触,我记得你上次给我看手腕,还有在公园治那个小孩,我以为你会医术,本来想让你去看看我爸,看他的腿到底有没希望康复,不过,既然你真的不会医术,那就算啦。”

    “清姐,其实,我还是可以去看看你爸的。”唐金想了想说道。

    唐清清顿时一怔:“小弟,你难道之前是骗我的?你其实会医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