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楼 > 权唐 > 第七百七十三章 吾为长剑镇山河 全书终

第七百七十三章 吾为长剑镇山河 全书终

不想错过《笔趣楼》更新?安装笔趣楼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七百七十三章吾为长剑镇山河(全书终)
  
  孔晟比谁都清楚,自己过于理想主义了。但理想主义就是理想主义,在没有资本和力量的前提下讲理想是空想,而当下,孔晟具备了改变一个时代和国家命运的力量,他决心为理想主义做一番探索和努力。
  
  他知道用律法来约束官员和权力运行暂时来说是不可靠的,所以他才提出了“吾为长剑镇山河”的口号。这个时代需要一个让权力和世人敬畏的神,那么,他愿意充当扮演这个执行达摩克利斯之剑的神。
  
  在孔晟的震慑下,小皇帝李僖的退位诏书风波几成一场闹剧,不了了之。小皇帝还是继续老老实实坐在皇帝宝座上,因为他不单是一个人,背后还有一个庞大的群体,李唐宗室。他是李唐宗室利益的代表,孔晟之所以这样扶植李僖传承皇位,目的就在于安抚李唐宗室。
  
  即便没有了权力,还有荣华富贵和一世安逸。李唐宗室很快就接受了这样的现实和安排。
  
  否则,孔晟就要举起屠刀。如果能摆出糖果解决的问题,又何必举起屠刀呢?
  
  但孔晟是有底线的。若是李唐宗室得寸进尺,他也不会心慈手软。
  
  而经过四年的展,寒门教育取得成果丰硕。不少寒门出身的士子通过读书改变命运,逐渐进入到朝堂和参与到国家治理中来。京官中的很多中下层官僚,地方各级官衙主官,有不少寒门子弟的身影。
  
  这些人进入权力圈子未必能说明什么,但一定会对世家把持的高层政治构成制衡和冲击。这些人在孔晟眼里就是鲶鱼,能激活这一潭死水。而或许多少年过去,这些年也会演变腐化成新的世家利益代表,但终归还是打开了社会通道之门,这对于社会和国家长治久安来说是不可或缺的。
  
  十日后。
  
  长安城中在皇城外围的空场上,原先属于神龙卫衙门点军的小校场,千名工匠开始动工修建一座永久雕像。是一个人持一把剑的塑像,塑像设计高二十余丈,比皇城的城墙和最高处大明宫的宫殿飞檐还要高出一大截。
  
  塑像自然是孔晟的塑像,他背靠皇城,手持长剑,俯视全城。
  
  塑像前还设计有一座巨型纪念碑,纪念碑正面镌刻“吾为长剑镇山河”字样,背面则镌刻有正在修订的国家律法开宗明义第一句:律法面前,人人平等。依法治国,造福天下。
  
  与雕像同时开始动工的还有长安城的城墙加固工程、城防修缮和改造工程。百余门大型神威无敌大将军炮被装载上城楼,从即日起,火炮将变成大唐军队的常规守城或者攻城武器。
  
  若再有异族来犯,单单是这百余门火炮,就足以确保长安城安然无恙。这是大唐之都,天下权力中心,在孔晟眼里非常重要。
  
  其实孔晟本来是想要迁都幽州燕京的。但考虑到至少在百余年中,长安城辐射威慑西北、西南和经略中原的战略价值还是很高,就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上午,红日高悬,秋风送爽。
  
  孔晟凝立在城楼之上,遥望着从长安城通往甘凉的官道方向,这一路上车马粼粼人影绰绰商旗迎风招展。随着吐蕃、回纥和西域南北两道化为大唐直接管辖治理的行省,这条绵延不绝的丝绸之路变得更加兴旺。
  
  中原前往上述地域定居的大量移民、往来中原与西域吐蕃回纥和更遥远波斯帝国和欧亚诸国的商贾,官方使者,换防调动的军队,在这条古道上往来不绝。
  
  李泌站在孔晟身后轻轻道:“郑王,西奚苏鲁王子,江南杨使君奉诏回京,此刻正在城楼之下待命。”
  
  李泌的神色有些古怪。
  
  当下西奚人的地盘已经完全归入范阳统辖,西奚人也与汉民通婚杂居。而作为西奚人的王,苏鲁王子本身如何安置就成了问题。本来李泌和杜鸿渐等人提出,朝廷可册封苏鲁为王,养在长安,因为苏鲁毕竟是苏婳之兄。
  
  但孔晟却坚决否决。
  
  在安置苏鲁的问题上,他提出了两点建议:第一,不要因为苏鲁是郑王府的外戚就加以照顾,一切按照朝廷的规矩来,该怎么安置就怎么安置。第二,可以考虑让苏鲁带部分西奚人去回纥、吐蕃或者西域等新开辟的大唐行省去定居,给予相应级别的爵位和官职,至于地点让苏鲁自己选择。
  
  至于杨奇,作为孔晟的岳父,朝廷本来有意让杨奇总领江南山南两道,加上柱国职衔。但还是被孔晟否了。他当着李泌和杜鸿渐等人的面,直言不讳地指出,杨奇在江南经营日久,不宜继续留任江南,这不利于朝廷掌控地方,建议将杨奇调往河南,以河南行省总督的职位兼领东都洛阳令。
  
  感觉到孔晟的不近人情,苏鲁和杨奇回京都心怀不满。两人先后数次要去郑王府面见孔晟提出抗议,都被孔晟拒之门外。
  
  孔晟摇了摇头:“我不参与朝廷的日常事务。这两人如何安置,朝廷按规矩来,我不插手。不能因为他们与我有关,就倍加照顾。杨奇在江南时间太长,异地为官,是朝廷的规制。至于苏鲁,封王封侯都不成问题,但不能留在京城,李相,京城权贵已经够多了,我们不能再开这个口子。”
  
  李泌苦笑一声:“老夫明白了。郑王大公无私,从不徇私情,当为天下官员之楷模。不过,老夫看杨使君和苏鲁王子义愤填膺,王爷还是要看顾下两位王妃的情面才好,免得闹出风波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