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重生之温婉 > 九十:虎威军 中

九十:虎威军 中

    夏瑶见着温婉还不说话,扑通跪在地上,眼中有着泪水“郡主,如果你真有什么好法子,请一定说出来。当年,倭寇攻占了福洲,烧杀抢劫,无恶不作。说出来,郡主可能不相信。这些畜生,将老人、壮年的手脚砍断,看着他们活生生疼死而哈哈大笑;将女子奸污后再全部虐杀,不留一具完整的尸身。还将那些年幼的孩子头颅砍下来,更有甚者,活生生用刀将他们心挖出来,肠子流得到处都是,血将整座村庄全都染红了。那里是真正的人间炼狱。”夏瑶说着,眼泪刷刷地流。

    温婉震惊得站了起来。这描述,这怎么跟南京大屠杀这么相似。接着轻骂了自己一声自九十:虎威军(中)己蠢了。倭寇不就是日本人,祖先畜生不如,子孙自然也是畜生不如。就是一群畜生,禽兽。

    温婉再看着夏影泣不成声,沉默了。温婉知道,她说的那个村庄,该是她的故乡了。而所描述的这一切,定然是她亲眼所见了。难怪每次说起倭寇,夏瑶眼中都有着刻骨的仇恨。原来如此。咳,造孽啊,怎么老天不降下块大陨石,把那破岛屿给融化了。那些畜生,也就跟着一起全没了。百年后,也就没有南京大屠杀悲惨的那一幕(温婉忘记了,不在一个时空了)。

    夏瑶见着温婉还不说话,继续道“郡主,这二十年来,倭寇在浙江,福建一带,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不知道多少无辜的百姓惭死在他们手上。郡主,这些畜生在我大齐犯下了滔天的罪行。可是,因为很多原因一直得不到彻底的铲除。郡主…如果你真有法子,我在这里替那些冤死的上万个百姓,求求你了。郡主,夏瑶也在这里求你了。”夏瑶相信温婉…如果真想做什么,定然是能做好的。如果有心为此次事件出力,那就一九十:虎威军(中)定能想到好的法子。

    温婉沉默了好半天,最后对着夏瑶说道“你让我想想。”这事太过重大,要是随意出主意,万一出了什么问题,那可是大麻烦。大麻烦再其次…万一又造成沿海将士的无辜死亡,那她得后悔一辈子。而且,她对军事真的不懂。不懂得东西,指手画脚,温婉做不来。还不要说这么责任重大的事。

    但是,说不帮忙,温婉心里却是堵得难受。为着夏影口中的讲述,为着那几千将士。为着那些无辜惨死的百姓。那些可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啊!

    温婉,这次是真真,彻底失眠了。其实…按照本意她不愿意搀和进这事去的。但是现在,只要她一闭上眼睛,夏瑶说的景象就在她面前浮现。那悲惨的景象,就好象她也见到了似的。最后温婉知道,如果她不尽心,这一辈子都不能心安了。

    温婉在决定出力的时候,也发愁了。虽然小的时候,伯父说商场如战场,要他们熟读孙子兵法,她小的时候特别听话…倒是将孙子兵法背得特别瓷实。但也只是背诵,目的只为了用于商场之上。而且过了这么多年,也忘记得差不多了。

    温婉接下来几天,一直在苦苦思索着这事。可不可以在其他的方面帮忙。能帮上忙,也算尽了一份心。

    夏瑶看着温婉几天下来,都只苦恼的样子…又安慰又感叹。希望郡主,真能想出一个好的法子。

    温婉想了好几天,绞尽脑汁,还是没有任何的思绪。很遗憾地对着夏瑶说,她爱莫能助。要她出出主意,赚赚钱还成。可要她弄这些行军打仗,她真是不懂。她对政治对军事本就不大喜欢,接触不多,不懂还是不乱插手了。所以,也不乱出主意了。

    夏瑶面露悲苦,低低地叫着“郡主……”为什么到了这地步,郡主还是不答应了。不可能的,郡主一定有主意的。

    温婉摇了摇头“我真的帮不了。我对这些不熟,胡乱出主意,会害死更多的人。不过,我有一个建议,你可以当参考。”温婉知道,告诉夏瑶就等于告诉了皇帝外公。

    夏瑶忙点头道“郡主,你说。”

    温婉道“你可以派一个说书先生,到时候去营里,将倭寇的暴行宣扬给这些将士。只要是热血男儿,听了这些禽兽不如的行为,定然愤怒不已。

    待到他们上战场,定然不会对敌人手软?”就她听到,心里都很难受得要命。更不要说那些铁血男子。

    夏瑶不知道这有多大的用处,但实施起来也不难。于是点了点头。温婉继续说道“我对白世年不了解,但是这么多年听到他的传闻却不少。此人行军打仗这么厉害,排兵布阵应该也不在话下。要是可以,将招募士兵的差事最好全权交给他负责。因为他比别人更懂得去怎么挑l选得用的人。到时候用起来,也更顺手。”

    夏瑶没有说话。这事,可不是她能做得了主的。温婉淡淡笑道“我也只是这么一说,所谓用心不疑,疑人不用。再说,只是三千人。他还能用三千人翻出天去?”

    温婉看的史书也不是白看的。他知道,任何朝代,最忌讳有私兵。如果是白世年亲自去招的兵,等他训练出来,这些人,到时候很可能最忠心的不是朝廷,而是白世年。

    只是她认为这过于忧虑了。只要人数在三千人之内,就算是以一当十,了不得也就那些人。当然,帝王的心思,谁也猜测不到。身为皇帝,有顾虑是正常。不过温婉觉得,还不足为患,如今朝廷虽然有外患,但又不是风雨飘摇。皇帝外公英明,郑王舅舅也是心有秋壑有手段有能力的人。老百姓日子好过了,这反就是想造也造不起来。想想,又不缺吃少穿。谁会去找死,又不是傻子。活够了。

    温婉想了想,取出自己的小匣子。把里面所有的银票全都交给了夏瑶“对于军事,我是真的不懂。军事不懂,但钱财还是可以支援一些。这是我手头所有的了积蓄了。你拿去帮助那些人吧!也算是我的一点心力了。”她暂时也不需要用钱。

    夏瑶说不要,但是温婉笑着道“又不是给你的。你干什么拒绝。拿着吧,我也只能尽这点绵薄之力了。”

    夏瑶翻看了一下银票,十张十万两银票。数完后夏瑶嘴角抽了又抽,对她的主子简直是无语到了极点。一百万两的银子,在郡主嘴巴里成了绵薄之力。郡主到底知不知道行情。这一百万两银子,可以给重新整治的三千军队配置最精良的武器装备。

    温婉见着夏瑶的神情,笑着说道“这一百万两,是赌赢回来的。我也一直没用,现在拿去帮助那些受难的人(温婉是想拿这银子帮助那些受害的人),也算是得到最妥当的用处了。你也不用为我愁,我还有庄子,还有封地呢!”尚堂的婚礼,她只花了三万多两银子。不过收到的贺礼,抵了这个数了。将来还礼,就不找她了,找尚堂自己要夏瑶倒是没想温婉会没钱用。就郡主的敛财手段,要说她会没钱用,打死她都不相信。不过对于一件事,夏瑶是忍了再忍,还是忍不住问道“郡主,为什么你对白将军这么反感?你见过白将军,他是不是冒犯过你。?”

    温婉腹诽不已“你也真能想。他六年前就参军了。

    我才刚回京城,没出过大门。想见也见不着。他能冒犯我什么?不过就是听得太多,不喜欢听呗。那么多人崇拜他,不差我一个。你以后也少在我面前提他。我可不想去了冬青,又跑来一个你。”

    夏瑶对于温婉的解释,哭笑不得。

    温婉等夏瑶出去以后,撇嘴。哼,一步一步挖了坑让自己跳。也真是亏得夏瑶这死女人,声情俱茂,差点把她都骗过去了。估计皇帝外公是在试探自己。

    温婉估计一来试探自己到底有没有军事才能,二来想让自己出出主意,看看能不能筹集到大笔的军费。温婉咂了咂嘴巴,真当她是摇钱树。下手这么狠的。现在自己身无分文了,总不好意思在再来询思,试探了。

    咳,温婉无比的后悔啊。她当初怎么就那么大嘴巴。说什么自己可以赚百个千个。以后可怎么办呢!这坑,不会一辈子都填不上吧!

    要说真让温婉出主意,也不是不能出主意。其他的温婉也许不懂,但是武器装备,可以提出自己的意见,帮忙改良改良。可以增大杀伤力。或者船的结构建造,可以更为轻捷地作战。这些,温婉也是知道一二的。

    可温婉是,温婉不是不想帮忙。她是怕帮忙了以后,自己以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样了。就一个莫虚有的富国之才,就把她坑得就差现在埋土里了。要再来这些具有现代化气息的东西。温婉很担心,以后会不会活在暗无天日的地方。

    她是怕了。真怕了。对于身边的人,温婉已经能全心全意信任了。而且,多留些底牌,也许就几条路。

    至于说愧疚,温婉是没这个心理负担的。现在虽然有炮,但都是一些土炮。还是以冷兵器为主。决胜的关键,还是在士兵身上。统帅指挥得当,军队作战勇猛,才能赢。

    这个,就叫交那位传说之中的白将军吧!她尽了自己所能出的最大的努力了,也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