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两百八十章 血妖神宫

第四千两百八十章 血妖神宫

    尹辛照没去过那血湖,自是不知黑鸦神君的了得,裴文轩倒是知道,却不知为何没有提醒的意思,脑筋转动,一个劲地考虑该如何保全自身。
  
      有武者凑到尹辛照耳畔便低语了一句,尹辛照眼中杀机大炙:“大千血地的弟子?区区二等势力的弟子也敢在这里大放厥词?给我滚!”
  
      黑鸦神君夺舍的是大千血地的周毅的肉身,方才在尹辛照耳边低语的那人显然是认出了这张面孔。
  
      黑鸦神君扭头望去,嘿嘿一笑:“小子,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尹辛照愈发愤怒:“再敢出言不逊,必取你狗命!”
  
      黑鸦神君不住地颔首:“本君多年不出世,却不知如今的年轻人都这般有种了。”谈笑间,伸出一手朝尹辛照那边轻轻一点。
  
      尹辛照本没将黑鸦神君放在眼中,毕竟在他看来,对方不过是一个二等势力的弟子,他根本无需太过重视,真要是惹毛了他,在这里杀了,大千血地也不敢放一个屁。
  
      可当黑鸦神君那一指点出的时候,他就感觉不对劲了,一种浓郁的死亡气息忽然将自己笼罩,好像自己马上就要死去一般。
  
      一点殷红的光芒在自己眼前急速放大,遮蔽了视野,充斥了所有感官。
  
      还不等尹辛照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便忽然听到腰间传来咔嚓一声轻响,一直悬挂在他腰间的身份铭牌竟在这一瞬间化作齑粉,粉尘飞扬中,一道流光从那身份铭牌中闪出,朝那殷红光芒斩去。
  
      红光破去,流光余势不减,朝黑鸦神君斩下。
  
      黑鸦神君之前就吃过了一次这样的亏,在那湖心宫殿中,被裴文轩的身份铭牌直接斩杀过一次,此刻哪还会再重蹈覆辙,在出手的一瞬间,脚下便轻轻一点,身形往后飘去,他的人虽然飘走,但在原地却是留下了一道与他身形仿佛的血影,好似分身一般,气息与他本人居然毫无差别。
  
      那流光直接斩在这血影上,血影哗啦一声化作一摊血水,血腥气冲天。
  
      而在斩了这血影之后,流光也消散一空。
  
      满场死寂,除了杨开,裴文轩,曲华裳早有心理准备之外,剩下的所有人,不管出身何处,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惊悚无比地望着黑鸦神君,眸子之中满是惊骇。
  
      尹辛照更是脸色苍白如纸!直到此刻他也不明白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自己师尊耗费巨大精力炼制出来的身份铭牌被人家给激发了,保命用的底牌也消耗了。
  
      那身份铭牌,只有在他的生命有危险的时候才会主动激发,换句话说,方才若不是那流光守护,他此刻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尹辛照思维混乱无比。
  
      “如今洞天福地的弟子都这么赖皮了吗?真是没意思的很。”黑鸦神君摇头晃脑,他之前想杀裴文轩没杀掉,如今对尹辛照出手也没杀掉,全都是被人家的身份铭牌中激发的神通给挡下,转头又看看杨开,微笑道:“这些人比你差劲多了。”
  
      在场这么多青年俊彦,唯一能让他看入眼的便是杨开,只有杨开才能真正与他动手过招,在他的万里追杀之下逃出生天。
  
      杨开冷哼一声。
  
      “尊驾何人?”尹辛照再不敢小觑黑鸦神君了,能一招差点将他击杀的,岂是什么大千血地能培养出来的,方才丁乙的表现固然也让他震惊,但远不及此刻的惊悚。
  
      本以为血妖洞天开启是他能一展才华,独领风骚的地方,谁知在这里碰到的人,一个比一个厉害。
  
      黑鸦神君扭头望向裴文轩,微微笑道:“本君何人,你何不问问你那同伴?”他自己说出来的话没有什么信服力,旁人说就不一样了。
  
      许多人都朝裴文轩望去。
  
      裴文轩站在远远的地方,浑身气息蓄势待发,大有苗头不对就立刻遁走的架势,见黑鸦神君目光望来,顿时心头一紧,差点立刻逃走。
  
      却不想黑鸦神君笑眯眯地道:“放心,尔等既然能来到这里,我便不会对你们出手。”
  
      裴文轩不知该不该信,不过转念一想,黑鸦神君出现在这地方,真要一心杀自己,自己怕是逃不掉的。
  
      心头一横,倒是放松不少,沉声道:“这位是黑鸦神君。”
  
      “神君?”众人讶然,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自古以来,唯有上品开天才有资格称为神君,这血妖洞天里连开天境都进不来,哪有什么上品开天,更何况,众人也从没听说过黑鸦神君这个称号。
  
      裴文轩道:“神君乃是被血妖神君囚禁此地,神魂不灭,夺舍大千血地周毅重生。”
  
      众人一阵头皮发麻,巴良骇然惊呼:“当真?”
  
      裴文轩凝重颔首。
  
      没人怀疑他的话,毕竟方才的一幕大家都看在眼中,除了神君夺舍重生,谁又有本事一招差点将尹辛照击杀。
  
      一瞬间,不但是那些洞天福地的弟子们警惕地朝黑鸦神君望去,就连站在杨开身边的那些人,也都紧张不安起来。
  
      从方才这黑鸦神君的做法来看,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极有可能是个喜怒无常,杀人如麻的角色。
  
      这种人一旦杀性大发,在场恐怕没人能够抵挡。
  
      “莫紧张。”黑鸦神君却是笑容满面,“本君不辞辛苦将你们这些人聚集在这里,可不是要杀你们的。”
  
      “你将我们聚集在这里?”杨开眉头一皱。
  
      “自然。”黑鸦神君偏头望来,“若不是本君出手,你以为你们这些人能安然抵达此地?那沿途的诸多凶险和禁制,可是本君出手解除的。”
  
      对他这话,杨开倒是没多大怀疑,他这一路行来确实畅通无阻,按道理来说不应该是这样的,如今才知,是黑鸦神君将路上的凶险都排除了,怪不得这么多年来没人能来到这血妖洞天的深处,可这一次却是来了这么多人。
  
      “某家有个问题想请教。”丁乙忽然开口。
  
      “问。”黑鸦神君朝他看去。
  
      丁乙道:“这位神君大人,你夺舍重生了便好生修炼便是,何故要将我们都聚集到这里?神君大人有何企图?”
  
      这话问到点子上了,所有人都想知道答案。
  
      黑鸦神君低低一笑,显得有些阴森:“自然是为了血妖神宫,要不然你觉得本君何必费这么大的精力?”
  
      “血妖神宫!”
  
      一片惊呼声响起,每个人的目光都变得火热起来,早有传闻,在这血妖洞天的最深处,有一座血妖神宫,那里藏有血妖神君的传承和遗产,若有谁能找到血妖神宫,通过血妖神君的考验,便能继承血妖洞天中的一切!
  
      但传闻只是传闻,从来没人证实过,毕竟这么多年来,连血妖神宫都没人找到,如何证实?
  
      黑鸦神君此刻却是提起了血妖神宫!
  
      “血妖神宫真的存在?你莫不是想骗我们吧?”杨开一脸怀疑地望着他。
  
      黑鸦神君嘿嘿笑道:“血妖神宫自然存在,而且不怕告诉你们,血妖神宫就在你们眼前,就在这山谷之中。”说话间,他伸手朝下方一指。
  
      众人望去,哪里看到什么血妖神宫,那山谷虽然青绿葱翠,风景不俗,可根本没有半点宫殿的影子。
  
      黑鸦神君老神在在地道:“禁制不破,神宫不显,想要找到血妖神宫,非得破除禁制不可!”
  
      杨开沉声道:“这与你将我们聚集此地有何关系?”
  
      黑鸦神君道:“若本君实力没有折损……不,只要有生前一成的修为,破除禁制自然不是问题,不过本君如今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能发挥出来的本事实在有限,本君虽然知道此地禁制的奥妙,但想要独自破阵的话,却是有些力有未逮,是以需要很多人的帮忙!”
  
      众人闻言恍然,这才知道他将许多人聚集在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这种需要很多人协力破禁的存在并不少见,是以他这话倒也没什么问题。
  
      “再有一点。”黑鸦神君的脸色略显凝重,“此地应该还有一只守护神宫的妖兽,若本君没猜错的话,是一只七品妖兽!”
  
      “七品!”众人惊呼。大家这一路行来,多多少少也斩杀过一些妖兽,对此地妖兽的水准都有自己的判断,五品妖兽就差不多相当于半步开天,六品最起码也是下品开天,七品岂不是能发挥出中品开天的实力?
  
      这等妖兽,在场这么多人,谁人能敌?便是黑鸦神君本人,恐怕也打不过。
  
      “如今你等察觉不到那妖兽的存在,是因为它在沉眠之中,不过若是开始破禁的话,它定会惊醒,所以我除了需要有人协助破禁之外,还需要有人能拦住那七品妖兽。”
  
      “你开玩笑呢?”杨开揶揄一声,他之前在定丰城与那金狒王一场大战,根本没占到什么便宜,那金狒王乃是六品巅峰,而且还是身受重伤的状态,金狒王都那般了得,七品妖兽该有何等威势?
  
      以众人这等实力,碰上七品简直就是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