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重生之互联网帝国 > 0883 怨怼之心

0883 怨怼之心



    【今天“可能”有九千字,你们敢信?注意,是可能!】

    “何运涛现在还没有看出未来的商业趋势,但迟早他会意识到这一点!”

    宋辰对百货,乃至商业趋势的理解是建立在“历史经历”的反思,并不能说何运涛在这件事上表现得迟钝。更因为留给阿里巴巴集团的机会还有很多,时间也不急促,所以他也没打算近期找何运涛聊聊的想法。

    “不过,即便要入股富锦百货,也要有清晰的战略意图,更需要分清主次的关系:即代表新兴技术和资本的电子商务重构百货业,而不是相反——成熟的商业模式下,企业很难做到转型甚至颠覆!”

    “程西今天还通过阿倩打电话给我,询问你的行程,大概是知道你最近事情多,他希望你能够抽个时间见面谈。”

    “面还是要见的,只是这个投资项目既然是华宋基金的,自然也由你出面跟他谈,我就不掺和了!”宋辰朝未婚妻温柔一笑,“万达集团去年开始希望招揽品牌百货加盟他们的购物中心,只是收效甚微,逼得他们只能成立自己的百货公司,上城集团的购物中心项目理应不会出现比万达广场更好的结果!何运涛如果不松口的话,你可以问问晓雪父亲,与上城集团一起投资富锦百货。”

    张若曦诧异道:“上城集团的资金链不是一直很紧张。今年我们中国辰星集团还成为上城集团的担保企业?”

    宋辰莞尔笑道:“所以才需要华宋基金牵头啊!富锦百货毕竟是民资百货业的翘楚,短期看,上城集团更需要富锦百货的支持。由我们牵头,让富锦百货加入辰星?上城广场项目是三方共赢的好事!”

    张若曦笑了笑,表示知道了。见宋辰懒洋洋地靠在床上,她就像一只姿态撩人的美人豹,用爬行的姿势靠近宋辰,直到两个人脸对脸只差几公分,她才嫣然跨坐在宋辰身上。

    玉手撑着他的胸膛。两人贴合的部位传来令人面红耳赤的坚挺和热力,张若曦俏脸含春。双眸荡漾着微微的涟漪,樱唇似是随意般说道:“我在富锦百货还碰到了老熟人。”

    “哦?”或许是暧昧的气氛感染了宋辰的心情,他亦只是随口应了一声,不置可否。

    张若曦直视着未婚夫的双眼轻声问道:“蔡湛。还记得他吗?”

    “当然记得,当初的许诺不就是因他而起的!”宋辰咧嘴一笑,同时在心中暗忖:如果没有自己重走人生旅程,这个男人还是你的丈夫呢!

    张若曦其实一点都不想提起蔡湛这个早已淡忘的人,但她明白,这件事应该也必须提起,要不然两人之间肯定会有疙瘩——张若曦身边的保镖即保护着她的人身安全,又何尝不是监视她的眼睛?

    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公平!就好像宋辰能够三妻四妾,**情人尽享齐人之福一样。这是他的能力决定的,张若曦能做的只有屈从或拒绝。如果,当年张若曦看透宋辰是这样一个浪荡风流的男人。进而选择分手,那么现在她身边未必不是苦苦追求自己的蔡湛,而成为宋辰未婚妻的女人肯定也就不是她了……

    一念之间,人生的轨迹便完全不同!

    尽管明知故问,但宋辰还是状似不经意地问道:“他还好吧?”

    “看起来有些落魄,所以央求我给他一个进入辰星公司工作的机会!”张若曦轻轻一笑。说道,“不过。我将他的名片送给程西程总了,想来蔡湛如果是个聪明人,会得到一个不错的机遇的!”

    “那就可惜了!”宋辰笑道,“还是跟他见个面,吃顿饭,炫耀一下咱们两个人的生活有多么幸福美满什么的!”

    张若曦“扑哧”一声,笑得娇躯轻颤起来。俯身送上香唇,缠绵纠缠片刻,随后将心爱男人的**纳入檀口中……刚刚从家里回来的曾倩进来时,便看到一幕家里的主妇高高翘起蜜桃雪臀,啧啧有声的“美人品箫图”。

    蔡湛的事情就像湖面丢一块石子一样只荡起一圈圈涟漪,没了后续,很快就消失了。

    ……

    直到翟政进了监狱,翟阔病重入院已经一个星期,赵圆才“姗姗来迟”地回到东瓯,住进翟阔送给她们母女俩的套房中。

    得到消息的翟艳将儿子交给婆婆看顾,自己回到从前的家,第一时间见到了打扮得光鲜时尚,仿佛年轻了十来岁的母亲,她秀眉紧蹙,满脸不悦地说道:“就算见舅舅大伯,也没必要这么久吧?爸爸住院这么大的事情,难道你就不能上点心马上回来?”

    不管是认识宋辰之前还是走了自己老路的翟艳,赵圆早就习惯了女儿的脾气,所以对满脸质问的女儿并不生气,只是讪讪笑道:“你也不想想,咱们老家那旮旯角落,别说高速还不通,连正经的路都没有,迟一点也是没办法的!”

    翟艳目光清冷,嘲讽道:“再贫穷的旮旯角落也有车进出,这个借口真差劲呢妈!说吧,干什么去了这么迟?我不是跟你说过翟政暂时被关押,为难不了你么?”

    赵圆沉默片刻后才缓缓说道:“跟了他二十多年,咱们母女俩又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我早就没亏欠他了!这一点,无论是我们家,还是他们家,彼此心知肚明!”

    母亲说得理直气壮,翟艳虽然不悦但也无法否认,她霁颜沉声道:“我知道这些,但一夜夫妻百夜恩,你和爸爸毕竟有着这一层关系,他现在病重入院,于情于理你都应该第一时间看望他!”

    “一夜夫妻百夜恩?”赵圆微微一愣。随后吃吃笑起来,她呢喃道,“我以前倒是全心全意地向着他。视他为我们母女唯一的依靠,所以即便翟政百般侮辱我们,即便你在公司里遭遇那么多的屈辱,我也忍了;哪怕挖心掏肺,甚至被他唯一的儿子毁了容,我也忍了……只是,脸上的伤疤可以通过手术痊愈。但心里的伤疤却随着时间的增长而更加深刻!”

    直视着女儿,赵圆低沉笑道:“阿艳。我会去看你父亲的……这几天我无时无刻不想着在用哪一种方式报复他们两夫妇!是的,我很想在他们面前大笑,翟政这个恶魔终于遭到报应了,而将他当做心头肉的翟阔想必早就六神无主了吧!”

    母亲低沉而又疯狂的笑意。让翟艳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性格越是内敛的人,无论好坏,遇到事情的时候多半会藏在心里;负面的情绪就好像弹簧一样,堆积得越多,反弹得压力就越大,最终会在某个临界点爆发出来!

    赵圆就是这个情况,翟艳一直知道母亲对父亲怀恨在心,但是她没想到母亲会在这种时候悄然显露出来……一想到母亲在医院里当着父亲做一些报复行为,翟艳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她对父亲同样心怀怨怼。但这种情绪尽管深埋心中已经十几年,但也只是在心里想想,从来不打算对父亲做一些恶意的报复行为——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索性她还只是在心里想想。没有在父亲面前爆发出来,也给了翟艳从容应对的时间。

    想到这里,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的翟艳冷冷说道:“我知道你在兜着什么主意,无非是因为我有了阿辰,你也自以为因为我有了更好的退路!”

    “那有怎么样?”赵圆不悦道,“这难道不是人之常情?”

    翟艳娇斥道:“人之常情?正因为这个‘常情’。他这几天一直见不到你的人影,所以很不高兴呢?妈。您对父亲这么薄情,难道不是在提醒阿辰将来他也会碰到这样的事情?”

    赵圆愕然以对,一丝悔意悄然从双眼中闪过,但她口中仍然嘴硬道:“这是我的事情,他管什么?而且他又不是不知道这些年咱们母女是怎么走过来的?”

    “他当然知道我们的痛苦!”翟艳深深叹了一口气,目光幽幽,“正因为知道,所以他才十分怜惜疼爱我!但是妈妈,您的作为不啻于提醒阿辰,可怜的人必有可恨的理由——您是在挖我的根基吗?”

    赵圆不语,翟艳黯然道:“更何况,父亲再多不是也养了我们十几年,这份恩情我一直铭记在心,我也不希望维系这段感情的你因此变得面目可憎!就算恨意难消……您和他业已分居两地,这段感情已经有了一个不完美却完整的结果,为什么要学翟政?做一些毫无意义的蠢事让自己变得面目可憎?”

    女儿入木三分的劝说终于让赵圆面色动容了,尤其是最后一句话,让这几天一直兜转着报复念头的赵圆轻轻闭上眼睛,良久才黯然道:“你说得对……你说得对……我差一点也成为一个曾经让我们深深痛恨的恶人!”

    “现在您能想通还来得及!”翟艳欣慰道。

    “不过说服我的理由不是因为我不想成为面目可憎的恶人!”赵圆自嘲一笑,直视着翟艳叹道,“我只是不想让你在那个家从此难堪!阿辰……还有阿煜,毕竟是我们母女俩最后的退路了!”

    翟艳微蹙秀眉,樱唇微张,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倒是赵圆见女儿欲言又止,于是轻声问道:“这么多年,除了一开始坚决不让你给比你小的宋辰做情人,但现在看来你的选择一直比我聪明,宋辰的性格至少要比你父亲要好很多!只是妈妈还是要问你一句,你是不是真心爱着那个男人?”

    这个答案,翟艳早已心知肚明,所以她默默地点点头。

    赵圆的笑容即欣慰又酸楚:“妈妈以过来人的身份劝你,不要百分百投入感情,给自己留一点余地,即便将来如果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你也能够保护自己!”

    翟艳绽起一抹凄美的笑容。轻声道:“不!我的爱情如果不能轰轰烈烈,也不会偷偷摸摸,爱就是爱了。我只要他知道这一点就行了!”

    望着哪怕身在污浊环境中也美丽如青莲的女儿,赵圆不禁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当晚,正在家里与母亲说话的宋辰,得知赵圆已经回来,并“第一时间”赶往医院探视翟阔之后,宋辰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随后轻轻叹了一口气。

    李婉摸了摸正在把玩着钢铁侠模型的宋煜。瞥了一眼发出叹息的儿子,于是淡笑道:“人各有志。更何况是这种纠葛了十几年的家庭恩怨。实话说,现在的情况并不算坏,至少比我预计的要好很多!”

    “嗯?”宋辰微微一愣,望着难得精明的母亲。他愕然道,“妈,您想说什么?”

    “在美国跟你赵姨相处了几个月,多多少少还是理解她这个人的性格!”李婉苦笑道,“怎么说呢,赵圆的性格跟我有点像,都是怕事胆小的人!因为这个原因,我能够理解她对翟阔的爱与恨,这个感情就像我对你父亲是一样的!”

    宋辰沉默了。或许是情人太多的缘故。回到97那年之后,他从来没有正正经经地跟母亲谈谈父亲的事情,没想到因为赵圆的事情。却引发了母亲发自内心的感慨。

    “……因为恨意埋在心中太久了,只要一点引子就会爆发出来的怨恨,有时候很难通过只言片语消解开来,阿艳能劝说她母亲,说明她确实是一个聪明灵慧的孩子!”斜睨了儿子一眼,李婉轻哼道。“听阿悦说,当年你是死皮赖脸地将阿艳抢过来的。这眼光倒是不差!”

    “瞧您说的这么不客气……我是您儿子啊!”宋辰讪笑一声,随后他脸色一正问道,“既然赵姨的‘引子’出来了,那妈您呢,对爸爸的感情什么时候会爆发呢?”

    “我?”李婉茫然失神了片刻,良久才缓缓道,“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偶尔会想起你父亲,恨他薄情,恨他不曾给过彼此机会而选择了离婚……即便如此,即便对你父亲又爱又恨,我也从来没有试图与你父亲复婚,可能是因为你的事业太成功,我不想与薄情寡义的他一起分享儿子的成就;也或许是因为你那同父异母的弟弟,既然伤害了一个女人的感情,又何苦伤害第二个呢?”

    宋辰笑了笑,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了。

    这时候李婉忽地莞尔一笑,说道:“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说还有第三个缘由,那可能是因为我的儿媳妇们太漂亮,你父亲又跟你一样太滥情,见不得漂亮的女人,到时候我真怕家里会出现什么难堪的事情,所以干脆就绝了这个念头!”

    “妈……”宋辰顿时哭笑不得,“我怎么不知道平时您这么幽默呢?”

    “妈妈开玩笑的。”李婉笑得很畅快,“其实这样很好,我很开心!儿子事业有成,媳妇漂亮能干,子孙满堂欢乐……这样的幸福日子,如果我再央求更多,那会遭老天报应的!小辰,你也是,你现在也是家有贤妻,情人乖巧,儿女众多,也应该懂得满足了!”

    母亲的告诫,引起宋辰的深思,良久都没说话。

    ……

    2002年9月5日,辰星微博以“中国人自己的推特”为标题震撼登陆了新老媒体的头版。

    时逢宋辰移民的事件成为全国性的话题,各大媒体亦有表现出“咄咄”质问的文章,所以辰星微博的登场被视作“转移话题”之嫌——尽管中国媒体早就翘首以盼中国推特的出现,但出现在这个敏感的时节,媒体们可不买账!

    或许也只有通过兼并收购而跻身全球顶级门户网站前五强的qq中国门户网站,才会不吝笔墨赞美辰星微博开启了中国社交媒体的新篇章。

    好在一直没有公开表态的宋辰总算不甘于沉默,一方面亲自出面为新网站造势,一方面也有扭转公众形象的用意。还是与推特完全相同的实名认证账户,宋辰在辰星微博留下了寥寥一段话:

    “体制的窠臼是创新的绝路,破开乌云绝对不会源于不得不融入体制的力量;若是,这股力量亦非源自创新,而是妥协!创新的边界几近无限,当行政的束缚强到无法拒绝,我只能绕路而行!”

    这段意味深长的语句普一亮相,便引得国内媒体集体失声,而国外媒体则是一遍又一遍地进行了解读,以至于宋辰接受《杨澜访谈录》的消息暂时显得泛人问津。

    ……

    宋辰正准备飞往北平接受采访,上机前接到了来自美国情人阿什利?范宁的电话,同样表达了想要采访宋辰的意思。

    作为宋辰的“御用”记者,阿什利?范宁与其他媒体一样希望获得有关宋辰移民背后的独家资料,十分重视话语权的宋辰于是同意了阿什利?范宁的要求,让她带着自己的队伍直接飞往北平与他汇合。

    宋辰在北平有不少固定资产,但都是闲散的投资多于自用,且是以十分低调的不动产投资机构的名义持有,负责人是白梦瑶的弟弟白梦飞。(未完待续)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重生之互联网帝国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