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贴心丹王 > 第五十四章 神奇的莫伊1

第五十四章 神奇的莫伊1



    听见杨迪这么问,一炁炉嘿嘿笑着道:“你说的这个办法倒不是不行,不过成不成的,哈哈,试试才知道。(.)听着小子,有些路呢,必须直接走过去,你越想绕道走,就会发现自己付出的代价比不绕道更大。这可是老头子我看这世间变化得出的结论,信不信由你。”

    杨迪到没有什么不信,只不过这种时候他还是不想有太多的麻烦。

    因此,杨迪在识海中又问了几个问题,无非是两种火力夹击,需要注意些什么。整个流程如何,诸如此类凡凡种种。

    一炁炉这次到没有对杨迪再进行教训,听到杨迪的问题,就一个个全部回答,完全是一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样子。这个样子连杨迪都觉得有些奇怪,忍不住问了一次。

    听见杨迪的问题,一炁炉在他识海中又是一笑,说道:“人总要长大,老是依靠别人就总不能自己成长。我也看出来了,你需要多多的经历,多多的锻炼,把人生的种种都体验一遍,把你体内的纯阳之火好好淬炼,才能在现在的境界上更进一步。”

    杨迪听到这里,倒也无所畏惧,本来就是一个大好青年,对自己的未来充满希望的时候,又怎么会在意这种挑战?

    一边在识海中与一炁炉交流,一边按照一炁炉的指点,暗中让自己体内纯阳之火燃烧的更加猛烈。(.)杨迪原来倒是知道这个火就在自己体内,但是坦率的说,除了给一炁炉用用之外,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灵活充分的使用这种火。按照小说里的说法,就是无法做到内气外放,更别说让火出现在身体各个地方,如指臂使。而且就算是个一炁炉这个老祖宗使用,也用不出出来,只能用真气来代替。

    用不了本源之火,反而用修炼不易的真气变成火焰来个一炁炉使用,这就相当于捧着金饭碗讨饭,要不当初一炁炉说他是个废物呢。

    按照一炁炉的说法,杨迪就是一个大财主空有万贯家财,可是偏偏丢了钥匙,无法进门。跟着一炁炉学习这些功法,原本也是为了找到一个能够打开自家大门的钥匙。不过有句老话说得好,祸福相依。如果是别人的普通火,到了杨迪这种境界已经能够引动,释放出来。所谓心火勃发,讲的就是这种状态。偏偏杨迪身体里的火是先天纯阳之火,等级实在太高,加上现在地球灵气稀薄,以杨迪现在的境界根本无法引发出来。

    一炁炉也算过,以杨迪现在的境界,以地球的灵气,除非找到那些天材地宝,炼上一炉上品丹药,否则杨迪只怕要到七老八十才能修炼到把内火引出的地步。到了那个时候,一炁炉才能借着杨迪身上的先天之火重回正常。

    只是一炁炉万万没有料想到,居然能够在这里碰到一个拥有天一生水的莫伊。

    那天一生水虽然也是三种最好的火之一,但是说到底依旧是水,只是阴极而阳,才有比一般凡火更加炽烈的活性。与杨迪身上的纯阳之火倒是各为阴阳,此时在这个房间里阴阳互动,居然把杨迪身体里的纯阳之火扰动,能够让杨迪开始学习如何控制自己的火性。

    要说阴阳相伴相生,这边杨迪想要给苏郁治病,催动体内纯阳之火熊熊燃烧,那边厢自然也让莫伊体内的天一生水涌动变得猛烈起来。这种变化别说苏郁,就连另外一边的莫伊也有所感应,她猛然抬头看了杨迪一眼,脸上多了一丝神秘的笑容。

    杨迪隔着苏郁看见莫伊脸上那个神秘的笑容,心中突然一突,一炁炉刚才说这个女人并不简单,看来果真如此。能够在这种时候依然保持平常的样子,看起来这个莫伊也是一名同道中人。想到这里,杨迪微微皱眉。

    一个同道中人,身上有着天一生水这样的好东西,怎么会跑到杨迪他们这个村子里当村官?当真有奉献精神?这种话听听就好,全国那么大,怎么不去别处,偏来这里?因为杨开在这个村子,所以就来这个村子当村官?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巧的事情?

    换句话说,这个莫伊来到这里,必有所图,就是不知道图的是什么reads;。

    想到这里,杨迪心中又是一动,如果说莫伊来到这个遥远的村子有所图的话,那么那个房地产开放商不是同样来得古怪?这个村子又不在近郊,也不在城市扩建的范围内。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放着好地不买,跑到这里来买地盖房子?就算在这里盖了房子,又能卖给谁去?

    两件事情一起袭上心头,杨迪心中暗自凛然。这边莫伊有问题,那边的房地产商后面只怕也有来头,就是不知道莫伊与房地产商究竟是不是一路的。

    想到这里,那边杨开正好把杯子举了起来,说:“好,喝完这杯酒,大家吃饭。”

    这句话说得豪气干云,到让杨迪也把心头的矛盾压了下去。说的也是,什么事情只管面对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难道因为害怕什么事情都不做了?

    想到这里,杨迪也放开了心怀,喝完杯子里的酒,只觉得一股辣气从胃里一直冲上鼻尖,忍不住“哈”了一声。正好在这个时候,苏郁和莫伊说完话,扭过头来,猛然看见杨迪嘴前热气蒸腾不已,整个空气都有些动荡。倒像是一团看不清的火在杨迪面前熊熊燃烧一样。

    看到这里,苏郁忍不住“啊”了一声,大家都扭头看她。此时再看杨迪,眼前一点问题没有,刚才那种蒸腾景象,更像是一种幻觉。苏郁急忙笑笑,对众人说:“伯母做饭太好吃了,我咬到舌头,所以才叫的。”

    说到这里,不知怎么,苏郁多年被冰寂的童心涌了上来,忍不住吐了吐舌头,看上去别提有多可爱。看着这个样子,别说杨迪的母亲,就连杨开也是心中一叹,又看看另一边的程欣,脑子里不由自主浮出一个古怪的想法,若是杨迪把这两个人都娶了,那会怎样?

    想到这里,杨开急忙摇头,只把这个想法当成酒后胡思乱想,重新高高兴兴的夹菜吃饭。

    一顿团圆饭就这样热热闹闹的吃完,每个人都兴高采烈,杨开老爷子更是心怀大畅。

    冬天昼短夜长,外面虽然已经黑暗无比,不过吃晚饭实际时间不过晚上8点多一点。杨迪母亲拽着杨未明到了前院,那边杨开也不好干扰小年轻的生活,随便说了两句,就高高兴兴的回自己房间里去了。不过临走的时候两句话让程欣的脸红到耳根子后面去了。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