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九百三十章 一剑惊鸿

第四千九百三十章 一剑惊鸿

    沿途中,不断地有墨族领着墨徒靠近汇聚,这些都是在方才人族的突袭下幸存下来的,宛若小溪壮大成河流,很快便集结了数百之众,由其中一位领主级别的墨族领头,浩浩荡荡疾驰追击,前行途中,人数不断增加着。
  
      杨开暗暗叫苦,本是与人族强者们汇合的机会,如今倒是搞的他不好轻举妄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遥远的虚空,忽然绽放极为耀眼的光芒,恐怖的波动从那边跌宕而来,让人身心战栗。
  
      杨开抬头望去,只见与那光芒争锋的,乃是一片浓郁的化不开的墨色,面色不禁微凛,猜测墨之王族恐怕已经与人族的九品老祖交上手了,要不然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动静。
  
      领头的领主显然也有察觉,高呼着加快速度,奔袭支援。
  
      杨开乙二和戊五三人紧随在怒焰身旁,拱卫着他,寸步不离。
  
      这一路追去,竟是追了数日时间,半路上不时地便能看到陨落的墨族和墨徒的尸体,还有附近的一处领地被轰破的残骸。
  
      人族强者一路突袭至墨族腹地,沿途所过自然不可能相安无事,所有墨族汇聚的领土,都被摧毁殆尽。
  
      还有行宫秘宝的碎片……
  
      杨开心情沉重。
  
      行宫秘宝这东西杨开可是亲自领教过其厉害的,当初左权晖率领天剑盟在星界外作乱的时候,驭使着一件行宫秘宝给杨开等人造成了巨大的麻烦。
  
      这玩意炼制不易,而且造价不菲,三千世界中,一般的炼器师都没资格炼制,一般的势力也没财力拥有。
  
      杨开当初倒是委托麻烦大师打造过一件行宫秘宝,如今便在凌霄宫中。
  
      这是攻城拔寨的宝贝,也是集攻击防护于一体的强大利器。数日前九品老祖出手之后,便有不少行宫秘宝驰骋在战场上,屠戮着墨族和墨徒。
  
      可是如今连这行宫秘宝都被打碎了,可见人族这边遭遇的战事之激烈。
  
      从眼前的情况来推断,人族这边虽然撤离及时,但还是被墨族大军追上,彼此间肯定已经爆发过一场大战,而且打的很激烈,就是不知道伤亡如何。
  
      又前追两三日,领头的墨族领主忽然改变了方向,领着数百人马朝侧面杀去,众多墨族和墨徒紧随其后。
  
      杨开见状眉头微皱,他还指望着能跟随这一路墨族大军杀到前线战场,找机会遁走的,没想到人家会忽然改变了方向。
  
      “主人,咱们不追了吗?”杨开望着怒焰问道。
  
      怒焰也不搞不明白领头的领主到底想干什么,但还是回道:“领主大人自有考量,跟着就是。”
  
      换做别的墨徒,他是不可能这么和颜悦色的,但杨开对他意义非凡,是以比较宽容。
  
      很快杨开便知道领头的领主为何改变方向了。
  
      约莫一个时辰后,一处正在生死搏杀的战场印入眼帘,那边有一艘宛若楼船般的行宫秘宝,正在墨族大军的包围下左冲右突。
  
      从那秘宝之中,不断地绽放出一道道耀眼玄光,那光芒内蕴藏了恐怖的能量,但凡被打中的墨族和墨徒,要么陨落当场,要么受创吐血。
  
      这就是行宫秘宝的强大之处,它所施展出来的每一击,都相当于上品开天的全力一击,而且只要运作得当,便能连绵不绝。
  
      四周墨族和墨徒虽然损伤巨大,却是死战不退,一道道秘术打向那行宫秘宝,却都被秘宝外笼罩的防护所阻,只荡出一层层的涟漪。
  
      对墨族来说,被人族突袭到腹地,领地都被毁了十几处,这简直就是耻辱,要知道多年以来,人族那边可是被墨族一直堵在各处关隘之中,鲜少能有主动杀出来的。
  
      耻辱就要用鲜血来洗刷,墨族已经顾不得伤亡,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势要将这落单的行宫秘宝拿下。
  
      这一场争斗应该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虚空中到处都是墨族和墨徒的尸体,还活着的只有不到数十之众!
  
      若是没人阻拦的话,人族这边的强者完全可以驾驭行宫秘宝,将此地墨族赶尽杀绝,然后从容撤退。
  
      但是当杨开所在这一支数百人的队伍冲杀过来的时候,行宫秘宝上的人族强者们不禁变色。
  
      他们最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这里还算墨族腹地,墨族的支援随时可到,他们已经尽快斩杀墨族,只求能早点摆脱困境,谁知还是没来得及。
  
      跟随着怒焰来到此地的杨开眼见此景,心中也是暗暗焦急。
  
      他不知道这楼船为何会落单,但战场之上的局势瞬息万变,人族这边抱团撤退的时候,墨之王族率领众多强者追击,之后更是与九品老祖有所交手。
  
      或许是在这两位交手的强大余波,冲击了人族队伍的阵型,让这楼船落单了。
  
      楼船甲板上,屹立着一道道身影,天地伟力涌动,挥洒秘术,配合着行宫秘宝的攻击,冲杀不停。
  
      一声怒喝响起:“杀!”
  
      领头的领主号令之下,数百墨族和墨徒如潮水一般朝那楼船秘宝蜂拥而去,瞬息间便将其包围的密不透风。
  
      不但如此,那领头的领主更是勇猛无谓,身形晃动直接冲到了楼船面前,巨大的身形爆发出恐怖的力量,挥动拳头,一拳朝楼船砸下。
  
      一道惊鸿斩出,绚烂万分,天地间似只剩下这一剑的光芒。
  
      墨色的鲜血飞溅,那墨族领主挥动的胳膊当场被斩飞,身形踉跄后退,断臂处,浓墨般的鲜血流淌不止,疼痛让他脸色狰狞,他却目光阴狠地盯住了甲板最前方的一道窈窕身影。
  
      白衣出尘,飘然若仙,目光默然,望着墨族领主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杨开一脸讶然,那一道惊鸿太过耀眼,他自然也关注到了,顺势看到了施展那一剑的主人。
  
      站在甲板最前方的这个女子,他居然认识。
  
      也不算认识,数日前照面过,正是要取他性命的那个七品女子,当时若不是九品老祖长啸号令撤退,这七品女子肯定不会收手的。
  
      杨开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再次碰到她,只感慨一声世事无常。
  
      而她如今的局面明显有些不太乐观,那楼船秘宝虽然强大,人族这边的强者数量也不少,但墨族这边一下子来了数百人,只需要再纠缠他们一阵,肯定还有更多的援军赶来,到时候这一楼船的人都别想逃走。
  
      楼船巨大,但在人族强者的驭使下却是行动如风,仗着强大无匹的防护,在墨族和墨徒之中穿梭来回,船体四周更是打出一道道恐怖玄光。
  
      不时地有墨徒和墨族被打中,身陨道消。
  
      墨族这边自然不会坐以待毙,施展手段还以颜色,一时间双方你来我往,打的热闹至极。
  
      杨开也随手施展了几道秘术,没敢用全力,做做样子就行了,哪还能真的去攻击同道。
  
      他如今考虑的是,要不要趁机杀到人族那边去表明自己的身份,顺势与他们汇合。
  
      但这个念头只是在脑海中闪过一下便否决了,之前吃过一次亏,与那七品女子照面的时候,他本想表明身份来着,谁知人家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站在对方的立场上,杨开也能理解。
  
      墨徒从外表上看起来与正常的人族没有任何区别,他们杀入墨族腹地,对待墨族或者墨徒自然不可能有半点犹豫不决,在这样的战场上,一丝丝迟疑都可能葬送自己的性命,但凡不是自己人,必定要先杀了再说,总不会杀错的。
  
      自古以来,可从来没人如杨开这般大胆,竟伪装成墨徒,常年跟在一个墨族身边,厮混在各大赌斗场中。
  
      值此之时,杨开只能压下心头的冲动,静待时机。
  
      不过很快,他便发现了不妥。
  
      人族这边的行宫秘宝虽然了得,防护能力也极为强大,但却无法长时间承受太多攻击。
  
      那笼罩在行宫秘宝上外的光幕,明显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暗淡。
  
      墨族们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出手愈发凌厉狠辣,势要将这行宫秘宝拿下。
  
      争斗的这片刻功夫,已有上百墨族和墨徒陨落,就连怒焰都被一道玄光打中,重创吐血。
  
      杨开偷偷斜眼瞧瞧他,暗骂这厮运气实在不错,怎么就不死在这里呢?
  
      身受重创的怒焰不敢再上前,领着杨开等人不断地躲避着楼船的冲撞。
  
      而就在这时,杨开关注到楼船上,那些人族强者之间似乎发生了什么争执,站在船头的七品女子开口说了一句什么,她身边的几个人脸色大变,连连劝阻,神色激动。
  
      那七品女子却是缓缓摇头,神色坚定。
  
      杨开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片刻后,那白衣女子竟身形一闪,跃出了楼船,一人一剑,横亘在楼船和墨族墨徒之间。
  
      长剑立于胸前,她神色肃穆,并指在剑身上一抹,天地伟力涌动之时,身后骤然浮现万千剑芒。
  
      那一道道剑芒轻颤着,铮鸣着,如诉如泣,那是剑之悲鸣。
  
      萧瑟肃杀的气氛充斥乾坤,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定格。
  
      。
  
      。
  
      天赋不行?
  
      再觉醒一个。
  
      技能不行?
  
      再觉醒一个。
  
      ……
  
      天才?妖孽?请统统靠边站,我能无限觉醒!
  
      《我能无限觉醒》正在冲榜,请求支援,朋友们请前去留个爪印,收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