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贴心丹王 > 第六十章 形势逆转2

第六十章 形势逆转2


  
      这件事情是杨迪中午的时候听杨开说的。老爷子一大早就出门打听消息,看看后来事情有什么变化,结果就得到了这么一个消息。据说那个栏目组来了不久,一个大轿子车也跟着来了,里面有几个混混,本来想要动手,看到电视台的人就在旁边,最后没有动手,只是把那些混混接走了事。就连房地产商也跟着上了车,一起走了。倒是房地产商和那些混混第一次来的车子,因为轮胎没气,就停在那里,没有带回去。
  
      栏目组的人就这样把全部的事情拍了一个经过,而且还采访过村里的这些老人,甚至连那些混混也采访过。对于房地产商怎么勾结的事情都有一个大概的了解。那个栏目组的导演在走的时候还专门跟林姨说了,第二天一定上电视,而且全部原汁原味,不做任何更改。
  
      当时杨迪听见这句被杨开转述的话,当时心就凉了半截。这个时代,最不能相信的就是这些人的节操。村子这里一点钱都没给人家,谁知道后来会怎么动手脚,越说不做任何更改,后面更改的就越大。而且一炁炉老祖宗早上说的话一直在杨迪耳边回荡,当时杨迪就觉得有些麻烦。只不过他没有想到,这种麻烦会大到让电视台颠倒黑白的地步。
  
      晚上电视台的热点访谈刚一开始,大家就都坐在各家的电视机前面,看看热点访谈究竟是怎么拍的。一开始还有人彼此笑,说你上了电视我没有之类。等节目开始之后,大家就渐渐没了笑意。
  
      为了村子和房地产开放商之间的事情,电视台甚至在热点访谈里专门做了一个电视专题。不过这个电视专题一开始就不怎么客气,首先是把那家房地产商认真介绍了一下,无非是财大气粗,买卖公平。在凌市其他地方盖房子买地是多么的诚恳,对拆迁户是多么的客气。还有一些明显是找来的群众演员在摄像头面前恶心的表演,无非就是夸这家房地产商多么多么的好,拆迁多么正常,没有问题之类。
  
      看到这里,别说杨迪,村子里其他人心中都是一冷,想想就能猜到,电视台放出这样的镜头到底有什么用意。
  
      紧接着镜头一转,就到了这个村子,首先不问原委,首先从那些被划花的车子上拍起,然后是那些还没醒过来的混混,再然后是那名房地产商。直到最后,才拍到那些站在院子外面看热闹的村民。这么一个前后镜头转换,虽然主持人未发一言,不过人们的心情就发生了巨大的转换。似乎房地产商才是受害者,而那些村民一个个都是加害者一样。
  
      这些镜头转完,才开始放村民的那些话,不过这些话也经过了剪辑,总之就是体现了一个意思。村民就是想多要钱,房地产商没有给够钱,所以受了村民一顿殴打,甚至连车子都划坏了。不仅仅如此,这个栏目在后面还放出来一段录音,是房地产商的同伙通过电话打过来的,让电视台赶紧出动。只有林姨在此之前打的电话,根本就没有播放。
  
      节目的最后,主持人严肃的问:“大家想想,一个加害他人的房地产商会希望电视台曝光吗?谁是正,谁是斜,请大家自己判断。”
  
      看到这里,杨开关了电视,扭头看着杨迪,问:“你觉得怎么样?”
  
      怎么样?很糟糕。
  
      杨迪苦笑一声,说:“不好,电视台这么动手脚,民心都向着房地产商了。到时候就算是咱们去省里上访都没有好结果,大家都看我们是刁民,您觉得上访还有用吗?”
  
      杨开长长叹了口气,连发火的力气都好像一瞬间失去了,喃喃的道:“难道就这么样了?”
  
      杨迪想了想,说:“那倒不是完全没有希望,虽然电视台这么做,不过现在能够争取人心的可不止有电视。我们可以把这些事情发到网上去,到时候我们不见得就会差多少。唯一的问题是,咱们没有铁证据。”
  
      “啥是铁证据?”
  
      “您看啊,爷爷,比方说咱们明明知道这个房地产商和市里警察局的朱局长是表兄弟,也知道这里面有明显的官商勾结,可是咱们有什么切实的证据吗?表兄弟可不能证明一定会勾结,光是我们推想那没用,如果没有切实的证据证明这些,就算我们把这件事情发到网上,到时候还是会像今天电视台一样被人家倒打一耙。”
  
      “咋没有,那些人的口供一个个都还在咧。”
  
      杨开说着,然后脸色慢慢跟着暗淡。
  
      “口供没用啊,爷爷,人家随时都会翻供,一旦咬死是我们刑讯逼供,到时候反而是我们的不对reads;。这件事情一定要物证,没有物证咱们就没有机会。相反,只要有物证,那就什么都好说,一次就能把这个房地产商打翻,让他们不敢对我们再动脑筋。”
  
      “这证据那都在市里,我们怎么会有?”
  
      杨迪想了想,说:“没有证据,我们就去找出证据来。我到市里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把这些人的交易拍下来之类。刚刚经历过昨天的事情,他们一定会重新聚在一起想新的办法,所以只要跟踪上一个人,多半就能拍到这些证据。”
  
      杨开连连点头,说:“是这个道理,好,咱们明天就发动大伙,进城看看有没有什么方法。”
  
      “不能明天,事不宜迟,今天晚上我就去城里。还有,明天别让村子里的人到市里去,今天晚上的电视节目会让其他人对我们有想法,明天贸然出去不知道有什么麻烦。在这件事情没有改变之前,咱们可不能轻举妄动。”
  
      “今天晚上?”
  
      杨迪母亲站了起来,看着自己的孩子问道:“明天不行吗?明天一大早出门,你看外面天寒地冻的,而且又是晚上,连车都停了,你怎么去市里啊?”
  
      杨迪摇头低声说道:“不行,那个周老板一定也这么想,今天晚上说不定他们就要碰头,我必须赶过去。这种事情耽误一天可能就会出现更大的麻烦。”
  
      说到这里,杨迪扭头看了一眼莫伊,眼里的意思就是询问今天如果不给苏郁治疗有没有问题。
  
      莫伊轻轻摇头,也不见她嘴唇翕张,一个声音已经出现在杨迪的耳朵里。
  
      “没必要天天晚上不间断的治疗,她的身体寒气一出,需要一个缓和的时间,让那部分被身体正常的气息弥补。否则一下把寒气完全逼出,身体里又没有替代的,到时候就算不死也要大病一场。3天,3天进行一次治疗,这样效果最好。”
  
      杨迪听到这里,点了点头,对莫伊说道:“那就这样,我就不多说了,现在就走。莫会计,我们家这边就麻烦你多多照应了。”
  
      莫伊的眼角一挑,正要说话,杨迪下一句话就把莫伊的话堵在嗓子眼里。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