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绝品天医 > 第八章 祖师爷发威

第八章 祖师爷发威

    “呃...”仰头再次瞧见裸着结实的上半身,带着一身满身汗珠,相当吸引人目光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某人,小妮子明显脸又是微微一红,想起第一次见到小源哥哥的时候那模样,她现在这脸都还有些发热,但是却没有想到这次又碰上了。//www.  //
  
      虽说这...似乎有些看头,但是...
  
      小妮子突然觉得自己的嗓子有点发干,微红着脸将两个碗递给江源,低声道:“小...源哥哥,妈让我送过来的饺子...”
  
      丢下这一句话,便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转身便一路小跑而去。
  
      江源愣愣地看着手中的两个碗,还有那如同小鹿一边甩着可爱的马尾小跑而去小妮子,很是有些没摸清楚情况...
  
      “今儿这妮子怎么了,怎么丢下两个碗就跑了?”江源愣愣地端着两碗饺子走回院里,放到院子里的小石桌上。
  
      “呀...小雨又送饺子来的了啊...”江老爷子奇怪地瞄了一眼门口,道:“小丫头今儿这么赶,进都不进来一下?”
  
      爷俩擦了把汗,便坐在小石桌上开始趁热吃了起来。
  
      “小源啊...你等下在上山去瞧瞧,昨儿找到的那三枚三七还不错,但是只够一副药的量,而且还是要找上几支老山参,否则这效果起不来啊...”
  
      一边吃着小丫头送过来的饺子,老爷子又记起来这事,赶忙叮嘱交代道。
  
      江源点了点头,然后道:“这野三七还算好找,但是那老山参就有些麻烦了,昨儿我只看到了两支大概才六、七年的小参,觉得挖了可惜,便没动手;”
  
      “嗯嗯...那些小参就让它们再长长,现在挖了药效也比普通药房的参强不到哪里去;至于老参就碰碰运气吧...万一不行就用普通的参顶顶也能有些作用...”老爷子认同地点了点头。
  
      见识过了江源竹枪的效果,老爷子这次也就没有再勉强江源带着他那杆老火铳上山了,只是给江源的药篓里放进了几个煮鸡蛋,然后看着江源背着药篓提着柴刀快步上山去的背影,站在门口的老爷子这时却是露出了一丝复杂的神情。
  
      “小源长大了、能干了...可是...原本他现在应该在学校的...”
  
      “美丽的河边,有着两颗小白桦...我们端着伏特加,欢快的在摇摆...”江源哼着一首俄文的欢快小曲,大步地爬上山去,在昨日碰到的那几丛青竹前,又砍了六七根的竹枪搁到了药篓里;今儿他可是打算在山里呆一整天的,所以这比昨儿多准备了两根竹枪,这万一要是再碰到什么新鲜的野物,打回去给爷爷补补身体换换口味那也是极好的。
  
      顺着山路再往山上爬得大半个小时,江源已经站到了一个视野极为开阔的小山顶了,看着眼前郁郁葱葱的山林,还有山下的小村庄以及远处山间那隐约隐现的小镇,感觉着脸颊之上那淡淡的山风缓缓迎面吹来,江源露出了一丝无比惬意的表情,然后张开双臂微闭着眼睛,享受着那清凉的山风袭来的感觉。
  
      “嗯...有松木的味道、有溪水的清新、有落叶的淡朽...没有隐藏的杀机、没有死亡的陷阱...真舒服啊...”
  
      稍稍放松了一下的江源,继续地朝着山林深处进发,只有深处的山林,才会有更多好的药草存在,才能有更多的机会找到野三七和老山参。
  
      江源一边抽打着两旁和前方的茂密蕨草,一边小心地四处观察着...
  
      走着走着,突然闻到了一丝淡淡涩涩的香味随着山风传来,闻得这个似乎有些熟悉的香味,江源眉头微微地一挑,转头望向山风吹来的方向,一个念头猛地冒上了心头:“山栀子!距离在十点钟方向百米内...”
  
      随着这个念头的突然冒出,江源的心头猛地一愣,自己怎么知道一定是山栀子?而且这么快判定味道传来的方向,而且还连距离都把握的这么清楚?
  
      虽然惊疑,但是江源还是有些情不自禁地朝着左前方十点钟的方向走了过去;
  
      很快地,江源便看到了前方一个小山坡上一片向阳之地,正有几株矮树正在随风摆动,树尖枝头之上,数十颗黄色的怪异果实,正在轻轻摇晃。
  
      “尼玛...这么准!”江源愣愣地看着前边不远处的那几株山栀子树,又回头看了看自己来的方向,稍微一估摸,这刚才站的那地,距离这山栀子的位置,还真是八九十米远样子。
  
      看着那不远处正在随风摇晃的山栀子,江源摸了摸鼻子,然后转身朝着刚才的方向继续前进,因为山栀子是一种很常见的中药,也不是他这次的目标,没有必要为了这个浪费时间。
  
      只是这次之后,他一路行去,却是开始特别注意了起来,不时顺着山风抽抽鼻子,嗅闻一下空气中的味道,想要再次试试自己的鼻子是不是真突然这么厉害了,还只是刚才凑巧;毕竟山栀子他小时候便见过不少,也算是熟悉它的味道,这闻到了山栀子的味道,认出来也是有可能的。
  
      一路小心地行走在这山间,双眼也不时地在一些杂藤树间四处张望着,这骤然之间,他却是又闻到了一丝有些特殊的味道。
  
      “黄柏...距离应在十二点钟方向五十米内...”江源这还没反应过来,又是有一个这样的念头从脑海中冒了出来,江源愣愣地回忆着刚才那突兀地冒出来的念头,脸色很是古怪地朝着正前方走去,然后果然在前方数十米的地方,发现了一颗有些陌生的四五米高的树。
  
      看着眼前的这颗树,闻着这书皮之间透着的一丝淡淡苦味,江源眼中的古怪之色更浓了,他虽然从小跟着老爷子上山采药,但是因为他体质不好,真正深入这深山老林深处的次数还是屈指可数,虽然认得大多数的药草,但是有些本地比较少见的药材却是也不算太熟悉的。
  
      这黄柏就是其中之一,虽说从小被老爷子逼着看的那一叠古旧药书中有过关于这味药的记载,而且也认识这家里药柜中一直有的黄柏成药,但是却一直没有见过黄柏树的实物,对于这个他很肯定,他从来没见过。
  
      但是既然都没有见过,那怎么可能这隔着几十米,就闻到了它的味道,而且还十分确定的肯定眼前这棵树就是黄柏呢?要知道家里药柜中的成药可是一根根被焙制过的细长树皮,除了气味有些相近之外,可跟眼前这棵树那模样可是一点都靠不上。
  
      江源有些晕乎地摸了摸自己额头,这一次还可以算是巧合,但是这已经是两次了,不单是根据风中的一点细微气味,便能精准的确认某种药物,而且还能准确的判定出药物的位置。
  
      倒是是怎么回事?哪里出了问题?
  
      江源一屁股做倒在这黄柏树下,愣愣地看着眼前的这颗大树发起呆来...
  
      这脑子一阵猛转之后,终于眼前一亮,想起了一事,自家昨日晚上,似乎是做了一晚上关于采药的梦,那梦中的古装老头不停地念叨着什么什么药,是什么性质有什么什么作用,主治什么病症...
  
      虽然不太详细记得,但是似乎隐约有点印象,梦里也有梦到过黄柏这味药,这药是怎么说来着...
  
      “性味苦寒...功能清热燥湿,泻火解毒,除骨蒸清虚热。可用于湿热泻痢,黄疸,带下,热淋,脚气,痿辟,骨蒸劳热,盗汗,遗精,疮疡肿毒,湿疹瘙痒。盐黄柏滋阴降火。用于阴虚火旺,盗汗骨蒸...”
  
      对于自己简直不加思索,脑海里便冒出来的这一连串关于黄柏这味药的详细资料,江源再次**了。
  
      当年,那一叠古旧药书中,确有有黄柏这味药不错,但是似乎记载根本没有这么详细才是,只有短短十来个字的模样,也没有记载这用盐炮制过的黄柏可以滋阴降火来着...
  
      那自己脑子里的这些东西,莫非真是昨儿梦里被那老头子学到的不成?
  
      想到这里,江源一张俊脸之上满是惊愕,这梦里传经的事,只从古书里边听过当年程咬金梦里遇仙人传授斧法的事,倒是没有想到自己也会遇上这样神奇古怪的事情。
  
      这世上怎么可能真有神仙?那昨晚梦见的那古装老头是谁?就算是有神仙,这没事怎么会看上自己的?而且现在这仔细一想,梦里那老头穿的那些衣服还真有些面熟...
  
      这会江源的脑瓜子中再次灵光一闪,眼前冒出了家中神龛上一直供奉的那尊祖师爷神像的模样...
  
      “尼玛...不会是...”这一下联系上了,江源只觉得自己两眼有些冒花了,昨儿不是在给祖师爷磕头的时候突然感觉头一晕么,然后紧跟着似乎有什么清凉的东西进了自己的脑袋,难不成...
  
      江源这会彻底的傻了,只感觉自己这些年的观念似乎完全被颠覆了,看来等下下山回家了,还得去给祖师爷磕几个头去。
  
      “呃...这些年给祖师爷磕头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怎么这回磕个头祖师爷就看上自己了?”总觉得这事有些不太靠谱的江源,挠了挠后脑勺,喃喃地道:“难道是祖师爷昨天吃了自己亲手打到的那只兔子,觉得咱有前途,给的好处?”
  
      “行吧...要不回头再去打一只去...”江源有些苦恼地摸了摸下巴,终于决定,且不管这事是怎么回事,给祖师爷多供奉些贡品总是没有坏处的,再说这供得再多,最后还不是落在自己爷俩的肚子里?
  
      ps:求票求票...现在新书榜十六名啊,唉...求推荐票支持...
  
      。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